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恐怖 → 福泽大地

福泽大地

赵小灵儿 著

完本免费

跪在殿门外的庆妃受到冲撞及惊吓,忽然昏死过去。
“庆妃!快来人呀!庆妃昏过去了!”
丫鬟婢女将庆妃安置在侧殿,眼见也将临产!

2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1

免费阅读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福泽大地》,小说作者是“赵小灵儿”,内容跌宕起伏,非常精彩,喜欢的读者朋友不妨拜读一下,讲述的内容是: “王上,朝中之事臣妾不知,但早年庆妃便一直与王后争宠,自王后怀上龙子以来,私底下几番说过,王后早怀龙子,自己晚怀,怕日后自己孩子地位不保。没曾想,庆妃竟如此歹毒,出此下策。”淑贵人与庆妃平日交好,此番言语说的真真切切,真真像是看透蛇蝎妇人的一番由衷感悟。 “庆妃尽如此歹毒!带上前来,我要亲自审问!”王上动怒。 众人架着病巍巍的庆妃进殿。
《福泽大地》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十年一期的列国朝拜大会如期开始。

西山上,紫晶宫,巍然云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映照得紫晶宫里里外外璀璨光明。

紫晶宫殿内又是一番气派景象,身着彩衣的婢女在坐席间忙碌穿梭,侍奉着远道而来的客人。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觥筹交错间正映照着五洲诸国的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列国重要贵宾悉数到场。

于大殿右侧座席,最前方者为金王与其妃子舒妃。后方座位上坐着其大儿子武原。

金王头戴镶嵌玛瑙的白毡帽,穿着草原传统长袍,腰间本是佩剑,此时改别了一个方形精致烟盒。此时金王正转过身去与身后王子交谈。武原十八岁上下,粗犷不羁,笑容满面。

大烈在福泽西北,那里草原广袤无垠,百姓以勇武闻名,是个令人敬畏的金戈铁马民族。这是是王后的娘家人,不敢怠慢。

于大殿左侧座席,最前方坐着的,为云土正王与其贤德王后,其身后席内坐着云土大王子与大公主。

云土王上、王后,无甚言语,正襟危坐,巍然正气。大王子十七八岁上下,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国公子的浩然正气与风度翩翩。而公主十一二岁上下,虽年纪尚小,但因尚在阁中,便轻纱蒙面以示自持。

云土国在福泽国东北,那里四季冬雪覆盖,但盛产珍奇药材与野兽,云土重视教养与修为,这里的孩子自打呀呀学语之日起就要被送去学堂学习礼仪。“贤德正直”是云土国人毕生追求的境界。

大烈王室左侧,坐着泉泽吴王与其两位美人妃嫔,丽妃与莺嫔。其身后座席空着,茶盏未凉,却并不见泉泽国大王子。

泉泽位于福泽国南面,这里气候潮湿炎热,使其百姓个性热情随和。娱乐是泉泽的主要行当,今日朝拜会上半数以上的歌舞乐姬皆是来自泉泽,一会儿还会有泉泽皇家歌舞班的精彩表演。

云土其旁,是西凉国座席,西凉魏王早年丧妻,其亡妻留下一儿一女便坐于旁。西凉大王子今年十九,紫金袍,乌墨冠,发色漆黑,目光深邃,似一渊深不见底的深潭。公主霓赏年方十七,中等身材,皮肤白皙,外表冷淡,举手投足间别有一份淡雅娴静。这一席人,除西凉大王子玄羽和大公主霓裳外,其余诸人皆是兴高彩烈之态。魏王大腹便便,此时大块朵姬,喝酒吃肉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旁边伺候着两个侏儒人,个子矮小,外表丑陋,但一举一动间自带一种节奏,快乐的节奏。

西凉远处西域,土壤贫瘠,植被凋敝。但这里的百姓乐观快乐,与恶劣的气候做抗争。别管这日子过得多艰难,每天只要还能喘上一口气,便都快活似神仙。但西凉也有自己独特长处,这里盛产奇兵异甲、稀罕宝贝,比如一会要敬献福泽的转晴石便是一项有趣的宝物。

“恭迎福泽太后,王上,王后,王子驾到——”

说罢,静宣氏打头阵,王上携王后快步而行,轩辕晖气度翩翩紧随其后。

“咚咚,咚咚——”

坐在角落里的西凉公主霓裳莫名心跳,其眼神所望正落于此时进入殿内的少年身上。

一天前的画面不由映入脑海。

轩辕晖骑一赤黑骏马,出福泽京都两百里地相迎。公主霓裳于马车内隔窗眺望,那少年着赤金长袍,气宇轩昂,目光炯炯,眉峰微蹙。

“轩缘晖在此恭迎西凉魏王陛下,王子殿下,公主殿下。”

随后,轩辕晖逐一接应西凉王室人等更换马车,他们将换乘福泽马车入京都。而西凉众军队则整齐罗列,原地驻守待命。

“请公主更换马车。”少年此时已下马,在车外恭候。

“知道了。”霓裳无甚过多言语,带上纱巾遮脸,匆匆下马车,又敏捷地登上福泽宫中马车。

经过少年时,霓裳分明闻到一阵很好闻的味道,似莲香,清幽,淡远。霓裳分明感到,那一刻与少年擦身而过,心内怦然一跳!

而这感觉,这味道,那样令人舒心,牵起人心里一阵似曾相识的悸动。

这可是未曾有过的事情,我西凉公主何时对凡尘男子有过这样心动?这不可能!必是旅途劳累,心率不稳!

公主霓裳强作镇定,要自己清醒过来。

“妹妹,你在想什么?”大殿之内,此时此刻,正在进行的朝拜大典上,哥哥玄羽为霓裳斟满一杯酒,“你已然怔怔望着这福泽小子半个时辰,为兄我应该替这小子高兴还是伤心?”

霓裳意念一把被拉回到现实中,不觉红了脸,“没,我只是一时出神,想起些事情,请哥哥别责备。”

“莫再看这毛头小子,叫为兄担心,不然我可是要修理他。”

“哥哥,罢了,我们喝酒吃菜,不说这事。”

此时此刻,王子玄羽与其妹杯盏交接,两人却各有心事,默不言语。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