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云谷站寄存店

云谷站寄存店

矢衍 著

连载中免费

寄存店。不问东西,存限十年。他。过了好多年依然在寄存店。她。第一次见他,却信了他的“鬼话”,开始活在鬼话连篇的世界。它。一只总是摇尾巴的狗。这里,云谷站寄存店。

2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4

免费阅读
作者叫矢衍的小说是《云谷站寄存店》,《云谷站寄存店》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目前,《云谷站寄存店》已经更新了21万字,目前该小说的状态是连载中••,最近更新了章节“第八十六章 无吟茶旅社”。讲述的是关于“生死大爱,专情,契约,神秘文化”的故事,喜欢现代言情小说的读者朋友们不要错过这本优秀的小说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拜读“第一章 朝西三合院”。小说的内容是“寄存店。不问东西,存限十年。他。过了好多年依然在寄存店。她。第一次见他,却信了他的“鬼话”,开始活在鬼话连篇的世界。它。一只总是摇尾巴的狗。这里,云谷站寄存店。”。
《云谷站寄存店》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姜祁走到杨树下,蹲下来摸着柴米的脑袋。院子朝西,所见天边染着一片红,太阳的余光慢慢隐藏在云后。皮肤能感受到温度一点点得下降,院子里的杨树叶子满树得摇曳着。映着远处余霞的杨树叶子刷着大片的红。

不到几分钟,整个太阳落下,只留远处天边一线红还不肯褪下。找了一把椅子,姜祁坐到六叔旁边。听着背后风扫过杨树,整个树的叶子便飒飒得响着。

“你知道,这是什么树吗?”老板不曾扭头,只是目视着院子口。

“杨树啊,路口店老板告诉我……”差点把杨树不吉利的话也说了出来。六叔下面却接了话。

“哦,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这树种在院子里有‘鬼打手’的说法”姜祁向左看着六叔,“特别是来风了,你听那树叶摩擦的声音是不是挺像鬼打手的。”

好好的傍晚有余霞有清风,六叔一句鬼打手让姜祁背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面店那老板特喜欢将咱们店的故事,来人了便将寄存店的风水。他也跟你说了我这宅子风水不吉利吧。”说完,六叔也扭头看向姜祁,对上的视线让姜祁慌了神。

偷偷低下头咽了口水“他说咱们店的院子朝西是‘开鬼门’”。

“你不怕,还答应在这儿工作?”六叔饶有趣味的看着姜祁,想知道她的答案。

姜祁能这么爽快得答应留下来工作的确是让六叔感到放心许多。这么多年等下来,终于等到。他想去了解她,了解这个叫做姜祁的女人。

“我从小就不怕鬼神,我奶奶说人死了就各归天命了,鬼神有鬼神的世界,他们不会来扰人。她还说那些鬼上身的都是假的,不用怕。”姜祁手捧着下巴,胳膊肘拄在腿上。

这家寄存店听上去邪乎,但实在得却让姜祁感觉到亲切,关于这里的一切都好像有着许多的故事,从第一天被柴米带进这家店,她知道,她已经被这家店吸引了。

“要是我这真像面店老板说的是开鬼门,做的是鬼神的买卖你也不怕?”六叔笑着,曾经顼儿也是不怕鬼神的。

姜祁睁大了眼,一副认真模样“我一开始还怕你这做的是黑道的生意,有什么生意比杀人放火还恐怖?就算你这来的都是鬼神,我又没害过人,还怕这些鬼神伤了我啊?”姜祁从衣领里掏出一块玉,“这是我妈帮我买的玉,说能辟邪保平安,真有鬼,我也不怕。”

六叔看着姜祁认真的模样“但愿你没说大话。”。

“你该不会真做鬼神的买卖吧?”看着六叔脸,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有淡淡的笑。

“我如果说是,你会不会就留离开了。”

姜祁咽了口水“你该不会来真的吧,做什么生意?该不会给冤魂超度吧?我看见电影里那些神婆给冤魂超度的都没一个好下场。”

想到电影里神婆接触鬼灵的样子姜祁立马打了一个寒颤。

“哈哈哈……”没想到,老板笑出了声“你这想象力真丰富,你放心,就算有鬼神的交易,我做老板的也得保护着你。”

唉,阿叔他说保护我,姜祁的脸一下就烧红了。“谁要你保护,我可不怕鬼神。”姜祁小声嘟囔着。

风慢慢得拍打着杨树叶子,不断摩擦出飒飒的声响,树下六叔和姜祁趁着凉,第一天工作便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的早上,一股豆浆烹煮好的香味顺着门缝挤进了房间。嗯对,还有油条。等等!还有小萝卜咸菜。

似梦非梦中,姜祁伸了个懒腰,只闻得那豆浆油条的味道更加浓郁,揉了揉糊糊的眼睛,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来,只能透过窗帘缝看到窗外已经是大亮。

在寄存店“宿舍”休息的第一个晚上,姜祁已经决定了死活也得留下来。虽然对床不是那么讲究,有个地方睡就好,但在寄存店的第一夜竟睡得十分安稳,床比宾馆的还要舒适。也不知道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还是床太过于舒适,姜祁沾床就睡。

这天早上,全身都像被放了水的海绵,一阵子轻松。洗漱拾掇好,打开了门,也不用循着香味找过去,厨房就在房间门旁边。

六叔换了身淡灰色的棉麻短袖和藏蓝的收腿麻裤,脚上踩着一双打着针脚的老布鞋。

“早。”姜祁推开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桌上满满的早饭,原来除了豆浆还有一碗小米粥,旁边的酱菜也有酱黄瓜和咸菜。

“早,昨晚睡得还好吗?”六叔盛了一小碗小米粥送到姜祁身前。“早上起来喝点粥暖暖胃再吃点别的。”

看着少言的六叔却也挺会照顾人的,姜祁被这早晨的温暖瞬间暖了整个身子,更别说是一个胃了“啊……谢谢啦,哦昨晚,睡得挺好的。”

六叔只是扬扬嘴角,开始喝粥,夹着小菜,不发一言,旁边的柴米也只是蹲坐在桌子一旁,空气被尴尬的气氛快要冻炸,姜祁拿起勺子小心得舀着米粥,送到嘴里去还是发出“滋噜”。

该淑女的时候没把持住,真的让人挺崩溃的……

“当家一样就好,不用刻意得把自己弄得不舒服。”六叔把着勺柄,送了一口粥进嘴里。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吃饭都没声音”,姜祁瘪着嘴“小时候我妈总管着我吃饭要淑女,长大了,没注意养出习惯,到你这都丢了面子。”

“你要是想重新养这习惯,我也可以像你妈一样管着你。”

姜祁白了一个眼回去,接着秃噜一口喝下一大口粥。

吃完早饭,工作时间也就到了,姜祁拿着扫帚每个房间挨个打扫着,难得早上这么好的天气却没有客人,心想着打扫完六叔的房间也就能坐下打个盹。在六叔房间转角突然闪起了红光,姜祁抬头一看,原来是西厢房后面隔间的门上亮起了灯。

那等看上去有些年份,灯丝还是很粗的那种,灯罩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看的出来有人是在定期打扫。“汪!汪汪汪!”,一旁的柴米扬着脑袋看来一眼亮起的灯,一边叫着一边跑向六叔。

“门框上的灯亮了,柴米这才叫起来的。”姜祁握着扫把看向六叔。

“来生意了。”六叔站起来,皱着眉。

姜祁走到院口四处张望也没见一个人影“阿叔,没人来啊。”

“你昨天说你不怕鬼神,是不是真的?”六叔安抚着柴米,望着姜祁说着。突然转到昨天的话题,姜祁预感接下来不会是什么好事发生。

“鬼神之说本来就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你昨天说当老板的会保护我的。”最后几个字,姜祁自己也越说越没底气。

看着姜祁说着低下了头,六叔笑着说:“好,那我们就去做生意。”

“啊?”,姜祁抬起头,又回望了一下院口,依旧没人,再转回头来看,六叔已经走到了亮灯的那扇门口,柴米就跟在他身后。

一把铜制钥匙从口袋里被阿叔拿出来,虽然站得不是很近,姜祁依稀能看到在钥匙手柄上的花纹与门上那花旗锁的纹饰相同。

眼看着钥匙进了锁眼,轻轻一转,锁便开了。随后六叔推门打开内间,与其他房间差别开来,这间房间没有一丝亮光,姜祁点着脚伸长脖子往房间里头望去,确实一片漆黑什么都瞅不着。

收好钥匙,六叔向屋内走进去,柴米摇着尾巴紧巴巴得跟着。“跟我走。”在听到六叔的声音,已经看不见六叔的影子,门口照进房间的光也只在一米处暗了下来,姜祁退后了两步,里面黑得不见人影,往前走了几步,姜祁便伸手开始探路。“阿叔,灯的开关在哪里啊?”

“你把门关上,灯就能亮了。”六叔的声音从右前方发出来。姜祁背着手关了木门,手摸索着向前走去。周身的温度像是进了地窖一般,瞬间低了几度。

“门关了,灯在哪儿啊?”话刚结束,眼前的路突然亮了。而出现在姜祁先前的并不是一间房间,只是一条窄窄的过道,墙是用石砖搭成的,一整块完整的石砖压在两旁的墙壁上构成了顶部,整个过道可同时过两个人。

姜祁感觉到心脏在心窝里开始不安分跳动,过道也不算长,四米左右可以见低,一盏黄色灯罩的发电式灯让姜祁一下子感觉自己来到了民国时期的特务机构。

“阿叔,你在哪儿啊?”捂着胸口,咽了口水,姜祁快速得走着。

“你顺着路过来就好。”六叔的声音仿佛就在旁边,却被一堵堵墙隔开。

顺着过道尽头转过一面墙,只是两米的距离一张老式梨花木桌横摆在转角,桌上摆着一盆干枯的盆景,随着人走过木桌,枝丫便轻轻地震动。再顺着木桌转个弯姜祁的视野才开阔起来,露出将近三十米的空间,姜祁多向前移了两步,整间屋子的面貌才完整露出来。

房间的光都是灰暗的黄色光,从老式的发电式灯座中微弱的透出来,只有房间中间桌子上的一盏铜制灯罩下发出明亮的光。六叔就坐在桌子的一侧,目视着姜祁。

“我,我没想得到,寄存店,西厢房的空间这么大。”姜祁转着圈仔细得观察着房间。

“这就是寄存店的交易间,你看到的空间不属于寄存店,也属于寄存店。”六叔轻轻握拳,胳膊搭在椅子扶手上。

这个六叔口中所谓的“交易间”四壁只有发电式灯座,整个空间中间除了一张木桌除了两张椅子对立放在木桌两侧,就只有一台木柜立在六叔身后,上面摆着一塌纸,几只毛笔躺在墨盒上。

“什么叫做属于寄存店又不属于寄存店,我看你这就是非法建筑。”

“你看到的只是交易间,隔壁还有寄存存放室。”顺着六叔手指的方向,姜祁才发现,在交易室的墙隔壁还别有洞天,空间更加大,里面有三台置物架和东厢房的置物架相同只是更大一些,除此之外,在右手边竟然还有一个楼梯可以直通向下,这间交易是间尽然有楼下第二层!

姜祁盯着眼前一切,不敢相信这些居然真的建在一间三合院里。

“你这分明就是违章建筑啊。”

“你自己站到院子外头去看,我这院子到底是不是违章的。”六叔只是意味深长得笑着看向姜祁。

对于这个房间的空间姜祁的有很大的疑心,刚才进门到现在,并没有下坡的感觉,所以这里也不可能是地下空间,可是这间三合院不可能这么大。

按照原路,姜祁走出交易间,特地跑出寄存店的院子,特地往西厢房的后方跑去,整个西厢房看上去加起来不过六十平,减去六叔的卧室,这间交易间不可能像刚才看到的那么大!

姜祁摇着头,这些都不可能,别说多件一间交易间,就是多建一间类似姜祁的卧室都不可能。一定是位置搞错了,随后,姜祁又围着整个三合院观察了一圈,发现整个院子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妥,那么刚才走进交易间到底是在哪?刚才进门后,并没有走向任何楼梯,所以交易间也不可能在底下一楼。

抱着疑问,心脏似乎要跳出来,咽了唾沫,姜祁再次推开了交易间的门,走进黑暗。

“看完了?我这院子不是违章建筑吧。”六叔从椅子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走进姜祁。

“不可能,你这房间大小加起来少说也有七八十平,又在西厢房的背后,可我绕着院子走了一圈也没看到任何多出来的房子。”姜祁继续看着偌大的交易间,找寻着任何出错的地方。

“我这是寄存店,不问东西,存限十年,自然也有鬼神的生意。”,话刚说完,姜祁一个腿软,刚要跌倒便被六叔扶到了椅子上“做鬼神的交易,可不能在这大白天,平常房子底下,你现在和我呆的地方就是阴阳的界线点,你我看不到,却身在其中。”

“你说的是做鬼神的交易。”姜祁虽然不怕鬼神,看到了这房子奇景和听完六叔的话,一下子慌出了神。

六叔走到姜祁椅子身后,手握在椅背上,“对,我这不仅做活人交易,更收鬼神的生意,你之前不是说店里收益少吗,因为那点生意根本不值得我在乎。”

姜祁一下子听傻了,一个湿漉漉的东西突然摩擦着手指把她吓了一跳,退后了几步。

低头一看,才发现是柴米正晃着尾巴歪着脑袋看着她。

“你昨天说自己不怕鬼神,现在看来,跟事实倒有些出入,你要是怕了。今天就可以辞职,这两天的工资我一分不少你。”旁边的柴米突然叫了一声,六叔拍了拍它的脑袋继续说,“我这儿的生意不分客人,你如果怕,那你就没办法工作,我也就没理由留你。”

姜祁呆了一阵子,回了神,“你这只是和鬼神做生意?”

“顾客都有所不一,鬼神,正常人,边界人。和鬼神做生意之只交涉于寄存。”六叔坐回椅子上。“你要是怕了,你现在就可以离开,等下客人来了,你就不能走了。”

“我不走,我既然来这里工作了,就没什么怕的,我行的正坐得直,要是我真出什么事变成鬼就找你。”不自觉的,姜祁感觉到自己的腿已经抖成了筛子。

六叔笑着“柴米,去引客人进来吧。”

姜祁吓得站了起来,不自觉躲在六叔的椅子后面。而柴米向交易间的内阁走去,在楼梯口叫了两声便摇着尾巴踏着小步子回来,而在它的身后,一把黑色古式油纸伞渐渐撑开,悬浮在空气中,跟着柴米慢慢地靠近桌子。

姜祁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冰冻了一样,脚不自觉得麻在哪里,手也不听使唤在抖,只能扯着衣服的边角。

柴米边走不时往后看看悬浮的油纸伞。到了椅子旁,便趴下如同平常一样盯着六叔。

那把油纸伞离桌子越靠越近,一股寒气也慢慢地再靠近,最终稳定了下来,不再飘动。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