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灵异 → 街头算命摊

街头算命摊

熬夜喵 著

完本免费

这大爷脾气有点火爆,我这不是好心提个醒,该选处风水宝地好让自己有个睡觉的地方吗,这一鞋底子可真心疼,鼻子都有点酸酸的,抽的我眼泪水都掉下来了。
肚子饿加上前天被揍了一顿,这全身是腰酸背痛,再加上刚才这一鞋底,真是酸爽,我捂着鼻子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生怕起来快了这大爷又来一鞋底子。

4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09

免费阅读
最近都在找熬夜喵作者的小说《街头算命摊》,《街头算命摊》是一本灵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小说吧: 大爷,选阴宅吗? 就见一鞋底飞了过来,“选你马币。”
《街头算命摊》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喂,门口那个,来找工作的吗?找工作来我这里做个登记,搬砖一天两百块钱,管一顿饭,工资月底算。”

我左看右看旁边没人,这才意识到这工头模样的人是在跟我说话。感情这包工头是把我当成找工作的了,话说也挺像的,一身灰不溜秋的衣服,还有几个破洞,哦,洞是昨天雷劈的。满脸青一块紫一块,一看就是缺钱来搬砖的,工头不会看走眼的,这种缺钱的主,管饭又有钱是最开心的。

我一瘸一拐的朝着工头走了过去,“你好,我是来找一个亲戚的,他叫刘二麻,你这里有这个人吗?”

工头想也没想就说道:“原来是二麻子的亲戚啊,怎么都是瘸子,现在正是饭点,都在那边吃饭,我叫一声他就过来了。”

工头说完就扯开嗓门叫唤了一声,一个满脸麻子一瘸一拐的大叔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搪瓷碗,上面的瓷已经掉了几块了,碗里还有半碗米饭几片青菜和一块肥肉。

这麻子说话也不忘扒拉着碗里的饭,“工头,你找我呢?”

“你家亲戚来找你了,你们聊吧,我也去吃饭了。”旁边的工头说完就回旁边板房里取了个搪瓷碗走远了。

“是你找我?你不是我家亲戚啊!”二麻子一边吃饭一边盯着我看,显然是不认识我,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说是他家亲戚。

我连忙解释:“是刘铁柱找到我,说让我带你找到他女儿。”

麻子停下了手里的筷子,“铁柱半个月前就出意外走了,骨灰还是我带回去的,就在他家坟地里睡着呢,你怎么可能见到铁柱,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要找他女儿,你不会是坏人吧。”

我看也没法跟他解释清楚了,只好从兜里摸出一张符,用打火机点了之后掐诀念咒在他眼前抹了一下。

二麻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开了眼,“你干啥呢…”一句话还没说完,那眼睛就瞪的老大,手里的搪瓷碗也有些不稳,还好我伸手给抓稳了,这可是饭啊,我都没吃饭呢,里面还有肉,看着我都想扒两口。我咽了咽口水,还是打消了吃饭的念头,这是二麻子的,我吃了他就要挨饿了。

二麻子就像见了鬼一般,呃,还真就是见鬼,双腿开始打颤,就要跪下去,边上的铁柱赶忙伸手去拉,可是他的手却穿了过去,眼看就要跪地上,我赶忙给扶稳了。

“铁柱啊,你那钱我一直给你好好收着,只可惜找不到你女儿,我一分都没用啊!”二麻子被我扶住后还是不住的颤抖,农村人也听说过这鬼呀魂呀的,只是这看着熟悉的人出现在面前还是有些担惊受怕。

“二哥,我相信你的为人,我就是放心不下我女儿,所以才找了这个算命先生来带你去找我女儿,我还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估计都没个人替我收尸。”

见二麻子相信了我说的话,我就又点了一张符拍到了他身上,这鬼魂阴气太重,不能过多接触,轻则生病,重则丧命,所以给他驱了体内的阴气。

“小兄弟,这东西可不敢再拿出来,这东西像个太阳一样,刺眼又难受的紧,感觉就要吃了我一样。”一旁的刘铁柱见符纸冒出火光就飘得老远,待到符火熄灭了才敢再回来,却也不敢靠的太近。

二麻子惊讶的看着我,又在原来刘铁柱在的地方摸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摸到,“小兄弟,铁柱呢,去哪了?”

“这活人不能长时间开眼,也不能长期和鬼物接触,为了你好,我给你关了阴眼,这样就看不到鬼物了,铁柱还在旁边。”二麻子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然后蹲在地上开始说一些他跟铁柱的往事。

待到碗里的饭吃完,我才开口“铁柱时间不多,在阳间待久了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变成厉鬼,都不好,我需要现在就带你去找到他女儿,我好送他去投胎。”

二麻子也没拒绝,收了碗筷就跟工头请了半天的假。工头人也挺好的,临走还问钱够不够,这去医院看病得花不少钱,不够先支一个月的工钱。感情这二麻子是说我有病要去医院检查,别说,还真挺像,这脸青一块紫一块,又有大半被雷劈了乌漆嘛黑的,加上一瘸一拐的,怎么看都觉得这人活不长了。

我经过一路公交车的颠簸,两人一鬼终于到了医科大学,我也终于敢拿出纸袋里半路买的几个包子,蹲在公交站旁边就啃了起来,二麻子也不客气,我也就意思一下递给他个包子,他居然还真接过去吃了起来。

大叔,我其实不是真的想分给你那个包子啊,我也没多少钱,兜里的黑卡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银行卡。我一脸肉疼的加快了啃包子的速度,生怕他一个不够吃,又再跟我要。农村人就是这么朴实,邻里街坊的,有时候饭好了叫一声就一起吃上了,才不会跟你见外的。

等到包子啃完我才开始问在一旁看着我俩吃包子咽口水的刘铁柱,“你有没有你女儿的电话,我打个看看在哪。”

旁边的刘铁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不识字,手机号码都是拖别人存好,然后数着数来找人的,我只记得我女儿号码是电话本里在第一个。”

“那电话呢?”我问出这话才想到白问了,这铁柱都成空气了,还哪有什么电话。

“电话好像在我兜里,应该是一起火化了。”

看来想找到刘铁柱的女儿只能找到专业的辅导员才能找到了。还好,铁柱虽然记不住手机号码,但专业和班级还是没记错,在几经周折之后,在辅导员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刘小霞。

看着两个衣衫褴褛的人出现在她面前,她有些排斥的将刘二麻拉到一边,“二伯,你找我有什么事?”

“娃啊,你爸不在了,在工地上出意外,摔了下来,半个月前我给带回去安葬了,只是你们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了,又找不到你,就拖到了现在。”

刘小霞先是一愣,后就一脸默然,“死了,哦,我知道了。”

我有些生气,这是什么态度,“我知道了”,刘铁柱一个人把自己孩子拉扯大,到头来就得到这么一句话吗?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传遍了整个办公室,里面正在整理文件的几个老师也停了下来,看着这边。辅导员也站了起来:“有什么事情咱好好说,不要动手打孩子。”

“我听说了,你非常嫌弃你爸爸,但是他把你拉扯大容易吗,又当爹又当妈,死前都舍不得你,托我给你送钱,你却像对待一块破抹布一样,你还是人吗?”我那一巴掌下去,刘小霞脸上瞬间印了个红色的手印,刘铁柱有些伤心的去摸了一下女儿的脸,但手还是穿了过去。

“你,你凭什么打我,你又不是我爸。”刘小霞捂着自己的脸,满脸怒气的对着我吼着。

“凭什么,就凭我认识你爸爸,他还成天在我面前夸女儿多优秀,多懂事,没想到你却是这么的不孝,就是他跟我们说你嫌弃他穷,他都在默默地努力着,想挣更多的钱,让你过得跟别人一样,他自己每天干完活还坚持学写字,而他最开始学的几个字就是你的名字。”

我一时情绪激动,也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整个办公室都静静地看着我。

辅导员也是有些不敢上前,只敢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切。

我伸手从二麻子手中接过一个布包,那是刘铁柱生前用过的包,里面放的是建筑公司赔偿款和这几个月的工资,还有他攒下来的一些钱。除掉赔偿款,里面还有十几万,一个工地上绑钢筋的攒下来十几万,是个不小的数目了,就是不吃不喝攒这么多都很困难。

“这是你爸爸出意外赔偿金和他攒下来的一些钱,你收好,你应该骄傲你有一个疼爱你的爸爸。”

将布包递到刘小霞手中之后我走出了办公室,尽人事听天命,我只能做这么多,她能不能改变自己对她父亲的态度,只能看她自己,就二麻子又跟她说了一下刘铁柱坟的位置之后也跟着我走了出来。他也听过铁柱说女儿嫌弃他,假期都不回家,可没想到是这个态度。

我回头看去,却看到那刘铁柱一次又一次的伸手去摸女儿的脸,却怎么也摸不到,他在旁边问着女儿疼不疼,但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掏出布袋里剩余的符纸和打火机给全点了起来,办公室里一个不落,全给开了眼,既然看了半天戏,那就看全套,我就免费送他们一场难得的戏。

刘小霞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脸都白了。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辅导员也好不到哪去,全都瑟瑟发抖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子。

“小霞,爸知道你嫌弃我,但爸爸是爱你的,我也不想让你被你的朋友看不起,我努力挣钱只是为了让你在学校里有多点的零花钱,爸不希望你还没毕业就跑出去打工,自己挣生活费,你是我女儿,我就是砸锅卖铁也养你,我理解你因为是农村孩子,被城里人瞧不起,所以才嫌弃我,但你是我女儿,你几次在校门口看着你失落的走在路上,我都心痛,我不停地学习,攒钱就是为了你过得更好…”

刘小霞惊慌失措瘫软的坐在了背后的办公桌上,都没注意到一堆文件被推了下去。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刘铁柱。

可怜天下父母心,就是刘小霞这般嫌弃他爸爸,但还是会改变的,人心是肉长的,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看着跪在刘铁柱面前的刘小霞,我有些欣慰的笑了。

“爸,我错了,我不该嫌弃你,你回来吧…”看着地上哭泣的刘小霞和不断消失的刘铁柱,心里酸酸的。或许我以后要遇到更多这样的事情吧。

随着我手中符纸慢慢燃尽,刘铁柱化作一道化作一道光线消失了。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