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超业余风水探秘

超业余风水探秘

暗夜拾荒 著

完本免费

风水堪舆,古已有之。正所谓罗盘连达阴阳,八卦推演万千,一本《易》,道尽了过去未来。我观兄台,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慈眉善目,白皙水嫩。最近肯定胖了吧?女孩儿不喜欢了吧?羡慕那些肌肉饱满,印堂发黑的人吧?别犹豫,来这里,我们有专业的团队,竭力破解您身边的难题。建了个小群:792693720,欢迎大家加入。

5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8

免费阅读
作者叫暗夜拾荒的小说是《超业余风水探秘》,是一本都市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58万字,讲述的是关于“轻松,学生,玄学”的故事,喜欢都市小说的读者朋友们不要错过这本优秀的小说哦,最近一次更新是10月10日05:39,喜欢的朋友可以拜读第1章 陆家三十七代风水秘术传人。小说的内容是“风水堪舆,古已有之。正所谓罗盘连达阴阳,八卦推演万千,一本《易》,道尽了过去未来。我观兄台,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慈眉善目,白皙水嫩。最近肯定胖了吧?女孩儿不喜欢了吧?羡慕那些肌肉饱满,印堂发黑的人吧?别犹豫,来这里,我们有专业的团队,竭力破解您身边的难题。建了个小群:792693720,欢迎大家加入。”。
《超业余风水探秘》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雉堞凌云脚下堆,鲸波带日岛边回。

这就是世人对余慈鼓楼的印象。

这座门楼始建于唐宋,兴旺于明清,至今已经是余慈的繁华街里,主营书画、玉器、茶道、餐饮、古玩,等等等等。

街巷纵横,古风盎然,是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

陆家的装修公司就在古玩街上,是一间宽6米,长20米的长条形铺子。

铺子虽不大,挑高却高,陆遥他爹在里间隔了上下两层,上层自住,下层办公。

风水有言,不论何门,自二扇以上,大小一律则吉,左大换妻,右大孤寡。

又说门之大小,与宅合,与主合,度宜适中,宅小门大则漏财,宅大门小则闭气。

再说道,门为父母之口,窗为子女之口,明门暗窗,阖家欢洽,显窗隐门,家宅不宁。

陆家主营风水,他爹虽然不学无术,但这门窗设计就是脸面,所以费尽了心思。

大门选用四扇的横摇门,门外设高槛,门内立屏墙,对联两侧挂,横批顶上张。

木质的门雕画花鸟,大小相等,单扇就有1米5宽,总宽打满6米,高也达3米,再往上,就是铺子的金字招牌,招牌后明窗洞开,室内采光极佳。

如果陆遥懂风水,光看这道门窗就能知道很多事儿。

比如说他爹向来觉得自己是大人物,再比如说他爹注定留不住财,再再比如说,父子吵闹不休,也和这门脸脱不开关系。

往事已矣,一切休提。

陆遥抱着貔貅,一摇三晃进了鼓楼,手上一甩一甩抛着个塑料袋子。

仔细一看,是五毛钱一袋的铁钉。

喂貔貅吃金子他是喂不起的,不过这貔貅法号“吞金食铁”,所以陆遥就愉快地决定,它的主食,是铁。

这一路上,貔貅吞了两枚钉子,也不见掉出什么铁坷垃,却不再喊饿。

估计一下子从细粮换成粗粮,多少有些消化不良。

陆遥被自己的神机妙算深深折服。

穿过门楼子,古色古香的鼓楼步行街就到了。

拐进小巷,曲径通幽,以一家臭豆腐店为标志,就是古玩街的地界儿。

古玩街74号。

陆遥抬头看着“聚宝装饰”的金子招牌,暗暗为自己提气。

从今天起,他就是东家了!

东家该有的样子,他一样都不能少,可不能让店里的雇员以为新老板年少,一个个爬到他头上动土,指手画脚。

陆遥一连三个深呼吸,迈步跨过高槛。

店里安静得过分。

电话声、键盘声,风声雨声吵闹声,耳中无声。

陆遥突然觉得心里悸动,有些不安。

他快步转过屏墙,眼前豁然开朗。

家徒四壁!

真正的家徒四壁!

雇员不见了。

沙发不见了。

电脑不见了。

书柜不见了。

那些赝品古玩,热带鱼缸,盆景绿植,照片字画,都不见了!

铺子里空空荡荡,甚至还专门有人打扫了一遍,连彰显凄凉的果壳碎屑都没有。

风一吹,穿堂过巷,吹得人心哇凉。

陆遥失魂落魄爬上二楼。

那面熟悉的,喷绘着“余慈陆家三十六代风水秘术传人”十四个金光大字的墙,被人用红漆涂得一塌糊涂,上面贴着六张“离职报告”,如果陆遥没记错,聚宝装饰的员工,好像就是六个人。

他把离职报告一页页撕下来,后退两步,细细品读员工们的红漆留言。

【聚宝装饰倒闭了!余慈最大的风水堪舆公司,聚宝装饰倒闭了!老板陆一帆坑蒙拐骗,欠下1500万,带着他的儿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家具抵工资。陆一帆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半个月,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字字血泪,声声啼哭!

陆遥趔趄着靠在挑层的栏杆上,怀抱貔貅,缓缓坐倒。

他的嘴唇开合,声音细不可闻。

“你们误会了,陆一帆他……把儿子留下了!”

……

振奋精神,再启征程!

陆遥没有暗自神伤的资格。

因为自己作死,他现在要赚足1500万,时间就是金钱,他要开张纳吉!

要是这会儿有个客人进来,只要不是瞎子,都该被这场面吓跑,就算恰好是个瞎子,他也肯定会在空旷的大厅里迷路。

又给貔貅喂了两枚钉子,陆遥开始奔忙。

他要重新开始。

鼓楼步行街是一条有文化气息的街,摆件家什应有尽有,然而陆遥手里没钱。

他爹跑的时候又没跟他打过招呼,如今他手上满打满算,不过就是不满额的半年生活费,总计2306.7元。

不过没钱也有没钱的过法,比如学习那些雇员,买些喷漆罐子……

10罐黑漆,5罐金漆,再加上10罐白漆。

想了想,陆遥又买了专门除漆的洗涤剂和几支大狼毫,又想想,再加上几卷宣纸和一个脸盆,都是最便宜的货色。

八百多块付诸流水,陆遥疼得心尖发颤。

但没办法,想要精装修,就必须舍得付出!

抱着大堆东西跑回店里,他卸下对联和招牌,闭锁大门,开始装修大计。

先用洗涤剂把墙上的控诉洗掉。

等干的过程中,陆遥下楼,用宣纸垫底,用黑漆,把招牌和对联的木板全部喷黑,直到上面的金字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为止。

陆遥暗自庆幸,老爹为了省钱,这些部件全是自己作笔,没有请别人雕在板上。

等四块黑底雕花的光板子料理好,陆遥又奔上二楼。

这时墙面干得差不多了,他开始在墙上喷白。

这一通忙活就是三个多小时,二楼白墙,一楼黑板,满屋子都是浓烈的油漆味道,哪怕屋子通风好,也差点把陆遥熏死过去。

貔貅已经很久没叫唤了,指不定也是被这味道倒了胃口。

喷漆最大的好处就是快干,均匀,万事既毕,陆遥开始题字。

风水相术也算传统文化,陆遥拒绝风水,却不拒绝其他事情,所以作为家学之一,他的毛笔字向来不错。

只是……写什么呢?

陆遥不由地有些后悔,没事把招牌和对联涂黑干什么?

不过干都干了,总归要补回去。

他在心里盘算片刻,掰开漆罐,把金漆咕嘟咕嘟倒进脸盆。

二楼的白墙不用考虑。

“余慈陆家三十七代风水秘术传人”,还是十四个大字,却宣示着,陆家正式换了当家人。

一楼的黑板,陆遥也有了腹稿。

先是对联。

上联“破除封建迷信”,下联“消灾除厄最灵”,横批“爱信不信”。

至于对不对仗,工不工整,陆遥实在懒得管。他又不是李白,说憋一句就憋一句,读着顺口就不错了。

最后是店名。

陆遥提着笔,久久难下。

他很纠结,纠结于继续做装修公司,还是换成侦探社。

陆家不靠招牌揽客,口碑是上千年立下来的,又被他那个骗子爹重新唤醒,就算叫S县小吃,该进来问风水的,还是会进来。

思前想后,陆遥提笔写下四个大字。

夕阳西下,忙活了一天的陆遥把晾干的黑板挂好,拖着疲惫的身子关上店门,就在铺子里,抱着貔貅就地睡去。

……

门楼子那儿走来一个人,神色抑郁满心忧思。

他沿着小巷,走到友人嘴里那家神乎其神的风水铺子。

古玩街74号。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居然连这家店的店名都不知道。

于是他抬头,就着余晖张嘴默念。

“怪谈沙龙?”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