精彩小说尽在草妖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幻想 > 《兑命》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童子命

第六章 :童子命

织梦公子 2675字 2019-03-15

八字,虽然只是八个字,相互之间却共通的,爷爷教导过我在看的时候,单一的要看,综合在一起的也要看。

土土的八字里,年柱,月柱,日柱,时柱,对应下来是一死一墓两绝,暂时看出这八字非常的弱。

我接着穿插对应而看。

己土在巳,为帝旺。

己土在申,为沐浴。

己土在丑,为墓。

己土在寅,为死。

帝旺,代表的是一个人最巅峰的时候,墓和死,并不是说遇上就是死,而是对本身而言不太好,有弱像,属不要好的方面。

爷爷和我说过,在八字上有这样一句口诀:老怕帝旺少怕衰,中间最怕死绝胎。

这口诀说的是一个人的八字,老了大运才到帝旺身体会承受不住,而年少的时候,又忌讳衰。

衰代表了死绝墓等,因为年少的孩子身体还很弱,阳气不足,遇上这样的时刻,身体就会变得非常差,时常病,要是遇上有什么属性冲突,很有可能就撑不过去。

中间死绝胎,爷爷给我的解释是这样的,一个人二十岁以前都在成长,二十岁以后开始奋斗,大运上要是遇到死绝胎这样的格局,运气就会被削减得极其厉害。

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是一个人奋斗劲最足够的时候,可要是三年五年十年,运气不佳,诸事不顺,整个人也就会遭受冲击,要么挫败要么想不开。

土土这个穿插来看的八字里,年柱帝旺,只能说是祖业隆,这一点体现得挺准,因为姨夫的父亲当年是个地主,祖业隆重。

月柱沐浴,且遇上可空亡,外加沐浴主要是桃花运,土土现在还小,我也没深究,主要看日柱。

己土在丑,为墓,主要的代表意思是人到了终点归墓,属于不吉利之格局。

由此可以看出,土土的八字还是太弱。

其次,土土的这个八字里,最危险的地方来了。

月柱和时柱。

月柱甲申,时柱庚寅。

天干庚金克甲木,地支寅申相冲,与我八字的八字有些相似,土土的这个八字,形成了天克地冲。

外加庚寅自我相克,为盖头杆子,一般是会出现瘫痪之疾。

稍微要好点的是,土土八字里甲申落在了空亡上,力量被削减,算是减少了天克地冲的力量。

接下来,我给土土看了十神,其中有伤官还有官,又是一个不好的格局,因为官怕伤,逢伤必祸。

大运和流年还有小运都看了下来,整体情况不容乐观。

我刚放下笔,姨妈就眼巴巴的望着我,问我土土的八字如何。

我告诉姨妈,土土的八字太弱,比一般的八字都要弱,外加己土在丑,他的肚腹和脾胃不是太好。

八字上的情况,我知道说给姨妈她也不知道,她最想知道的还是让土土怎么能安静下来,不吵不闹。

爷爷说过,命理学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医命,能用科学解释不了的手段去改善一个人的身体情况。

我告诉姨妈,她孙子的小名必须要换,因为八字里显示土本来就旺,还要取一个小名叫土土,这非常不好。

土太重,达到一定程度能压垮木,压碎金,压灭火,堵住水,那时候就是要命的时候。

八字的五行上,太旺和太弱都不好。

能做的就是外力调整,旺的压制,弱的补充。

土土的这个八字里,木很弱,我告诉姨妈要找一个八字里木很旺盛的人帮孩子去取名字,名字里带木最好。

其次则是睡向,东方为木,孩子睡觉的头朝向也必须朝东方。

另外则是穿衣情况,因为土太旺,灰黑色和浅白色都不适宜,最适宜的就是青色和黑色,青色补充木,黑色补充水,水也可以生木。

我知道一般的人家在孩子出生后,都会给孩子戴上长命锁等类的金器首饰,土土的这个八字里,金的含量次之于土,外加土生金,所以金器之类的也不适合他戴,白色的衣服这一类也要避免。

说完后,姨妈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告诉她目前也只能这样调整。

我不是爷爷,还没达到画符的地步,无法做法事进行更多的调整。

姨妈带着我的交代回去了,母亲则问我还看出了什么,我说没什么了。

爷爷交代过,八字能看出一个人的很多事。

但是因为人心复杂和人性多端,好的能说,可要是坏的,就不能说得太清晰,毕竟忠言逆耳,很多人听到不好的就会不高兴。

姨妈这个孙子的八字,天克地冲的命,外加多个位置坐于死墓绝,很弱,即便能撑住,可身体也会非常的虚弱,更别说还有一个盖头干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瘫痪。

至于能否撑住这就不可而知了,从流年上看他要是能撑到九岁,之后会稍微好过点。

走了这一行就要遵守这一行的规矩,虽然我知道姨妈这个孙儿百分之八十是要出问题,可却无能为力,毕竟我还没爷爷那么深厚的功力,能帮人应违。

一个周后,我回到家就听到母亲说,姨妈打来电话说孩子从回去按照我说的做后安静了不少,虽然有些时候也会吵闹,但比之前改善了不少。

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平淡生活。

爷爷就埋在我床下这件事,除了我们一家三口外人都不知道。

村里的人这段时间没见到爷爷,都以为爷爷出远门了,没在登门来询问,外村的人不知道爷爷不在了,还时不时的上门来找。

配婚的,定时候的都有,不过都被打发走了。

母亲知道我不太喜欢给别人算,外加学的时间虽然不短,可真正拿得出手的没有多少,也就不给我找事。

之后的日子很平常,我该上课的时候上课,没时则看命理之类的书。

转眼就高三了,高三上学期放暑假,我带着东西回家,这才到村口就看到我家院内似乎有外人。

离得近了,我听到争吵声从我家传来,赶忙冲了上去。

一男一女两口子正在和母亲争吵,不知道吵些什么,语气和激烈。

两口子似乎是外村来的,看着有些面生,见我进院子这才停下争吵,我走到母亲身边望着对面两人,问母亲怎么回事。

母亲告诉我这两人是来找爷爷的,说家里孩子有点问题,知道爷爷有真本事,想爷爷给他家的孩子看看。

母亲也说了爷爷不在,可两口子似乎有些固执,觉得我家除了爷爷以外的人多少都会,纠缠着母亲想让她帮忙去看看。

这不,才说着女子就哭着跪在了地上,一个劲的求母亲帮忙去家里看看,孩子真的很怪,之前就请了不少的人看了,但都没得到改善。

爷爷的名头不小,帮过不少人,这两口子估计也是抓住这一点,认为我家的人时常和爷爷在一起,多少都会点。

两口子穿着朴实,看上去挺老实,男子也是一脸为难地望着我,他老婆则跪在地上,母亲去拉她,她死活不起来,说我家要是不帮忙,她就一直跪在地上。

见过无理的,没见过这么无理的。

渐渐的,邻居都被这两口子朝得跑出来看我家是出什么事了。

女子依然跪在地上,男子很无奈的站在旁边。

这时候,母亲将我拉到一旁征求我的意见,问我能不能帮他家看看,这两口子看上去也挺朴实,估计是家里事太紧张,实在是没招了这才赖在我家。

我想了几秒钟,对母亲点了点头。

男人见我和母亲走过去,眼神开始变了,很期待的望着我,母亲则走到还跪在地上的女子耳边说了两句话。

女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看了看还在院门口站着的邻居,眼神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站了起来。

母亲不想村里人知道我继承了爷爷的传承,所以悄悄的告诉女子进屋说。

到了屋里,我首先说明了我只看八字。

男人点了点头,将孩子的八字给报了出来。

我在纸上写下,同时一排,一看,心头顿时一紧。

童子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