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织田家的临济僧

织田家的临济僧

风掠凌波 著

完本免费

玄空将怀中的信拿出,坐在窗前的地板上,看起中的信来。入眼的是一手飘逸的行书,借助玄空以往的记忆,那高大的武僧应只是认识几个简单的汉字,所以这封信应该是寺中的学问僧代写的。
想到这里,玄空终于想起了那高大武僧的名字——次佐木健太郎,具他所讲,他乃是佐佐木氏苗裔,高祖父因得罪宗家被放逐,自此改姓次佐木,后因主家被击败,成为浪人,最后其父皈依延庆寺,做了护寺武僧。
随后玄空将信中的内容大致浏览了一遍,得知健太郎给自己写信,是告知自己,那日赛马赢得的势州村正打造的大薙刀,现存放在健太郎处。信中健太郎夸耀了玄空的武艺,又对玄空的病情询问一番,最后希望玄空痊愈后,和自己再赛上一场。

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5

免费阅读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织田家的临济僧》,是著名网络作家风掠凌波的小说作品,目前,《织田家的临济僧》属于历史类型小说,同时,小说可以归类为男频小说,深受读者喜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精彩段落吧: 不过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即使玄空武艺不错,也难以突破织田军阵,并化解路上难以预料的危险,安全抵达三河。玄空想到这里,猛地起身,借着月光来到了窗前,望着前面的不远的经阁,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早日逃离比叡山的意念。 随后几日,玄空将自己赢得的大薙刀拿了回来,并且通过次佐木搞到了一副僧兵通用的阿弥陀佛具足,虽然僧兵简陋的具足防御力不如武士的具足,但是和农兵相比,就好上太多了。之后玄空又趁机观察织田军阵的漏洞,准备趁夜黑风高是逃离将要被魔王焚尽的比叡山。 然而,当玄空将自己的包裹打理好,准备连夜出逃时,却发现织田军阵中前几日出现的漏洞被填补上了。而且连巡逻的足轻都增加了不少。于是玄空不得不打道回府,再次寻觅出逃的良机。之后几日玄空数次突入织田军,但都被巡逻的足轻发现,不得不从头再来。
《织田家的临济僧》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出兵当日,焚空和诸位同僚一起看着不远处的比叡山,猜想着战事会如何发展。众马回没有一个人发出别样的响动,仿佛雕塑一般,看着这座具有神圣意义的大山。即使他在过去的几百年间,几经战火燎动,但是此时也应该会被大片的鲜血灼伤吧。

果然,织田军在清晨出击,午时便有马回返回向几位留守本阵的奉行和幕僚禀报战况。焚空手持大薙刀站在院外,已经听到了织田家第一位幕僚村井贞胜的大叫:“太好了,本家已经攻破僧兵防线,僧兵开始向比叡山上撤退了。”随后便听到丹羽长秀对村井贞胜说道:“贞胜大人,小声点了。”说罢,便是屋中几人的大笑之声。

而周围的马回们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大家都仿佛松了一口气。甚至连焚空也都似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下,这就是对织田家的归属感吗?焚空苦笑了一声,又想起了显法法师严肃中带些慈和的面容。也许这就是战国吧,父子无情,上下无义的时代。

之后马回们渐渐开始活络起来,几个人开始聊起了返回歧阜城后,怎样教导家中的幼子(年幼的孩子)。而焚空对这些话题丝毫提不起兴趣,毕竟自己目前还是禅宗僧人的身份,戒律尚在,哪会去关心下一代的教育问题。

就在焚空继续眺望比叡山的时候,忽然有同僚对焚空说道:“焚空沙门,听闻你博学多识,可否在空闲时间来在下家中教导犬子片刻?”焚空听后想了想,随后笑着说道:“若是不嫌在下学问浅薄,在下倒是有空闲教导左兵卫大人的幼子。”

见焚空同意,其余众马回也纷纷请求焚空教导自己的幼子。这时焚空开口说道:“在下有一方法,不知诸位大人可愿一听。”众马回轰然应诺,随后焚空说道:“在下每日规定时晨,诸位将幼子送至在下的住处,在下统一教授诸位虎子,不知可否?”

随后焚空又笑道:“目前在下暂无住处,待在下在歧阜城安顿好后,再知会众位大人,不知是否可行?”

众马回听后,细细一想,马上对着焚空谢道:“那就有劳焚空沙门了。”随后焚空便和众人规划起来自己的课程内容,众马回也马上认真思索焚空所说的规划,并提出自己的疑问。

之后众马回又聊了一会儿后,便被另一部分的马回接替了岗位。然后众人和焚空有说有笑,返回了马回众营地。

焚空回到住处,稍微休息了会儿,便将在营中帮忙打杂的明山和明海喊了过来。三人吃完简单的饭团后,便不约而同地望着有些昏意的比叡山。这时明海低声问道:“师兄,师父会有事吗?”

焚空听后,本就有些压抑的心,顿时变得更为沉重。虽然焚空知道信长定会放火烧寺,但是自己怎么也无法说出口,于是便尽力扯出一丝微笑,对着明海说道:“主公只是将僧兵驱逐,不会伤害......”

“师兄,你不用安抚我们了,当日师父已经告诉我们,信长公不会轻易放过寺中的僧人,所以让我们跟着师兄离开,况且师兄的名字不就说明了一切吗?”没等焚空说完,一旁的明山已经带着哭声说了出来。

听了明山的话后,焚空一时也无语凝噎,而这时的明海已经哭成了泪人。附近的马回众见到此情此景,也纷纷低头叹息。

而就在此时,忽然从比叡山中窜出一股浓烟,阵中众马回还没反应过来,便有第二、第三股浓烟升起。随后比叡山渐渐被无数股浓烟笼罩,焚空知道比叡山的劫难已经开始了。此时的明山和明海显然已经完全崩溃,两人这几日压抑的太久了。

焚空一边安抚二人,一边看着已经被烈火吞没的延庆寺。心中坚定了在这乱世生存下来的念头。

烈火焚烧了一夜,火势依然在蔓延着,历经八百余年风雨的延庆寺在火中渐渐化为灰烬。比叡山也失去了往日神圣的色彩,此时也如凡人般泪水倾注。焚空昨夜甚至听到了僧人们被屠戮时,比叡山深沉而哀伤的悲鸣。

“主公回阵了。”站在营前呆呆望着比叡山方向的焚空听到连续不断的高喊声。随后留守的奉行和幕僚带着马回众整装前往阵前迎接得胜归来的织田信长。

马上的织田信长一挥手,身后的武士和足轻,便将一群衣衫不整的妙龄女子和七、八岁的孩童押了上来。随后织田信长对着手下的众人说道:“比叡山延庆寺常常自诩‘佛门圣地’,若是‘佛门圣地’,这些女子和孩童作何解释,别说这些是信徒,我可没见过在沙门床上的信徒。”

随后众武士中爆发出了鄙视的声音,随后愈来愈多,连一些足轻都开始大骂延庆寺的沙门。焚空看着这些面目全非的人,顿时一阵恶寒传遍全身。人总是为自己犯下的错事找借口,即便前些日子,其中的一些人还自诩“最虔诚的佛教徒”。

就在众人议论这些人该如何处置时,织田信长对着众人说道:“此等秽土,我等昨日已将焚尽,而这些污杂之人,亦应焚尽。”本来还以为可以分到女子做自己玩物的武士们顿时有点发蒙,怎么主公要把这些人全杀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织田信长对着魂不守舍的焚空说道:“比叡山焚空,便由你来砍下这第一刀吧。”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后,焚空身子有些颤抖,但还是下意识走到织田信长的马前,对着织田信长说道:“遵命。”随后双手有些发抖的焚空来到,这群已沦为众人玩物的人面前。

焚空手中的薙刀迟迟无法扬起,使得身后的织田信长开始催促。焚空知道如果让信长再三催促,自己可能就要提前结束了战国之旅了。于是焚空闭上眼睛,将手中的薙刀扬起,随后“刺啦”一声,焚空面前的女子被锋利的刀刃切成两段。而焚空全程都没有去看被自己斩杀的女子一眼,大概也是焚空给自己的一种心里暗示,眼不见便不会去恐惧。

之后便是众武士一一上前,将这些命运艰难的人们送往他们心中的极乐之地。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