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名

圣名

连载中

舒巴坦钠 0万字

掌文

  不管是名誉,尊严,还是生命,亲情,爱情,抑或整个未来,只要是属于我的东西,谁也休想从我身上带走!   丁勤站在山之颠,目光之中全是坚毅之色。   我要揭开整个世界的真相,让浮云不再遮蔽人们的双眼。诺大的玄灵大陆,必然留下我战斗的历史,千古流传的历史,必将书写上我的圣名!

手机上阅读这篇小说

圣名

微信扫一扫随时随地阅读该小说!

网友点评

  • 近期很多读者朋友询问小编这个问题,作者是舒巴坦钠,的小说是叫什么名字?这本小说叫做《圣名》,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二十章 吴明劫狱”,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社会都市”,目前仍然在连载中,第一章是“第一章 归来”,在我们伯乐小说就可以观看这本圣名小说哦:  经过两轮比赛,丁勤的实力已经得到了观众们的认可。所以,听到丁勤的名字时,台下的观众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在人们的注视之下,丁勤平静地走上了擂台。

      已经站在擂台中心的周先似乎对丁勤这种受欢迎程度有些不满。毕竟,他才是这里的东道主。

      而且,在通宝城,他向来也是人们眼中的天才。习惯了追捧的人,怎么会甘心让自己的光环罩到别人身上?

      所以,他看向丁勤的目光,不但冰冷,还有强烈的排斥和不满之意。

      两个人对视的瞬间,台下安静了。每个人都知道,这将是一场空前的演武比赛。

      包括守城将军一直在敲桌子的手,都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在丁勤面前,周先没有说一句话。他居然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然后突然释放了自己的灵力。

      丁勤先是感觉到周围的环境灵力被瞬间搅动,紧接着便注意到了周先背后的光带。

      两颗金星!

      周先是灵力一阶二层!

      这个修为程度,不要说丁勤没有想到,便是骨魂都没有想到。

      灵力修炼,关键在于入门前期。倘若能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灵力一阶,那都算是修炼有成。在此之后,随着身体条件的逐渐改善,修炼效果反而会加快。

      当然,这种加快也不是无限度的。受限于每个人的身体条件资质,几乎每个人的修为程度都会达到一个平台期。在这个平台期,想再要突破会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需要大量的辅助因素。

      因此,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仅凭用功修成绝世高手。

      眼前的周先,居然能如此快就到达灵力一阶二层,那么估计下来,他突破灵力一阶的时间,应该在十六七岁左右。

      这样的进度,说是神童也不为过!

      果然,台下沸腾了。通宝城的人都知道,周先修炼资质极佳,早在五六年前,便有神童之称。可是自从十五岁起,他便再没有向外界展示过真正的修为水平。

      “神童周先,果然了不起!”台下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紧接着类似的话不绝于耳。

      周先已经慢慢睁开了眼睛,“你听见了?”

      丁勤道,“当然听见了。”

      周先冷笑了笑,瞥了一眼丁勤背后的一带一星,“那,你是想自己认输,还是被我打下台去?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灵力一阶一层和二层的区别。”

      丁勤深吸了口气,“你又哪来的这么强的自信,确定自己会赢?”

      话音未落,丁勤身形已动。他当然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若是从一开始落入下风,那么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灵力运转之中,水行诀也同时驱动。丁勤的周围凝聚起了淡淡的水气,在这细雨之中,更是显眼。

      “雕虫小技。”周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鄙视,身体微侧,然后直接向前冲出。

      他没有半分的规避之意,在右臂前端,隐约的光芒闪现。

      单从这个动作来看,他对丁勤没有丝毫的惧意!

      面对周先的攻势,丁勤也没有退。他就势转身,一脚斜斜劈了下去。脚所到的地方,水汽与灵力光芒凝为一体,在气势上丝毫不比周先小。

      丁勤当然知道不能硬拼的道理。不过,他也需要感受一下,灵力一阶二层的实力到底如何。

      此前通过道场考核时,他领略过灵修院院长一阶三层修为的非全力攻击。不过,那时候是以脱离道场为主,不是两人对战。

      而现在,是真真正正的打擂!

      只有了解对手比自己强多少,才可能明确下一步的战术。

      一声轰响,两人的攻击相接。丁勤水行诀凝聚起的水汽直接溃散,两股灵力的交汇后爆发出的冲击力,居然将擂台表面一定区域的水全都冲干了。

      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之下,两个人都是迅速后退。而后退的距离上,丁勤居然是周先的一倍有余!

      果然厉害!

      丁勤心中也是微惊。他本以为,即使是突破了灵力一阶二层,周先也不会功力多深厚,但是从这一击看,他的估计错了。

      周先的灵力一阶二层,绝对不会是近期突破的。

      骨魂也是轻叹了口气,“硬拼似乎不行了啊。”

      就在刚刚站稳之后,周先已经直接反击。在灵力聚集的光芒之下,他迅速冲向丁勤,起脚直攻丁勤中段。

      虽然他的灵力强于丁勤,但是居然没有像上个人那样,使用纯远程的灵力刃等招式。如此看来,周先对上一场比赛的研究也应该很深入。

      丁勤不敢怠慢。在周先到来之前,他看准趋势,迅速闪身规避。而周先紧追不舍,转眼间已经变换三招,上中下三路攻击,结合得严丝无缝。

      在这种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丁勤只能以守代攻。虽然现在看来,他用的方式方法与上一场战斗类似,但只有明眼的人才看得出,他现在是真正处于下风。

      因为他的每次规避距离,已经不像上次那么齐整,甚至有些凌乱,还有不少都是惊险地擦身而过。

      高层看台之上,通宝城灵修院院长面带得意之色,而守城将军的脸上则慢慢起了一层忧虑。

      擂台之上,细雨之中,两个人影时清时蒙,进进退退。在这攻防之间,百招已过!

      台下静得如同无人一般。人们不知道是看得入了迷,还是生怕攻击波及到自己。

      在时间的流逝之中,丁勤的灵力和体力同样也在消耗。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同时有一个疑问也在脑中越来越强。

      这个周先,居然会没有丝毫的破绽?这不可能。

      以这种修为,这种年龄,不可能有那么丰富的战斗经历,将所有破绽都堵死。

      只要给我机会,一定要先扭转一下这种被动局面,控制战斗节奏!

      与此同时,丁勤已经将目前对水行诀的理解发挥到极致。除辅助防御外,他的每到之处,都会泛起一片水雾。甚至有时,他已经使用水雾来制作假动作。

      又是二十招已过。突然之间,丁勤心中一喜。

      破绽!周先的右侧防御空白,而那将是他的下一击必然进入的位置!

      丁勤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在相对后撤避开周先当前一击之后,他迅速前挺,并且一脚预先踢向自己判断的方向。

      他的这一脚输入了极高的灵力,在水行诀的作用之下,犹如从地面翻起了水浪一般。

      再看周先,果然是按照丁勤预想的位置和方式攻击!他的招式已出,目前难以收回。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不被丁勤致伤,也会被硬生生打断攻击节奏和套路,在两人的战斗中吃一个亏。

      如果不出意外,这会让丁勤获得一定时间的进攻主动。

      但是,意外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当骨魂提醒丁勤小心时,丁勤自己也感觉到了危险。

      周先这一击,居然是个虚招!

      他是故意放出这一个破绽给丁勤,诱丁勤反击。而此举的实招,则在他的背后。

      一道一人高的灵力刃,一直隐藏在他的背后。当丁勤看见时,已经来不及了。

      灵力刃越过周先的身体,直冲丁勤。

      丁勤的右脚实际上已经触及了周先的腰部。但是,在灵力刃的冲击之下,他的攻击发挥的效果有限。

      一声爆鸣,丁勤腿外周吸附的水气全部被击散,灌注的灵力也在同一时间被击溃。灵力刃结结实实地落在丁勤身上,将丁勤从原地推出。

      丁勤只觉得自己的右腿短时间内失去了知觉,再能控制时,已经被推开双方的战斗地点三四米。他迅速调速身形,以最快的速度控制身体的移动。

      在距擂台边缘只有半米左右的地方,他的脚终于站住了。

      台下一片惊呼之声,小柔几乎已经咬破了嘴唇。

      此前周先的灵力有一部分侵入,对丁勤的经脉产生了冲击。他现在身体之中气血翻腾,胃里不停抽搐,有一股想吐的冲动。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

      周先的表情,在雨中已经看不清楚。观众只能看到,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丁勤。

      同时,他似乎故意在张扬地释放着自己的灵力,以此来形成一种感觉上的威压。

      丁勤眉头紧皱,看着视线之中逐渐清晰的周先。

      当距离只剩三米左右时,两个人同时动了!

      由于速度极快,加上水行诀对于水的凝聚作用,观众现在已经基本看不清两人的动作。不过,他们却可以判断得出,两人过了多少招。

      三十招之后,随着一声爆鸣,两人再有次分开。

      丁勤单膝跪地,一只手撑着擂台。他身上的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将嘴角流出来的血冲淡。

      刚刚那一击,他的经脉再次受到震荡!

      尽管有骨魂的帮助和提醒,可在这种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丁勤觉得有些无力。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对实力的无可奈何!

      难道说,真的就这样算了?

      难道说,自己在这擂台上的脚步就此而止?

      不行,绝对不行!这只是寻找父亲过程中的一小步,怎么可能就此停止!

      使劲咬了咬牙,丁勤慢慢抬起了头。

      周先冷冷一笑,“怎么,还不想倒下么?”

    立即阅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总裁小说
  4. 幻想小说

读者评论

说点啥吧

在手机上阅读

轻松扫一扫
在手机上阅读这篇小说

热门推荐

  • 丧尸不修仙

    r]

    丧尸不修仙

    不过是随便钻了个缝儿,险些没晶核爆掉。不过是吃了个草,就被幼崽缠上。敌人倒下一茬又一茬,夜溪好忧伤,不过是串了个门儿…某只:我只是找个人。另一只:我只是回个家。某BOSS:我只是抓个贼。当该存在的与不该出现的,碰撞一起电火花,即便无法修仙,女王依然能非主流称霸。已有完结坑:《半个丧尸来种田》、《寨主嫁到》,大家养肥期间可以去戳戳。QQ书友群:511701499。

    彩虹鱼

    连载中

  •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

    r]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

    在任务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如果能够活着回来,她就跟他表白,但是没有想到这家伙一见到她就把她给扑了,他是多有饥渴?现在的她就像个乞丐一样,全身脏兮兮的,还带着一身的恶臭味,她自己都想要吐了,他怎么就下得去口?但却因为他的一句‘因为是你!’让她感觉到周围都是花香,让她一点一点的沉沦在他的温柔里。

    冯沐晨

    连载中

  • 早安,我的僵尸小姐

    r]

    早安,我的僵尸小姐

    莫名其妙的车祸加上莫名其妙的退学,莫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倒霉的最佳境界,谁知道这只是个起点!好吧,就算是祸兮福所倚,老天爷啊,你倒是把福交出来啊!那个王子,别追了,我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僵尸。

    狡娇

    连载中

  • 一怒仙缘

    r]

    一怒仙缘

    仙路漫漫,身负血海深仇的她转世重生,虽为废柴,却一路逆袭,又有邪君相助,是叱咤风云还是被不断暗算,曾经的真相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惊天之秘?那一怒背后的因果循环却暗藏玄机,是仙缘还是孽缘,且看她如何一一化解!

    疏月

    连载中

  • 稻花香了

    r]

    稻花香了

    她是小竹马收藏心底的一禾稻花,曾想着一度逃课与小竹马听蛙声抓知了守望一田稻花到永远;谁曾想当她守望稻花时,早已也被人守望着成长,最终作为妻子纳入囊中永藏。朦朦胧胧的童年回忆,最是无忧;最忧的是站得比她看得远的守望者。“大大哥,呃……不!大叔!”她真挚的给他意见,并递给他别人让她转交的礼物:“你还是收了吧!你这么大年龄了还不结婚生娃,造嘛?我都不好意思谈恋爱。你要等我们的孩子先喊你叔公吗?”……

    玉茗花

    连载中

  • 断魂女君

    r]

    断魂女君

    一场意外重生,失了前世记忆。一场策划假死,她携“囚槐”广游天下。——尘封的记忆清晰。她登上孤帆穹海的琼怀锦座。“我会让你怨恨的人从这世间从此消失,但与此同时,你也将会失去你的灵魂。这笔买卖,你做与不做?”“囚槐”入曲,一生天涯。前世她追逐着他。今生,他以他不老的岁月博君一笑。

    风吹文南

    连载中

  • 君宠无上:爱妃,消停点

    r]

    君宠无上:爱妃,消停点

    她本是猫妖一只,年幼时被他救下,欠恩未报的她不能修炼成人,只能踏上报恩指路,谁知某人小时候是萌正太,长大了却是个腹黑爷。“什么?报恩?本王爷最近有点麻烦,咱先假成亲,算你报了半个恩。”可成亲之后某腹黑王爷却变了,从前高冷腹黑变成超级粘人,“那个……生几个小猫,算你把剩下半个恩报了,如何?”某女咆哮举爪:坑爹的恩人啊!

    梁上公子

    连载中

  • 薄情苏少难伺候

    r]

    薄情苏少难伺候

    昔日的兄弟如今的情敌,这场兄弟之争,最终谁才是真正的赢家?一场带有利益的婚姻,一个关于身世之谜的故事。大学时她家道中落,迫使她放弃了学业,父母去世,欠下巨额贷款,她为钱而嫁。父母未安葬,她便于她草率领证,婚后,此人喜怒无常,冰冷善变,与薛影后里外给她气受。考虑自己的处境,唯有沉默,岂料薛影后不知收手,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噢~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前男友回归,那人就跟转了性一样,因此两人过了一段平凡的日子,几年后两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宝宝,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说服了夏影帝,赶走了薛影后……

    赤焰龙吟

    连载中

  • 小白,你家二宝又迷路啦

    r]

    小白,你家二宝又迷路啦

    这是一只表面温柔可人,内心粗暴汉子的二宝,这是一个称霸全服的大佬。某天,世界上大佬一语惊起一片波澜,成为惊久不散的佳话。

    暖夏与凉城

    连载中

  • 军长大人,你老婆的魂又跑了

    r]

    军长大人,你老婆的魂又跑了

    年少的她出了车祸失忆了也就算了,还莫名的惹上了腹黑大师长,说是要赔他一个未婚妻。  可是谁能告诉她,一群鬼娃娃,美男鬼缠着她是怎么回事?  被强制改名的某小只忍了!  某天,家里多了一个酷似他未婚妻,鸠占鹊巢了!  好嘛!粟以遥打算功成身退了!这才出家门,被青梅竹马的大哥哥告白了.可是四周的粉色心心没退呢,就被升职的大军长拖回家打屁屁。  最后忍无可忍,一抹幽魂抹油开溜。  于是乎军长大人开始了勾老婆魂魄的艰辛道路——

    雪暮嫣

    连载中

本站所有资源由网友上传或合作方提供,与本站无关,用户阅读会跳转至版权方继续阅读,若资源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知会我方,一经证实立即删除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wsbole@126.com

Copyright © 2019 草妖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