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铁血趟大明

铁血趟大明

我是曹宁 著

完本免费

3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7

免费阅读
最近都在找我是曹宁作者的小说《铁血趟大明》,《铁血趟大明》是一本历史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小说吧: 可精神力怎么使用?我没有修练灵力啊? “阿里巴巴,开门!”周子轩喊道。 可是,那个图标一点反应都没有。
《铁血趟大明》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你们不用去阻击,先保护自己,多的人放到我这里来。让他们进内院,我来收拾他们。”

听了周子轩的话,谢老九放下心来。

如果少爷都挡不住,那么周家庄就完了。

凭这些三脚猫,想灭周家庄?做梦都没有。

回到了外院,谢老九将人分成了四个小队。每个小队三人。

大门内不守了,四个小队守在内院的外面。

如果敌人想冲进内院,那就为他唱哀曲。

这边的在排兵布阵,周志用在那边安排了农户守护。

农户主要是用弓箭,这些东西,周子轩准备好了。

站在内院的墙上,周子轩用望远镜看着那些刑部的人在向农庄摸来。

在他们的身后,是土匪。

“老大,有人在抢我们的生意。”一个土匪喊道。

土匪老大跑了几步,一看前面的人:“才二十个人,我们有三十个人。派出十个人去阻击他们,其余的二十人冲进庄内。”

命令一下达,土匪们便加快速度冲了上去。

那边的刑部领头的是给事中,他一看后面有人追来,马上命令道:“留下十个人阻击,十个人跟我冲进去。”

命令一出,刑部的人便分成了两队,一队马上利用地型建立起防守阵地,另外的一队人则是冲到了大门前。

“翻过去,打开大门。”给事中喊道。

马上就有两个人翻上了围墙,跳了进去。

十几息的时间,大门打开了。

给事中带着人冲了进来:“周家庄的看门人都没有?”

“可能是吓破胆了,躲了起来。”

给事中想想,有这种可能,毕竟这些都是普通的农民。

“不停步,马上向内院冲去。”

一声喊,十个人向着周子轩的内院奔去。

刚冲到内院门口,便有十二个人分成了四队向他们冲来。

“原来在这里。守护内院吗?凭你们?”

给事中带头向着这些家丁冲去。

家丁们也不贪多,每个小队,就战着一个人。

十个刑部的人,分开了四个人去战四个小队。

剩下的六个人一齐向着院内冲来。

“站住!”内院的门口站着谢老九。

“这人有功夫!去两个人战他。”给事中命令。

马上,就有了两个人冲上去,迎战谢老九。

剩下的四个人,绕开了谢老九,冲向院内。

谢老九极力想去拦截他们,但是,眼前的两个人死死地拖着他。只能眼见着给事中四人冲进了内院内。

谢老七的表情,给事中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内院内应该再没有防守的力量了。

“前面没有力量阻止我们了。杀!一个不留!”

给事中的喊声,将一个人引了出来,那人是周子轩。

“为什么要杀人,而且是一个不留?”周子轩问。

“老子想杀人,怎么着?”一个刑部的人还是那样霸道。

“我也想杀人,你们说怎么办?”周子轩冷冷地说。

“你,想?杀人?哈哈哈哈!那你就来杀吧。”

给事中手一摆,冲上去了三个人,合击周子轩。

周子轩一看,三个人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后面还有三十多人,必须速战速决。

干是,他便从“四十大道”里,拿出了手枪。

“不是我要杀你们,而是你们自己找死。去了地府,你们说清楚吧。”

话音一落,周子轩退后了一步,举起了手枪。

可那三个人却没有感到危险,因为他们不认识这东西。

所以他们依然向着周子轩扑去,而给事中也加入进来。

他也担心后面的土匪,所以也想速战速决。

“呯!呯!呯!”三声枪响,响彻在夜空中。

随着枪响,那三个包抄周子轩的刑部人倒了下去。

他们的胸口,有着一个洞,鲜血正从那洞中流出来。

“你是妖怪!!!”给事中一看三个人的样子,吓得马上就向院外跑。

“呯!”又是一声枪响,给事中也倒了。

他没有死,但是晕了过去。

周子轩冲向了门口,对着两个发呆的刑部人就是一刀。

这一刀从胸前进,胸后出,那个人没了。

另外的一个人回过神来,准备逃跑,但是,谢老九比他更醒的早,一刀就将他杀死。

那四个小队的人也回过神,大家一齐出力,将那四个人也干掉了。

这时候,农庄外的阻击战也结束了。

十个刑部的人,没能抗住那三十个实战能力强的人。

最后,他们都死了,有伤员没死,但是他们看到了土匪,所以土匪要杀人灭口。

战斗结束后,刑部的人全亡,土匪死五人,伤五人。

“受伤的留下,其余的人随我冲进去。”土匪头子说。

“啊!”众土匪兴奋地向周家庄冲来。

周子轩也在下达命令:“你们就守着内院门,不让土匪进去。我守在大门这,等他们冲进来了,就关门打狗。”

众人马上退向了内院,周子轩则是隐身在大门边。

大门没有关,那些土匪很快地冲了进去。

他们都没有发现守在大门边上的周子轩。

等到外面再没有土匪冲来时,周子轩马上关上了大门,并用铜锁锁上。

冲进来的土匪正在与内院守护的十三个家丁作战,发现情况不对劲。

一般的人,看到土匪冲进来,肯定是有多远躲多远。可这个人怎么将门锁上了?

难道他想锁在门内让自己等人杀?

不对!这是一个陷阱!一个等着自己踩上去的坑。

“这是坑,快撤!”土匪头子喊了起来。

众土匪一听,也回过了神,纷纷弃掉对手,向着大门冲来。

周子轩这时,已经开枪了。

手枪里的弹夹子弹打完,地上躺上了十个土匪。

这时,谢老九带着十二个人冲了上来。

而周子轩乘机换了一把满弹的手枪,连连击发,又干掉了五个土匪。

剩下的土匪被谢老九等人围住了,十三比五。四个小队每队一个土匪,

谢老九一个人力战土匪头子。

没过多久,五个土匪都死了。

“用土匪的刀去戳那批人的伤口,再用那些人的刀来戳土匪的伤口。”周子轩一边用刀去捅死人的子弹伤口。

谢老九马上明白,少爷这是破坏现场,不想让人知道少爷的兵器,也不想让人知道周家庄家丁们的兵器。

于是,大家拿着不同的刀,去捅那些死尸。

“庄外还有五个土匪伤员,你们出去将他们干掉,不要用自己的刀,就用那些人的刀。”

“是!”众人喊了声,马上在谢老九的带领下,出了大门。

而周子轩则是在那些中弹的死尸身上寻找子弹头。

很快,子弹壳与子弹头都被收了回来。

由于是短距离开枪,所以没有飞弹。

将收回的子弹头与子弹壳,全部丢进了庄子边上的河中。

周子轩满意地说:“没有人能看出什么了。”

话音刚落,谢老九带着人回来了。

“少爷,那五个伤兵也死了。两边的人全死光了。”

“好!老九,你带着大家,将这些尸体全部抬出去。土匪做一堆,那边的人做一堆……不行,你们就按照他们的战斗现场在外面那样去布置。让刑部的人来收尸吧。”周子轩笑着说。

谢老九明白了,少爷这是要转移目标,不将矛头对准周家庄。

两边的人是在外面打的,与我周家庄何干?

我只是站在墙头观风景,忽闻外面刀枪声……

等到将尸体抬出去,又将地上的血全部用水冲洗几次,忙完了这一切,已经是寅时了。

周子轩让厨娘谭嫂给每个人下了一大碗的肉丝面,外加一个荷包蛋。

这时候,天上下起了大雨,雨水将周家庄又洗了一次。

老天爷真是帮着咱周家庄,这一下子,什么痕迹气味都都没有了。

天也发白了,大雨中,有人来周家庄了。

“少爷,大门外有人喊。”值班的周八号喊道。

“带他们进来!”周子轩没有动。

进来的人是刑部和兵部城防司的,来了十个人。

“你们为什么不睡觉?”刑部的人问道。

周子轩反问:“外面打了一夜,是你的话,你睡的着吗?”

刑部的人本想找事,结果什么都找不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兵部的一个百户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两批人冲到了我们的农庄外,好象为了争什么,最后打了起来。”

“他们冲进来没有?”刑部的人问道。

“这是私人农庄,他敢冲进来,我就杀了他们。”周子轩牛逼道。

刑部的人歪了歪嘴,你杀他们?怕是他们杀你吧?

天大亮了,兵部的人离开了周家庄大门,去查看现场。

而刑部的人在周家庄内转了一圈,结果是空手出门。

如果人力与天帮忙的情况下还让刑部抓到了辫子,那才是真倒霉。

“快来看,这些人有问题。”一个小旗喊了起来。

兵部的百户跑过去一看,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发现了地上的人,许多人他们认识,那是刑部的人。

刑部的人,蒙着面到周家庄来干什么?

联想到最近周家庄出现的“宝贝事件”,百户马上让一个小旗进城去报告,问题必须上缴了。

等到刑部的人来到现场,发现出事了。

但是,兵部的人不准他们带走地上的尸体,一切等上司来出再说。

当六部的官员来到后,另一批死尸也鉴别出身份。

“土匪?”大家都感到意外。

“是的大人,他们是三百里外的凤头山的土匪。这是他们的头头大马。”一个刑部的主事说道。

“凤头山的土匪来这里,应该与周家庄的那批宝贝有关。”一个户部的主事说道。

“那刑部的这二十个人蒙着脸,也装着土匪,来干什么?”有人问。

“还不是同土匪一样!”兵部的主事说。

“你这是诬蔑!”刑部的主事沉不住了。

兵部的主事冷笑道:“那他们来干什么?别跟我说是剿匪。这些人的身上没通文命令,连身份腰牌都没有。”

“对呀,出任务不带身份腰牌,那是怕人发现。”

兵部主事继续说:“土匪有三十个人,刑部只有二十人,什么时候,刑部的人敢以少打多?而且不派人求援?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可以到兵部当差了。”

“对呀!捕快的那些本事只能唬唬老百姓。”

“那你认为这是什么情况?”吏部的主事问。

兵部主事摸了摸下巴的胡须:“我分析的是:这二十个刑部的人,本来是准备去周家庄干一票,但是,土匪也是准备去周家庄干一票。于是,两边的人在这突然碰上了,于是发生了激战。”

“激战?你抬高了刑部的人。”吏部主事说。

“三十个人围住了二十个人,不战不行啊!不战就会死,所以他们都没有逃出去。”

“说的象真的一样,那土匪怎么也死了?”刑部的人反驳道。

兵部的人看向了周家庄:“这中间有第三方出现。在土匪杀光了刑部的人后,第三方出来杀了土匪。”

包括刑部主事的人在内,大家的眼光看向了周家庄。

第三方是谁?这里只有一个周家庄。

顿时,大家感到了:藏龙卧虎周家庄啊!

“我们问了周子轩,他说他们只是守着庄子,在庄内看外面战斗。”刑部的主事说。

兵部主事:“我是参加过战斗的人,我能感觉到。”

“感觉什么?”

“杀气!那十几个人身上有杀气。这是刚刚杀了人后所固有的杀气。”兵部主事说。

刑部主事怒了:“他们在说谎!我去找他们。”

“找他们干什么?送奖金?人家都不愿意参和进来,你这不是自找没趣吗?”兵部主事的话让刑部主事站住了。

刑部主事:“他们杀人了,应该收审。”

兵部主事摇头:“你能拿出证据吗证明他们杀人了吗?再说,他们杀了人又怎样?这里是周家庄,你们蒙着面闯进周家庄,非匪即盗,他们就能杀人,杀了人还是正当防卫!”

众人一齐点头,谁叫你刑部将周家庄当你自家的金库,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刑部主事一想,觉得兵部主事说的对,还真的找不到周家庄的麻烦。

回到了刑部后,主事便进了一间办公室。

“大人,事情是这样……”

听完主事的汇报,那个办公室的主人叹息道:“陛下已经到了金陵,通知大家,守口守身不要惹事。周家庄的事,等陛下走了再说。”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