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万年乾坤歌

万年乾坤歌

红裳小木 著

完本免费

“你是说朕不如他!”瑞帝不等他说完便挥手粗爆的打断了刘铭。
“皇上恕罪,臣一时失言。”
刘铭脸色大变,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相信若是换了别人,瑞帝就有可能要杀人了。

12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5

免费阅读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万年乾坤歌》,小说作者是“红裳小木”,内容跌宕起伏,非常精彩,喜欢的读者朋友不妨拜读一下,讲述的内容是:
《万年乾坤歌》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你从哪来得这么多银子?”童晓声望着手中的二十两银子,惊喜加惊愕。

“我娘给的。十两银子你留着做日常的开支用,省点啊,要管你们这些人就年半载的呢。另外十两等会咱们去买些东西。”向夏夏说到。

“你怎么不早说,有了这些银子,我还愁什么!”童晓声大咧咧的说到,随即又想起这银子可是向夏夏的,向夏夏母女两个过得也很是不易。

于是他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手中的银票,咬了咬牙,递回给向夏夏,说道

“还是还给你们吧,你和你娘也不易!”

向夏夏看着将头扭到一边的童晓声,握着银票的手像是想向回收,却又拼命的伸过来,笑着说道

“你这是希望我将这银票收回来呢,还是希望我不收回呢。”

一句话让童晓声满脸通红,他心里觉得不能白要向夏夏的银子,可是现实是他和那十几个孩子肚子还饿着呢。

“这银子不是白给你们的,咱们合伙,我出钱,你们出力。咱们兄弟并不是谁拖累谁,一起挣钱。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不仅仅是那帮孩子需要你,你也需要那帮孩子的。”向夏夏笑着说到。

“你有挣钱的法子!”童晓声闻言两眼发光,激动的抓住向夏夏的胳膊。

“刚刚水灾,锅碗瓢盆类的东西很多都损坏了,咱们用这十两银子大批量的进一些回来,让他们推着窜街走巷。”向夏夏说到。

“这能行吗?一个碗本就值不了几个钱,能赚钱?”童晓声表示怀疑,而且当时还没有卖货郎这个职业。

“一个碗赚不了几个钱,十个碗就能赚几个钱了,能行,听我的没错,反正这银子也是我的。”向夏夏拍着胸脯说到。

“真的?”童晓声见向夏夏说得言之凿凿,由怀疑变成了兴奋。

“当然!”

随即童晓声将那十几个孤儿召集起来,激动的宣布以后他保证他们有两顿粥吃,不过需要他们走街串巷。

当那十几个孤儿听说以后可以保证吃两餐粥后,那激动之情更别提,整张脸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只要有吃的,做什么他们都愿意。

当天,向夏夏和童晓声带着十几个孩子用十两银子买了一堆锅碗瓢盆。考虑到年龄太小,而且这十几个孩子本来就胆小,就两人一组,童晓声加其他的孤儿一共分成八组,并且给他们划分好了区域。

第二天,童晓声满怀兴奋的带着这些孩子抬着担子出发了。

晚上,向夏夏再次来到孤儿们的破宅子的时候,那些孩子早已没了早上出去时的劲头,童晓声坐在那里抓耳捞腮,其他的孩子则是坐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

“今天怎么样?”向夏夏问到。

“呵呵,不怎么样?”童晓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随即童晓声便将向夏夏拉到一边,将今天的情况大致的讲了一下。

分八个组出去的,除了童晓声卖出了一些东西,其他的组根本就没卖出什么,原因是胆子太小了,根本不敢开口喊。

更糟糕的是,有一组的东西被抢了,还有两个组的孩子竟然直接带着货物跑了。

“夏夏,要不咱们将那些东西退掉,再想别的办法吧,今天一天就损失了几两银子,我这心里疼啊。”童晓声有些气馁又有些惭愧的说到。

“又不是你的银子,你心疼什么。跑了的就跑了,像那样的,咱们也不希罕。”向夏夏不以为然的说到。

“可是……”

“那些孩子有的确实太小,只不过五六岁,让他们推着东西叫,也着实难为他们了,你以后就轮流和他们组合,带着他们。”向夏夏说到。

接下来童晓声这个大一点的孩子便轮流带着那些小孩子出去走街串巷,情况稍有好转,不过仍然有些入不敷出。

一个月下来,加童晓声,只剩下十个孩子了。

原因就是大牛他们那帮孩子,又有几个孩子想当孩子王,于是原本的一个孩子帮在一个月内分成了四五个团伙。

那些稍微弱点的团伙为了补充力量,便又转过头来拉跟着童晓声的孩子入伙。

每日走街串巷确实是一个很辛苦的工作,每日只能吃两顿粥,而那些团伙,并没有这么辛苦,大哥们还许诺他们吃香的喝辣的。

很快就有几个孩子动心了,他们抬着卖的东西自然也成了他们入别的伙的资本。

一个月下来,童晓声盘算了一下,不仅一文钱没赚,还亏了五两银子,童晓声气得哇哇大叫,当然也只敢在向夏夏面前哇哇大叫。

虽然抬着东西出去卖,不像向夏夏说的那样赚钱,但是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而且经过一个月的实践,那些孩子也不像以前那样胆小。

这一个月,他们四处跑,也混了个脸熟,很多人都会主动买他们的东西。每天回来,他安照向夏夏的要求,将这些孩子召集起来,问下情况,也收集了许多信息,知道哪些地方需要什么东西,他们的买卖也不限于锅碗瓢盆。

总而言这,接下来的日子会好过许多,他再也不会为怎么养活这些孩子而烦恼了。

果真如童晓声所料,应该说出乎童晓声的意料,自从他听从向夏夏的话,给那些卖得好的孩子额外奖励,那些孩子也是越干越精神,销售也开始翻番,一个月他们竟然加起了挣了一两银子。

毕竟除了他们,还没有走街串巷的卖东西。

“再这样下去,咱们用不着半年就可以把先前亏损的赚回来了,再往后咱们就有得银赚了。”童晓声兴奋的说到

“那些孩子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还要走的。”向夏夏问道。

“现在他们干劲可大了,跟着我童晓声,他们有饭吃,现在赶他们走就不走呢!”童晓声大声说到,语气颇为自豪,从前几天开始,他们已经开始吃白饭了,而不是粥。

突然他有些怪异的看着向夏夏,问道“听你这口气,怎么希望他们走啊。”

“没有啊,他们没走,我很开心呢。”向夏夏真诚的笑道,她真的很开心,还有九个孩子能留下来,已经超出她的意料了。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咱们这样赚钱是因为这镇江城就咱们挑着担子在卖货,如果别人也学咱们这样呢。”

向夏夏问道。

“啊,别人要是也学咱们,那可不妙了,我们这些小鬼可比不上那些大人。”童晓声马上开始担心了。

“不仅如此,那些有钱的老板,特别是那些商户看到有利可途,便请上个几十人,专门给他们卖货,他们本是老板,到时卖得也比咱们便宜,到时咱们就没得卖了。”

向夏夏说到,她自然不可能跟童晓声讲什么规模经济基础下的成本优化,只能打一下简单的比方。

卖了两个月货的童晓声一下子明白了向夏夏说的,瞬间满头大汗,呐呐的问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目前咱们比钱比不过他们,只有等咱们有钱了之后,再跟他们比钱多了。不过现在咱们可以卖他们没有的。”

说向夏夏将指了指放在一旁厚厚的几打宣纸。

“这是什么啊。这纸能卖钱?”

“纸不能卖字,故事能卖钱。你们卖货的时候,遇到大户,就丢进去。”

向夏夏说到。那些是她凭着前世的记忆将三国演义,西游记中的那些出名点的小故事整理下。

“你送给别人还怎么卖啊?”

“哦,上面每个故事都只写了一半,想看下一半就得出钱,一个故事一两。”

“一两,你抢钱啊!”

“你别以为那些有钱人都像咱们这样穷酸!”说到这里向夏夏看着目瞪口呆的童晓声接着说道“还有,以后让他们早点回来,我教他们认些字吧。”

“咱们又不用考功名,认字干啥。”童晓声不能为意。

“谁说认字就要考功名的,以后咱们做大生意了,不识字可不行的。”向夏夏认真的说到。

随后,向夏夏的那些故事如她预料的一般畅销,再穷的地方也有有钱人,更何况金陵旁边的镇江呢,一两银子对穷人来说是天文数字,对有钱人来说,什么都不是。

而向夏夏则是每日教童晓声他们识字,顺便将自己知道的一些商业技巧讲给他们听。

一切按部就班,生活也越来越美好,不仅有饭吃,还能吃肉了。

直到有一天,向夏夏给他们上课时发现了两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那是曾经孩子帮的两个成员,如果她记得没错,当时童晓声在破庙里和大牛打架时,这两个还高声声援过大牛。

那两个孩子本来坐在下面理直气壮的,见向夏夏冷冷的看着他们,才有些心慌,赶紧将头低了下去。

“那个,额,夏夏,大牛因抢东西被官府抓了,这天寒地冻的,他们也没去处,我见他们可怜,就让他们来了。”

童晓声见气氛不对,马上站起来解释到。

这几个月,先前那个孩子帮不断分裂,而随着几个带着的孩子因抢骗被官府抓住,慢慢的都散伙了。

“可怜?当初他们背叛你的时候,当初他们觉得这些孩子无能,不要他们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你可怜,有没有觉得他们可怜!”

向夏夏冷冷的说到。

“那个时候他们也不是有难处么,你当时也说了他们这样做也……”童晓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向夏夏打断。

“我当时是说了他们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对,但并不代表我可以再接受他们!”向夏夏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坚决。

“他们的选择?难道一开始不是你让他们选择的不?你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会那样做的是不是?可是你从未做过什么,甚至都没有提醒过我一句。你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会长久的,你看着他们向坑里跳,也不去拉他们一把。后来你让我们走街串巷,也是在逼他们走,终于只剩下十个人了,你才罢手。”

“你早就知道你的那些故事能赚钱,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这样,那一百多名孤儿都能活得好好的,可你偏不这样。你非要用各种方案将人都逼走,是不是!你明明能帮他们这些人的,为什么要将他们逼走,你知道吗,有好几个孩子都饿死了,冻死了!”

童晓声怒吼到,此时的他比外面呜呜的北风还要狂躁。

通过学习,童晓声已经学会了思考,再想起以前向夏夏跟他说过的话,他很自然的想到一切都是向夏夏故意的。

但是童晓声不愿意将向夏夏想得太恶毒,所以他一直将这种想法压在心底,今天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当着所有的孩子说了出来。

童晓声的话音一落,满室的寂静,只有风吹打着窗户,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

“我有逼他们?那些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应该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让你们穿街走巷,难道你不认为很必要?有些事情,唯有你亲手做了,才能理解的?不说别的,若没有穿街走巷,他们哪有现在的自信!”

向夏夏说到,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没人会珍惜的,她需要的是一个一步一个脚印有坚实基础的班底,这样才可以面对有可能遇到的风险。

“可是你明明可以帮他们的,你明明可以拦住他们的,只要你说你有办法赚到足够多的钱,他们就会不这样了,如今也不会无家可归!”

“我当时跟他们说我能赚到足够多的钱,他们信?当时,就算我跟你讲这些话,你也不信吧。当时我让他们走街串巷,他们会听我的!”向夏夏看着激动的童晓声也变得激动了起来,她接着说道

“我记得我当时跟你讲过,只有无能的老大,没有无能的属下。因为大牛无法养活他们几个他所谓的“弱者”,所以抛弃了他们。而当时的我也无法说服他们,无法令他们信服我,所以也只好放弃他们。”

向夏夏也不过是一个无能的老大,她没足够的智慧那些比她大几岁的孩子听她的话,也没有足够的武力去强迫他们听他们的话,童晓声也没有,所以他们从来就不是她的选择。

由于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她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班底,一个绝对可靠的班底。

“好,就算你有理,那现在让他们回来,又有何不可?”童晓声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你知道大牛他们为什么不长久?就是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很强,谁也不服谁,他们没有统一的思想,也没有统一的目标。”

“一个群体,如果没有统一的思想,没有统一的目标,哪怕他们个个都是英雄,合在一起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咱们这不是菜园子们,随便什么人都能加入的,我不想将们我们也变成一群乌合之众。如果你觉得他们可怜,可以给他们些银子,但是让他们回来,我坚决不同意。”

最后向夏夏斩钉截铁的说到。

“反正这钱都是你赚的,你说了算!”

童晓声放下话便摔门而去,三个月前他为他们背叛他生气,三个月后他为了他们与向夏夏狠狠的当着所有的人吵了一架,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你们两个可以走了!”童晓声离开后,向夏夏很平静的说到。

那两人,看了看周围,那些曾经被称着“无能”的孩子皆没有挽留的意思,灰溜溜离开了。

“我知道你说的很有理,可是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现在想起当初和大牛打架,为那些孩子急的焦心,卖不出东西的那些愧疚和烦躁,就觉得当初自己像个傻子,而你冷冷站在旁边欣赏。你知不知道,我每每想起这样的你,就觉得可怕。”

第二日,想了一夜的童晓声终于想通他为什么那样生气了。

“这是我的疏忽,我向你道歉!”

向夏夏真诚的说到,这一点她确实错了。当初她就算她真的告诉童晓声了,童晓声未必能理解,说了等于不说,所以她便没说,连试一下都没有。

“好吧,就算你当时说了,我也未必听得懂。不过我就奇了,你不过七岁,从哪来得这么多想法。”童晓声来找向夏夏也不过是要一个台阶,见向夏夏如此诚恳,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从楼上掉摔下来,把头摔了,醒过来就脑子里就多了这么多东西了。”向夏夏笑着说到。

向夏夏与童晓声的吵架也就此结束,盛武六年终,向夏夏来这个世界半年经历了三个多月的饥寒,经历了三个月的奋斗,终于可以过上小康的生活,而且还有了一个自己的班底。

盛武七年春,正当向夏夏会在镇江这座小城生活很长时间的时候,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几场春雨带来了春的味道,向夏夏坐在院中看着几燕子在那欢快的啄泥,她是被她娘赶到外面来的。

向元芷正在屋子里与那个不速之客秘密的谈着什么。

“带着她可以,当初她救了你,咱们将他当着女儿养也是应该的。再说咱们的儿子没了,还不知道怎么跟父亲交待呢,不如就将他作为我们的儿子!”

夏中平说到,他可不想因为儿子,向元芷再与自己的父亲起冲突。

向元芷见到夏中平来找自己的时候,心就软了,又听说夏中平这些年一直在找自己,而且并没有再娶妻妾,已经感动的不成。

当年,她年轻气盛,因与夏母不合,一气之下抱着儿子就走了,结果没想到竟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想到自己的孩子,看着夏中平,向元芷泪水涟涟

“都是我不好,没照顾好咱们的孩子?”

“不要伤心,咱们还有机会。而且,刚刚那孩子,不也不错。”夏中平安慰着自己的妻子说到。

就这样,盛武七年的春天,向夏夏来跟着向元芷来到了金陵的夏府,因为她是夏天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因此,他给自己取了“夏天”这个名字。

这一年她成了金陵府尹夏中平的长公子夏天,并且见了他那在朝廷当副相的夏可道。之所以只见了一面,是因为这一年的春天,瑞朝迁都了。

去年秋天,瑞帝领军而归,当着狂喜的臣子们又丢了一颗重磅炸弹,他要将都城迁到燕京。理由是燕京太重要,不容再失。

经过半年的准备,当成为夏天来到金陵没几天,迁都大军便也向燕就出发了,走的时候将留守京陵城的官员的家中子弟都带走了,将他们安排到殿前司任职。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