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汉末沉浮记

汉末沉浮记

何子易 著

完本免费

几个后世新兵,在观星之时,被神秘的八色流星带入到了东汉末年,重新投胎转世,成为真正的古人。然而自带的莫名宿慧,必不叫他们碌碌无为一生,泯然于众。东汉末年,朝政日下,全国纷乱不断,叛乱四起。堂堂大汉已至风雨飘摇之际。看乱入的宿慧之人,会给将要到来的三国乱世,带来怎样不一般的变化。

7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16

免费阅读
作者叫何子易的小说是《汉末沉浮记》,《汉末沉浮记》是一本历史小说,目前,《汉末沉浮记》已经更新了76万字,目前该小说的状态是连载中••,最近更新了章节“第二百五十章 孙策北伐”。讲述的是关于“勇猛,孤儿,争霸流,位面”的故事,喜欢历史小说的读者朋友们不要错过这本优秀的小说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拜读“第二章 太平道教”。小说的内容是“几个后世新兵,在观星之时,被神秘的八色流星带入到了东汉末年,重新投胎转世,成为真正的古人。然而自带的莫名宿慧,必不叫他们碌碌无为一生,泯然于众。东汉末年,朝政日下,全国纷乱不断,叛乱四起。堂堂大汉已至风雨飘摇之际。看乱入的宿慧之人,会给将要到来的三国乱世,带来怎样不一般的变化。”。
《汉末沉浮记》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李固呆呆的望着李怀,问道:“叔父,现在怎么办?”

先前还能免力作战的平乱军,此时见到后路已失,全都惊慌失措,士气全无。若非其中近半全是李氏一族的私兵,忠心度颇高,早就一哄而散了。现在全都瞧向族长李怀的态度若何,是战还是降。

李怀满面的苦涩之感,自六年前的漠北战败,一直想着如何起复,本以为此次太平道之乱,必会成为自已的起复之机,没想到又一次战败了啊。前一次战败,好歹对手也是一方的霸主。今次之败却是败得不明不白了,就连对手是谁都不知,看来自己也是时候彻底不问军伍之事了。

李怀轻声说道:“固儿,李氏一族全失,罪责尽在于叔父。也不知破庄之人会如何对待我李氏,我身为一族之长,必需承担我该承担之责。而你还尚且年青,虽出身于庶子,但我李氏青年一辈还无人能够及得上你。所以你将肩负着我襄国李氏复兴之责,万不可折损在此地。乘贼人未至,你速速离去吧。”

李固不禁泣道:“叔父……我们还是四百余人,至少还有一战之力,不可就此放弃啊。”

李怀摇摇头道:“不行,我李氏全族百余口,现全在贼人的手中,万不可激怒了贼人。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身为族长,就不可放弃他们。”

李固又劝说了一会,直到李怀发怒,李固方才含泪领着数骑向南方逃去。其他四百余人见了,纷纷舌躁起来,意欲也乘夜逃走。

李怀令人叫道:“叛乱之民皆是我襄国县之人,只要弃械投降,对方必不会责难。若是乘黑逃离,说不定会碰到对方暗伏,而意外伤亡。反不如就地等候,听凭发落。”

平乱军细细思量后,认为此言可信,于是依令全军席地而坐,兵械盔甲置于地,静候贼人的首领前来。

罗培领军在后见到李怀下令全军弃械静坐,又惊又喜,却又顾及李怀昔日的威名,不敢放肆,只是派人前往李氏庄院方向打探与报信。

又过个两刻时左右,只见李氏庄院方向来了百余个头裹黄巾的乱民,与李氏的两个族人。当前大步而行的一人,是个二十初头的青年,方面阔口,浓眉剑目,腮下一袭络腮卷胡。

青年抱拳遥遥的说道:“李氏族长,在下汉中成固人付薪,今日能与武安君后人一较军征,我心幸甚。”

李怀强自站起,表不改色的说道:“老夫今日惨败,愧为武安君后人,死后亦无颜去见武安君之面。不过阁下如此的才华,却甘心为贼,却是教人大失所望啊。”

付薪也不恼怒,笑道:“此世有你等世族世阀在位,哪里能有我等这寒士的出路。”

李怀不禁语塞,思道:若是在汉初之时,反而是寒士较为吃香,豪族却需遭难。到了汉末,一切都改了过来罢了。

李怀拱手说道:“败军之将不敢言勇,不知付头领要如何对待我李氏一族,与在场的这数百兵卒?”

付新笑道:“破庄之时只是死了几个贵庄的仆役,李氏族人一人未死。不信的话,贵家有两位族人在此,李族人大可一问便知。”

李怀转头看向两个嫡传族人,那两人连连点头称是,也叫道:“族长,降了吧。”

付薪又道:“只要李族长愿意就此投降,付某答应,李氏的一草一木都不会有失。并答应你李氏还可以保留少许的兵械用来自保。至于其他兵卒,有愿意投靠我太平道的,付某欢迎之至。不愿投靠的,只要回到乡间静心等待太平之世的到来,付某也一概不究。”

付薪话音刚落,数百平乱军立时欢呼起来,大叫万岁,人人都喜不自禁。李怀不由苦笑,自言一出,就是有心背水一战,怕都不成了。李怀只得双手一摊,说道:“那就都降了吧。”想想后,又加了一句,“若我李德信尚是朝庭官员,必不会为了族人而轻易降你的。”

付薪知道李怀这是死撑着架子不倒,也只能在旁随口奉承了几句,再命人收拾场中散落的兵械。

李怀望着大都是手持长竹木棍的太平道叛贼,问道:“不知付头领今夜出动了多少人马来围攻老夫?”

付薪笑道:“付某手里有一千三百多人。不过……参战的青壮只有四百余人,其他在四方点火呐喊的都是些老弱妇孺。”

李怀惊道:“不可能。四百余人只能够在先前伏击老夫,却不能分兵快速的攻下我李氏庄院。”

付薪笑道:“确实是不能,在下起初也从未想过凭手中未练之兵就攻破贵庄。本来只是想伏击李族长一次,驱走便是。但李族长中箭后便弃了后军而走,又被我城中之兵拖住的脚程。于是在下取了后军的衣甲,绕道直奔贵庄,并以诈言哄开了庄门,这才攻下了贵庄。”

李怀悔恨的连连摇头,叹道:“唉,此战若是由李固来统军,事情就不会落得全败的下场了。”

付薪笑道:“水无常形,兵无常势。用兵之法,当存乎于一心。若是他人统军,在下将又是另一番对策了。”李怀听后终是拜伏。

付薪再次来到了襄国县城,罗方依小儿罗培之言,大方的将县中之事全权渡让,付薪终于掌控了这一县之地的军政大权了。

第二日一早,付薪便传令四散乡里的太平道教众齐聚县城,并收拢全县的兵械甲杖组建军队,共得两千之众。其中有千人拥有兵械,其他千人斩木为兵,作后军的运粮民壮。又抄集被罗方所杀的豪族之家所存钱粮,购买布匹制作军衣与旗帜。其他的一概不动,与襄国县之民众秋毫无犯,不几日便已得了整个襄国县之民心。

付薪又亲自一连数日的连续操练,麾下的两千兵卒总算是有了一点样子。至少是懂得一些旗鼓的变化,与前进、后退、转向的方法,不再是混乱的一团糟。付薪估摸着,差不多可以出兵征战了,不能干等着汉室大军的讨伐。

这日,付薪与成章、罗方、罗方的三子罗定、罗至、罗培,还有陶升的部将,襄国太平道护教军头目胡匡、革七等人在县衙议事。

罗方说道:“付头领,老夫依你之令开官仓救济贫困,虽说得了襄国之民心,但我军手中只余半月之粮,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胡匡也插言说道:“是呀,付头领,你说现在正是初春,不能向百姓们征税,却又不能动襄国县的其他豪族。现在只有半月之粮,我们日后拿什么来养军啊?”

付薪轻声按抚道:“诸位还请放心,付某心中自有计较。罗培,是否有邯郸、巨鹿、常山等地的消息了?”

罗培立起应道:“今早正好有消息传来,尚未禀报给头领。大贤良师得知事败后,立即在巨鹿起事,现正在率众围攻巨鹿郡的各个县城。常山方向的我教大方张牛角已然率先一步攻破了常山郡治YS县,现正在攻略常山其他各地。赵国方面,北面的中丘县与柏人县也被我教的头领团团围困住,不日便可破城。唯有南面的易阳县头领提前被杀,教众们已然转向了巨鹿郡,投靠大贤良师去了。至于邯郸城,赵王与赵相并无出兵之意,只是固守等待援军。至于雒阳汉庭方面的消息,因为距离过远,消息未知。不知汉庭会派何人为将,征讨冀州。”

付薪敲着身前的案几说道:“原想乘邯郸出兵巨鹿,我等乘虚而下,没想到赵相如此的胆怯。他既不出兵,那我就主动迎上去。”

成章急劝道:“大兄,小弟虽不知兵,却也知晓邯郸城高池险,而我军虽有两千之众,但兵不识战,粮草不济,去了邯郸恐有败际之忧。还望大兄不要轻出襄国。”

付薪笑道:“放心,邯郸无胆,我们便可先大大方方的攻取易阳,以战练兵,顺便取易阳之粮就食。”

计议已定,付薪决定第二日一早便出征易阳县,留罗方守卫襄国县。罗方本是当地的太平道执事,最为熟知襄国之事,自然是留守的最好人员。

付薪告戒罗方道:“襄国之豪族稍稍压迫无妨事,却不可压迫过甚,不然恐有反复。若是全杀了又会对我太平道之大事不利,所以对待他们还需谨慎小心一点。”

罗方连连点头称是,可是第二日一早,便见襄国县的十数家豪族,各自运送了五百石粮食前来,说是奉罗方之命前来送大军出征。这让付薪眉头直皱,生怕自已走后罗方又会起什么心思。直到罗方连连保证,付薪这才满心不安的统兵离去。

不过罗方此举让付薪又有了近六千石的粮食,可供大军食用三月之久,这倒不是一件纯坏事。可以让付薪从容不迫的攻略易阳与邯郸了。就算是再召收一倍的兵马,在粮食方面的压力也不是太大。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