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

槐安. 著

连载中免费

她,侯门嫡女,倾城绝色,却被毁容抛尸灭满族。一朝重生,她只想报仇血恨!继姐陷害,她就让她身败名裂,渣男欺辱,她就让他断子绝孙!用这浑浊的天下以血祭亡灵!他,年幼太子,才冠天下,却一朝亡国成了敌国皇帝身边的假太监。卧薪尝胆七年,他终权倾天下。他与她本无交集,怎奈一眼万年,唯有她入得了他的眼,从此冰山千岁踏上宠妻狂魔的不归路。季青临日常:威胁朝中重臣;喝茶吃橘子调戏沈知非。沈知非日常:复仇和搞事情;赏花看月被季临青调戏。

1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3

免费阅读
作者叫槐安.的小说是《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是一本穿越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17万字,讲述的是关于“女强,重生,复仇,宅斗”的故事,喜欢穿越小说的读者朋友们不要错过这本优秀的小说哦,最近一次更新是08月11日10:11,喜欢的朋友可以拜读第一章:割了她的舌头。小说的内容是“她,侯门嫡女,倾城绝色,却被毁容抛尸灭满族。一朝重生,她只想报仇血恨!继姐陷害,她就让她身败名裂,渣男欺辱,她就让他断子绝孙!用这浑浊的天下以血祭亡灵!他,年幼太子,才冠天下,却一朝亡国成了敌国皇帝身边的假太监。卧薪尝胆七年,他终权倾天下。他与她本无交集,怎奈一眼万年,唯有她入得了他的眼,从此冰山千岁踏上宠妻狂魔的不归路。季青临日常:威胁朝中重臣;喝茶吃橘子调戏沈知非。沈知非日常:复仇和搞事情;赏花看月被季临青调戏。”。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季青临在席上品茶时远远瞥了一眼这玉佛,便知必然是赝品。这玉佛虽质地上乘,做工精美,仿的南朝样式也到了以假乱真的境地。可他天天在藏宝阁里待着,这南朝翡翠玉佛根本就不长这个样子。

司马彦命人将玉佛毕恭毕敬地送至季青临跟前,季青临眉峰一横,凌厉的眼神像一把刀子似地锥进司马彦的心口。

“本都督的事,什么时候也轮得着晋王替本都督费心了?”他一句话说得不冷不淡,像极了他的性子。

司马彦闻言汗湿衣襟,他本欲借此让季青临出出风头,也好讨好季青临,谁知这季青临的性子如此阴晴不定。

季青临装作煞有其事地拿过玉佛,那用背当人肉桌子的奴仆因着他的力道轻轻呻吟一声,便口吐鲜血没了气息。

“哟,晋王的府兵都如此瘦弱?看来下次再递上个什么东西来,可得晋王亲自奉上了。免得,多沾些血腥,晦气。”

“是。”司马彦只能忍气吞声,命人将那奴仆的尸体清理了。

季青临这才细细察看这尊玉佛,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沈知非。

不知怎么的,他觉着她眼里似是蒙上了一层雾,他怎么也看不清她眼里的悲喜。

庶女的日子本就不好过,更何况嫡姐又成天想成天想致自己于死地,可沈知非却这般从容自若,大有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淡然与决绝。这庶女,还真是有趣。

“这玉佛是南朝翡翠玉佛无疑。恭喜沈老夫人了。”季青临放下玉佛,随行的小太监递上方巾,他拿过来擦了一下手。

“季都督,你……你可看清楚了?”沈知盈忍不住问了出来。

“怎么,沈小姐可有异议?”季青临脸色微愠,眼里泛出点点寒光,一句话说得狠绝。

沈知盈立马噤声,没敢再多说。宴席也就此散了。

“不就是个太监吗?狗仗人势!”沈知盈平生第一次被羞辱,对方竟还是个阉竖!

“嘘——”香珠连忙拉住她,示意她不可乱说话,“小姐有所不知,这季都督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皇上如今老了,许多事都是交由季都督一人处理。他自己又掌控着将近半数朝廷命官,在江都根系深且杂,别说您了,就连皇上最宠爱的卫王爷都要让他三分。”

沈知盈这才如梦初醒,方才差点惹恼了那个季青临,自己以后行事得多加小心了。

自从寿宴上献舞过后,沈知盈便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头晕目眩的,这下走着走着竟愈发严重了,燥热到直欲宽衣解带。

从此处回竹萱居还有一段路程,她连忙遣了香珠就近去取团扇来,自己扶着柱子用手扇着风。

她觉得头愈来愈沉重,像是要栽倒下去,这时来了个丫鬟,她已经看不清人脸了,也不知是谁,自己已撑不住了,便叫丫鬟搀扶自己就近休息。

丫鬟将她扶进一个房间便关上门走了。

司马彦正脱了衣服准备就寝,这突然间就走进来一个脸微微泛红的如花美眷,一看竟是沈知盈!

沈知盈一头栽倒在他的床上,伸手就抓着自己的衣服往外扯,像还是不够凉快,索性就全脱了。

司马狄先是惊讶,这沈府嫡女竟如此风骚?细想又觉得,如此尤物自己送上床来,何乐而不为?若是今日自己要了她,顺手将生米煮成熟饭,看他沈测还不归顺于本王?

翌日清晨,沈知盈从昏睡中醒来便见自己赤身裸体躺在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床上。

“啊——”她尖叫了一声,连忙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何人如此大胆!”

沈知盈失身的消息一夜间遍传遍了沈府,沈知盈也哭了闹了就差上吊了,沈测才急匆匆地从季青临那里赶回来安抚自己的掌上明珠。

季青临此行来沈府除了贺寿,还另一番目的,恰巧就翻出了沈测一些陈年旧账,昨个儿夜里沈测都陪着他“剪烛”长谈。

“盈儿!莫要想不开啊!”沈测刚一推开门,就见沈知盈往梁上悬了根三尺白绫,站在凳子上准备上吊。

他急忙跑过去把将沈知盈抱下来,问了事情经过,得知那淫贼竟是卫王司马狄时,本来还火冒三丈的他瞬间沉默了。

见沈测没有任何动作,沈知盈便知无济于事了。这司马狄虽是皇帝最宠爱的王爷,但是生性懦弱必难成大器,可是事已至此也无他法。

难道我堂堂沈府嫡女就这样白白被毁了清白不成?

她仍不甘心,总觉得此事有猫腻。自己与沈知非一起献完舞便浑身不适,后来又不知是哪个贱婢引了自己去司马狄的房间。怎么会有怎么巧合的事情?想来必定是她沈知非故意陷害自己,昨日寿宴上帮自己用簪子系好衣服那会子,定是将什么药粉洒在了自己身上,才会让自己头晕目眩燥热难耐。

沈知盈向沈测说了此事,向来无视沈知非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派人速速将沈知非绑无茅房里大刑伺候着。

“说!是不是你陷害嫡小姐失身的!”

沈知非被绑在十字刑架上,浑身上下都被打得鲜血淋漓。鞭打他的下人朝鞭子上吐了一口盐水,挥鞭又向她狠狠地打去。

“不是。”沈知非咬紧牙关,只要她不承认,沈知盈又没有直接指证她的人证物证,她就死不了。

鞭打他的下人都累得大汗淋漓,他按沈知盈的要求变着法儿地问她任何问题,她都只有一句“不是”作答。他越想越气得慌,索性使出全力一鞭子抽下去,沈知非便垂下了头一动不动了。

沈测携了沈知盈来到茅房,打算亲自审问她,一看沈知非居然快死了。

下人连忙一盆盐水泼在沈知非脸上,伤口被盐水渍得生疼,把她活生生地给疼醒了。

“孽障!我沈家待你不薄,你竟做出陷害自己姐姐失身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沈知非,你还不认罪!”沈测拿起惊堂木往那桌上一拍,沈知盈又在旁边哭哭啼啼的,一派要大义灭亲的作风。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