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隋唐军师联盟

隋唐军师联盟

诸司马甲 著

完本免费

你姊夫如今在河南浴血奋战,你大姊自然伴其左右,她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处境,那就不消提了。你裴叔叔虽是晋阳宫副监,却无实权,虽有心救助我等,但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怪他不得。
哎,树义,为父实在想不出还有何人会甘冒大险,来搭救我父子三人,当真是天要亡我刘家啊!”
说罢,想到自己大儿从小痴傻,人到中年复又丧偶,自己满腹才学韬略,却无处施展,壮志未酬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葬身之地还是这肮脏腥臭的太原郡狱,一时之间,只感五味杂陈,悲从中来,再也抑制不住,泪水涔涔而下。

2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9

免费阅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名字叫《隋唐军师联盟》,作者是“诸司马甲”,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喜欢的朋友可以预览精彩章节:
《隋唐军师联盟》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006章太原郡狱——群魔乱舞、鸿鹄之志(4)

二人默然良久,刘树义问道:“爹,王、高两家虽权势滔天,却也未必能翻云覆雨、一手遮天,倘若有贵人相助,我们难道不能逃出生天吗?”

他口中的贵人,自是李渊一家了,在当今太原,唯有李家可与王、高两家抗衡。

刘文静沉吟道:“若说能与王、高两家分庭抗礼的,自非唐公李家莫属,只是先前我便已说过,我得罪过他们,他们不落井下石,已谢天谢地,还要指望他们前来搭救吗?

何况这位唐公虽有大才,整日里假装嗜酒好色,久而久之,便当真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也说不定。

后来我仔细想过,他不愿与我结交,定是暗中得知了刘家与你姊夫的关系,他怕引火烧身,更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权势地位,不敢冒险做大事、成大业。

嘿嘿,若真是这样,如此毫无胆识、身无大志之辈,焉配我刘文静舍身辅佐?

若说当今世上真正想救我们父子三人的,除了你大姊以外,便是你裴叔叔啦。

你姊夫如今在河南浴血奋战,你大姊自然伴其左右,她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处境,那就不消提了。你裴叔叔虽是晋阳宫副监,却无实权,虽有心救助我等,但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怪他不得。

哎,树义,为父实在想不出还有何人会甘冒大险,来搭救我父子三人,当真是天要亡我刘家啊!”

说罢,想到自己大儿从小痴傻,人到中年复又丧偶,自己满腹才学韬略,却无处施展,壮志未酬也就罢了,偏偏自己葬身之地还是这肮脏腥臭的太原郡狱,一时之间,只感五味杂陈,悲从中来,再也抑制不住,泪水涔涔而下。

刘树义见父亲仍不相信父子三人会安然无恙,也并不觉奇怪,因为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此处境之下,恐怕除了自己以外,再没人敢如此自信。

但裴寂明明是后来谋杀父亲的罪魁祸首,没有此人的落井下石,以父亲的卓著功勋,再加上秦王李世民极力求情,李渊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开国大臣痛下下手,一切都应怪在裴寂这背信弃义、出卖朋友的小人身上。

可父亲此时此刻竟还无比相信裴寂,更视他为平生第一知己,这让刘树义如何能不生气?张口便要反驳争论,猛然见到父亲泪流满面,张大了口,准备好的说辞却再也说不出来。

心想:

父亲与裴寂在穷困潦倒时结识,起初确实情谊深厚,只是后来反目成仇,终成死敌。父亲被诬告谋反,裴寂接着进献谗言,落井下石,终致结果无可挽回。

但倘若不是父亲脾气暴躁、酒后失言,就怎会有如此悲惨下场?虽说裴寂是罪魁祸首,但父亲未必便没有责任。

从父亲敢于公开辱骂李渊和王、高二人看来,父亲嫉恶如仇,性格张扬,关键时刻不够沉稳,太容易意气用事。而他因为性格上的这种缺陷,最终送了性命。

见父亲偷偷伸袖抹泪,说道:“爹,你不用如此悲伤,我总觉得刘家不会就此灭门,贵人兴许过几日便到。”

刘文静哪里肯信,道:“如今的太原哪还有什么贵人,既然已经确定刘家此次遭难,乃拜王、高两家所赐,有实力跟他们一争高下的便只有……”

他本想说唐公李家,但觉得李家绝无可能相救刘家,便没有说出口。

刘树义笑着接口道:“正是李家,太原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一片祥和,其实则是风谲云诡、暗藏杀机,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太原郡焉能有两个主人?”

刘文静点头道:“如此局面,我早已料到。唐公李渊虽是太原留守,表面上是一郡的最高长官,但毕竟初来乍到,未能服众,恐不及王、高两家经营多年,归附者众多,势力更是盘根错节,渗入太原每个角落。

但李渊要比王威、高君雅之流要强上十倍,手下更是能人谋士众多,而我在太原多年,未曾听说王、高两人手下有何高人。这样看来初时两方平分秋色,但越往后李家越有胜算,但李渊决不会相救一个得罪他的人。

哼!若不是他故意慢待于我,我又怎会平白无故的与他作对?归根结底,还是李渊有眼无珠,并非伯乐,竟对我刘文静这天下第一智囊弃之不用,活该他蜗居河东弹丸之地,永无出头之日。

嘿嘿,若是他能听我一言……嘿嘿……”

说到这里,一脸得意,似乎只要李渊听他之言,天下便唾手可得一般。

刘树义见状,唯有摇头苦笑,心想:父亲的确满腹韬略,见识广博,识人也很有一套。但这性格却实在不敢恭维,好听点叫颇有傲气,难听点便是目中无人、自大自满。

眼见天色已晚,旁边大哥已经酣睡不醒,不愿再与父亲闲聊,说道:“为今之计,我们只有静观其变,静候他人相救,看一看裴……裴叔叔到底会不会竭力相救。”

他本想称“裴寂老贼”,但想起为此挨了一巴掌,便立即改了口。

临到最后他还故意提起裴寂,希望父亲可以早日看清此人的丑恶嘴脸,以后兴许便可以改变父亲命运,躲过生死大劫。

却听刘文静说道:“我倒不希望玄真(裴寂)白费心思,徒劳无功,他若是有救人良策,决不会这么久还没动静,想是救我们出去,难于登天,我们还是认命吧。”

说罢,颓然坐倒,脸上尽是惆怅哀伤的表情。

刘树义知裴寂表字玄真,心里暗暗好笑:兴许裴寂压根便没想过要救我们父子三人,一切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裴寂不来,定还有其他人来救,我猜定是李家,李渊自不会亲自出马,难道会是李二李世民吗?

想到李世民,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后世对这位唐太宗推崇备至,赞其为“千古一帝”。各类小说、游戏,恨不得将他捧上天际,跪舔者更是比比皆是。

忽然又想:

若是我见到这位著名皇帝,会怎样与他相处?嗯,如今是大业十二年腊月,李世民应该只有十八九岁而已,我今年不过十五岁,看来当他大哥是不行的了。

要不做他小弟?可是那么多穿越到隋末唐初的现代人士,他的小弟实在太多太多,别说只是小弟了,恐怕认他做爷、认他做父的穿越人士都不计其数。

想来想去,总觉拾别人牙慧,实在太没意思,他曾立誓要活出花样,活出不一样的精彩来,看来还得好好想想自己以后的人生方向。

不过有一个小小目标早已确定,那就是对付裴寂,让父亲刘文静逃过被冤杀的命运!

见父亲躺下,黑暗中看不清他面目,不知他是否已经睡着。但可以想见,他没有自己的“先见之明”,生死攸关之际,自然难以入睡。何况如今是寒冬腊月,牢内无任何取暖手段,瑟瑟发抖之际,也极不容易入睡。

虽说狱卒对他们父子三人特有“优待”,送了几床被褥进来。但被褥破烂不堪,防寒效果极差,这就不消提了,竟还肮脏腥臭,令人闻之作呕,不知是不是从乞丐窝里抢来的。

父亲知他素爱洁净,将稍显干净的一床被褥给了他,但终究还是恶臭难闻,他便将被褥盖在腿上,稍抵风寒。

他身子本就瘦弱,不耐风寒,尽管半年以来,他每一日都早起锻炼,身子比之前要好上许多,但毕竟底子太薄,原来的刘树义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现在的刘树义只是手有缚鸡之力而已。

今日他睡得酣畅淋漓,却不是每晚都是如此。他虽然身处大牢,却丝毫不为安危担心,本来比牢中提心吊胆的犯人更容易入睡。

但是昨晚寒气逼人,冷的厉害,他实在难以入睡,整夜胡思乱想,直到天明,最后困极,这才沉沉睡去,由此可见,要想在此地睡个好觉是多么困难。

刘树义背倚墙壁,将被褥稍稍拉高,顿时一股腥臭冲进鼻管,急忙把被褥踢开,下半身只感一阵冰凉,叹了一口气,重新又把被褥拽来,盖住膝盖。

心中只是在想:今晚似乎比昨晚还要寒冷,看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便在这时,一阵“呼呼”的声音大作,时断时续,似打雷一般。

刘树义循着声音瞧去,只见大哥刘树艺侧身背对着他,声音正是从他身上发出,鼾声如雷,显是睡得甚是香甜。

刘树义既惊讶又佩服,随即又变成了嘲笑:不愧是个傻子,没心没肺的,身子倒当真强壮,一点也不怕冷。

左右无事,又实在睡不着,不禁玩心大起。

从草铺上抓来一根枯草,站起身来,走到大哥身旁,蹲下身子,捏着枯草便朝大哥脸上搔去,也不管黑暗中能不能对准他鼻孔。

只听“嗯”的一声,大哥转了个身,脸孔也转了过来,正对着他脸颊。此时戏弄正大得其便。

但刘树义反而没了兴致,心想作弄一个傻子也太无聊,哎,我若没有这个傻子大哥该有多好!

自从穿越过来,因为这痴傻大哥,他没少受别人嘲笑,总觉这位大哥是个累赘,向来讨厌之极。

如今身处大牢之中,冰冷彻骨,又听到他打雷一般的鼾声,不禁心烦意乱,忍不住伸手将他推醒,但不到一会儿,鼾声便又会响起。

刘树义不可奈何之下,取出布条,重新将左右耳朵塞住。

他当初准备这布条,除了隔绝其他犯人的叫喊声以外,也是为了抵挡这打雷一般的鼾声。

耳朵既被堵住,鼾声果然小的多了,也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渐感眼困神乏,不久之后便沉沉睡去。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