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八零时光好

重生八零时光好

孟婆是美人 著

完本免费

这是真的吗?好似做梦呢。常宝嘉眼圈又红了,“我,我自己来。”
“你肚子痛呢,”赵建国忽地靠近她耳边轻说:“医生说你这症状是准备来姨妈,来了这个你就是大姑娘了,可以给我生儿子啦,女儿也是可以的,最多送你去香城,到时咱们生两个。”
常宝嘉惊愕地瞪着赵建国,要是他一两句胡话就算了,怎么一直这般说道,难道她过去几十年的经历都是梦?现在才是真实的?可这么俊的男孩子,怎么会看上她呀?

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2

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关注伯乐小说网,这次为大家推荐的小说是《重生八零时光好》。《重生八零时光好》是作家“孟婆是美人”的小说作品,《重生八零时光好》是女频类小说,小说属于言情类型,讲述的故事是: 必定现在也是做梦吧。 她摸上自己的脸,突然用力掐下去,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掌阻止,她用尽力气想挣脱。 他的手却纹风不动,牢牢地握着粗糙的小手掌轻轻放下,却不会弄疼了她。
《重生八零时光好》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各个平房、茅屋之间很快有人探头探脑指指点点。

不是他们冷血不劝架,而是这黄有娣根本油盐不进,平时不止把亲女儿当免费劳力,一个不顺就当狗似的打骂,已经习惯了。

“大嫂,教训下算了。”

“是啊,他们说保家居然能挑担子上镇子了,我都不信,这看到才信了。”

“保家能回来多好啊,又多了个人手帮你干活了。”

仿佛村里都知道了常保家丢了两天,今天早上突然自己又回来的事。

呵呵,你们都知道,我还没死就给丢坑里了?

常宝嘉垂着头,嘴边微微露出一个讽刺的笑,然而心中不知冷暖,当然也不知疼痛。忽然间察觉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道滚烫的视线正往这处逼近,她咬牙,一声不哼。

村里人越劝,黄有娣骂得越狠,打得也越起劲,“你爷和你爸就喝了一碗白粥就去搬运站上工了,你哥和你弟弟就喝了半碗粥就去上学了,你这贱.人还敢吃肉!你给我吐——出——来!”

“大嫂,好了,别打了。”已经有人看不过眼,准备过来劝架,谁知黄有娣打红了眼,忽然用力朝常宝嘉头上挥去。

一路寻来的赵建国刚好看到这一幕,气得七窍生烟,可是他离常宝嘉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远水救不了近火,只好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希望来得及。

村里老人都摇头叹息,觉得这回这女孩儿真的要卷草席里挖个坑埋了。

谁知一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常宝嘉忽然将身一沉,险险避开黄有娣的挥打,又迅速抱住她用巧劲往前推,手在她背上轻拍,嘴上柔声念叨:“妈,你别生气,为了我这个没用的女儿气坏身子可不好。你可要保重,将来还要给兄弟带孙子呢。”

黄有娣脚下是小碎石铺成的路,身后是斜坡,被常宝嘉突如其来往后推,又听着她直戳心窝子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确实是要好好保重身体的,那些生四个还生不到儿子的贼.婆娘都不知道多羡慕她有两个儿子,她从村头走到村尾都是昂首挺胸的人物,不似那些生不出把子的贱.人,终日低着头被婆家数落。

黄有娣神气地想着,脚下忽地踩空摔了下去,大腿刚好碰在一块尖石头上,痛得直龇牙。

常宝嘉看着自己妈一脸痛苦,谈不上快感,也说不上难过,小声道:“妈,我没偷钱买吃的,那些鱼虾几斤几两妈你心里明镜似的。我是吃了一个肉包子,那是一个同志请我吃呢。”

她的声音那么低柔,那么坚韧,那么诚实,只要是个肉做的心都要动容。

大家都是相信她的。

偏黄有娣不信,揉着大腿站起来,又尖又薄的嘴皮子翻飞着,“一个肉包子一毫纸,你说谁瞎了眼请你这个丑猫吃,长这么丑,一点都不像我和你爸,肯定是前世坏事做多了,现世报呢!不老实点,别以为投了我这就能得好报!”

常宝嘉听在耳里,无动于衷。转瞬间,心中却是起了波澜,他来了。会不会觉得她是个麻烦,而不再提婚事?

是要堵住自己***嘴,还是让他看清,他挑的是什么人家的女孩?

她很紧张,手心都湿濡了。

眨眼间,赵建国到了,不悦地望着黄有娣质问:“你是谁,居然满嘴封建迷信?男性精.子与女性卵子结合在一起就孕育了生命,哪来投胎的说法!”

个后生长得好俊!气势好强悍!

所有人怔住了,就连展翅的燕子都停了下来,立在电线杆上,仿佛也被这个闯入泥巴滚滚的破落村子的少年吸引。

什么精.子卵子的,鬼先知道!

黄有娣的心蓦地缩了缩,有些害怕,也很茫然。

这是谁家的孩子长这样俊,还跑乡下来了,不知道订亲没有呢,瞧他穿的这身服装,更是威武!她侄女可是村子里最最出挑新时代女性,这马上中五了呢,正好赶上恢复高考第二年,就算考不上大学,毕业后就能分派好工作。

黄有娣越想越高兴,笑嘻嘻地问:“哎哟,我说你这后生长得可俊,订亲没有啊?我家侄女可漂亮了,又会读书,那大字啊,写得漂亮不得了。要不,挑个时间见个面?”

新时代风气都很开放,青年男女早就可以自由恋爱,但父母亲戚还是很热心张罗婚事,搭桥牵线。

像赵建国这样器宇轩昂的人才,任哪个妇女婆子看了都要流口水。

然而赵建国根本没理会黄有娣,心思都放在常宝嘉身上,仔细通过薄衫破裂的痕迹察看她的伤痕,一共有五十一道!霎时寒声道:“我迟点给你一把刀,以后谁敢动用私刑打你,使刀子自卫,不犯法。”

常宝嘉红着脸,一直躲着他,又怕他不高兴当街和她拉扯,光天白日的不像话,要是落下话柄对他名声也不好,只好任他拉着手臂看。

“刀?可使不得,我卖鱼去得太久了,我妈以为我偷懒呢,家里的活还有那么多,打我是应该的。”常宝嘉垂眸,从来只会逆来顺受,却是第一回跟外人说这种话,低低的声音带着丝试探,更多的是坚韧,“你回去吧,我还要挑肥淋果树呢,荔枝都要好生管着,不然结的果子不甜,到时不符合队里的要求挣不到工分,我可又要挨打了。”

赵建国霎时沉下脸,“我国法治建设会越来越完善,你拥有独立的人格和人权,即使是你父母也不能随意打骂你。生之养之,天经地义!”

常宝嘉记得这一年前后,南方深市首先建立特区,人民公社制向镇、乡、村基层过渡,妇联领导人会全面加强争取乡村妇女权益,特别是不久后计划生育的全面实施,对女童的保护力度会大大加强。

像今日黄有娣这样打她,已经算家暴了,是要被村里的妇女代表批评的。

常宝嘉抬起头,“麻木不仁”地说:“哪里呢,我妈生我养我,我不好好干活,她打我是应该的呢,谁叫我是个女孩子,不像哥哥弟弟可以读书出人头地,还可以帮家里干重活。我就是泼出去的水,长得又不好,将来可以给我妈挣份彩礼就很好了。”

“胡说什么?”赵建国不可思议地注视着常宝嘉,他心中温柔恬静坚忍的好姑娘,怎么会说出这种自贱自轻的话?

常宝嘉面不改色地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长久以来的道理,我哪里有胡说。”

村里围观的人,无论男女老幼,听到这话都变了脸色。他们是女人生的,他们也生了女人。

他们当中就有好些女人,特别是那想改变自身命运,不再像自己母亲那样被欺负,抬头见天、低头见地的少女,恨这句话恨得不得了,慌忙向父母表忠心,企图争取或稳固上学的机会。

哪怕上个小学,将来命运也是不一样的。

大家都听到消息,深市那边人民公社已经散了,马上从深市辐射全国,所有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干劲,所有人都希望摆脱贫困。

而少女们,最希望摆脱不平等待遇。

赵建国太惊讶了,差点错过常宝嘉平静得近乎冷血的眼底那抹暗流的揶揄与狡黠,心中突然意会,这是他的小宝贝在为将来踢开这冷血的娘家铺路呢。

有个巴辣的女孩周春雨因身子不舒服请了假没上学,她才被村头的吵闹声吵醒,走出家门时,恰好听到常宝嘉说“女儿是泼出去的水”,连忙冲了过来,指着黄有娣鼻子骂:

“我说婶子,你不是女人吗?咱们女人怎么可以为难女人呢,咱们应该团结一致,向社会证明我们女人也能像男人一样能干,也能成为社会栋梁呀。你落后就算了,还把旧社会的陋习灌输给新时代出生的保家,你这种行为真是落后,你扯社会主义建设的后腿你知道吗?”

“我教训女儿关你屁事啊!”黄有娣先是一愣,突然叉腰骂回去,“你这臭娘皮,臭.货,上个学了不起?你将来不是嫁给别人做牛做马的?你不是跟别人姓的?”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