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仙侠 → 神话之末

神话之末

龙合 著

完本免费

神话时代莫名结束,众神一夜之间诡异消失。九州菁英尽失,亿亿万生灵失去庇护,挣扎求生,呜呼哀鸣,天地悲痛。无数妖魔乘机作乱,疯狂猖獗,九州哀鸿遍野。失去了众神,天地就失去了主心骨,好在神的部下没有全部消失,他们肩负神的使命,维持九州的秩序,在九州游走,扫荡着作乱的妖魔。因此,天地勉强维持着平衡,不至于生灵涂炭。在这个天庭初建,宗门林立的岁月,一个少年识海藏神物,踏上修炼之路。筑基、练气、金丹、炼法……斩妖除魔,一步一步走上巅峰,重定仙凡秩序。

10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5

免费阅读
小说《神话之末》是小说作家“龙合”的网络小说作品,《神话之末》属于仙侠类型作品,喜欢《神话之末》的朋友不容错过,小说标签为“坚毅,孤儿,练功流,位面”,目前已经更新了100万字。《神话之末》开篇讲述的是“第一章 深夜修炼”,最近更新了一章“第四百五十章 碎片到手”,讲述的内容是“神话时代莫名结束,众神一夜之间诡异消失。九州菁英尽失,亿亿万生灵失去庇护,挣扎求生,呜呼哀鸣,天地悲痛。无数妖魔乘机作乱,疯狂猖獗,九州哀鸿遍野。失去了众神,天地就失去了主心骨,好在神的部下没有全部消失,他们肩负神的使命,维持九州的秩序,在九州游走,扫荡着作乱的妖魔。因此,天地勉强维持着平衡,不至于生灵涂炭。在这个天庭初建,宗门林立的岁月,一个少年识海藏神物,踏上修炼之路。筑基、练气、金丹、炼法……斩妖除魔,一步一步走上巅峰,重定仙凡秩序。”。
《神话之末》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界神山。

众长老飞到山脚就停下了,整理了一下衣服,神色肃穆,步行上山,以示对界神的尊重。

虽是步行,众长老施展法术,缩地成寸,速度也不慢,很快来到了半山腰。

“嗡……”

正上方的界晕突然泛起了一点波纹,两个全身黝黑,矮小干瘪的身影突兀出现,就好似凭空凝聚出来的一样。

身影大体是个人类的样子,手长脚长,宛如枯树成精。

长老们肃然立定。

姚建拱手道:“见过神之子,我等收到可靠消息,将有三级兽潮入侵蒲扬界,神门设下的‘门’被凶兽破坏,只能上山触碰‘试金石’,不是故意亵渎父神大人!”

生灵们生存在蒲扬界,自然称界神为“父神”。

这两个怪异的生灵,由界神创造,负责蒲扬界雨水丰收,弥补本界天道不足,九州称为“土著”,原住民们称为“神之子”。

“吱吱……”

土著上下打量了众人,示意和众人一同上山。

很快,山顶亮起刺目的金色光芒。

界神山整个界最高,加上蒲扬界现在是白天,倒也没有人注意到一幕。

事情结束,长老们化虹离开,返回各自的村落,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做准备了。

森林里。

陈彦终于从愣神状态转醒,剧痛侵袭,心情说不上愤怒还是惊恐,或者两者都有,除此之外,更有一丝茫然不解。

“我居然被一个筑基境的修者砍掉了手臂!筑基境!区区筑基境!”

陈彦的脸色陡然狰狞,完好的左手猛的扬起,法力涌出,化为十丈大小的手掌,遮天蔽日的拍向王定州。

急火攻心之下,他也顾不得一掌下去会不会打死王定州了。

“唔……”

法力一动,体内的异种力量趁势袭向心脉,剧痛之下,法力松懈,十丈大手骤然缩小了一半。

陈彦怒气更胜。

王定州真气转动,飞快的窜出了十几丈。

“轰……”

手掌落下,地面轰然爆炸,碎石激射,打得附近的植被扑簌作响,成片成片的瘫倒。

陈彦怒吼道:“王定州,你不要跑,给我过来!”

左手一伸,法力显化的大手横跨十丈远,抓向王定州。

“嘿嘿……”

王定州速度不减,灵活的在植被间跳动,同时运转心法,恢复法力。

他的心里懊恼不已:“大意了!真的大意了!只顾着想着法术的问题,却忘了逃跑,这下好了,想跑都难了!”

姚峰闷声不响的背着弓箭飞入森林。

“咻……咻……”

箭矢破空,两道精钢箭矢一左一右,射向陈彦的双眼。

“滚!”

陈彦一声怒喝,法力水波一样荡漾开,把箭矢绞碎。

“轰……”

法力大手狠狠的拍在一株大树上,碎屑飘飞。

碎屑覆盖的范围极广,差点打中王定州。

陈彦怒吼不断,体内的异种力量锐利古怪,一旦动用法力,体内就会发生错乱,极难施展出法术来,不然的话,早就把王定州劈碎了。

一颗指头大的石子飞射,王定州躲避不及。

“噗……”

石子击中王定州的腹部,一声闷响,贯穿而过,带走了大片的肌肉。

王定州捂着伤口,心念一动,伤口血液停流,肌肉发芽生长,眨眼间伤势恢复,接着往前跑。

由于被命中,王定州短暂的停住了一会儿,就是这短短的片刻功夫,陈彦追上了王定州,一脚踹在他的左肩肩头。

“咔嚓……”

肩膀的骨头脆响,半边身子的骨头尽碎,陈彦的法力冲入王定州体内,肆意的破坏着他的内脏和经脉。

王定州打着旋的飞了起来,重重落在十丈外,鲜血喷洒,再也动弹不得。

“嘿!”

王定州勉强撑着,苦笑不已。

陈彦张狂的大笑着,高高跃起,抬手劈向王定州面门。

“完了……”

劲风扑面,吹得王定州长发飞扬,心头一寒。

“住手!”

天空响起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一个人影从天而降,挡在王定州身前,一手抓住了陈彦的左手。

陈彦左手好似被铁箍锁住,奔涌的法力也如泥牛入海。

姚建皱眉道:“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们各自回村的吗?怎么动起手来了?下手这么重,你是要杀人吗?你的手怎么了?”

姚建看到陈彦右臂空荡荡的,颇为疑惑。

“小彦!”

陈磊落在陈彦身边,慌乱的看着他的右肩:“你这是怎么了?谁砍断了你的手臂?这是……”

断一臂,对于炼气境的修者而言并不是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势,找回断手续上就是了,是以陈磊愤怒之余不失理智,检查了一下他伤口,大吃一惊。

“……这伤!这法力……这是……”

陈磊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神色闪烁不定,又是惊恐又是不解。

“怎么回事?残留的法力性质极高,绝非寻常修者可以掌握的,难道小彦招惹了某个仙门的弟子不成?怎么会这样……蒲扬界区区一个小界,怎么会有上仙降临……”

陈彦有了靠山,当即哭丧着脸道:“我的手被王定州砍断了!他偷袭我,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王定州?”

陈磊讶然,唯有姚建看得出来,他这是松了一口气。

陈磊细看之下,果然发现王定州有了极大的不同,体内居然有法力转动!

陈磊一头雾水,更加疑惑了:“法力?王定州什么时候拥有了法力?他不是刚刚筑基圆满吗?哪儿有这么快的?最重要的是,他从哪里学到的高级功法?”

姚建也发现了王定州体内奔涌的力量。

“这小子……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居然没有发现……莫非……”

姚建不动声色,转身对王定州道:“定州,事情什么样子的,详细给我说出来,有我在这里,谁也不能冤枉了你,不过要是错误在你,我也绝不客气!”

“是!”

王定州拱手:“长老你走了以后,陈彦动手说要教训我,并且施展法术限制了我的行动。他的道行比我高三个境界,我哪里会是对手?无奈之下,我只能先示之以弱,再以法术转移他的注意力借此脱逃!没成想他学艺不精,被我斩断了一只手,叫嚷着要杀我!”

陈彦气急:“你放屁!明明是你杀我不成反被我追杀!”

“你放屁!”

姚峰气冲冲的跑过来,指着陈彦的鼻子道:“你还有脸说?你什么道行,我兄弟什么道行?他会去杀你吗?”

陈彦气的直翻白眼:“他是没能杀得了我!我倒要问问他修炼什么邪门法术,区区筑基境道行,何以斩断我炼气贯通的手臂。”

说到后半句,陈彦难掩贪婪。

这事换了谁都好奇。

陈磊也道:“姚老哥,小彦说的极是,还请你给我一个交代。”

姚建笑盈盈的道:“交代?你们要什么交代?把定州交给你们?还是把定州修炼的功法交给你们?”

“额……”

姚建的话过于直白,愣把陈磊噎住了,半晌,陈磊干笑道:“姚老哥说的哪里话,眼下兽潮将近,小孩子打闹只是小事,不过……”

姚建道:“没有不过,炼气境的被筑基境的揍了,换了我早就离开了。”

“额……”

陈磊的表情阴晴不定,一会儿才笑道:“罢了,孩子打闹就让孩子们自己解决,我却好奇定州修炼的什么法门……”

说着,陈磊皱起了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姚老哥,定州的法门,绝对是仙门才有的无上法诀。

你看啊,小彦这孩子修炼的是仙门入门法诀,本就比咱们界古老相传的功法强了无数倍了,却也挡不住定州的攻击,可想而知他的功法得是多么高级的了。

我记得李成当年可没有带回类似的功法啊,莫不是他偷学的吧?若是被正主找到,对我蒲扬界可是一大灾难。”

姚建神色不变,笑道:“非也,定州所用法门,正是小成留下的,不劳你费心了。”

“哦?如此,兄弟告辞了,这几日姚老哥多多费心!”

“恩!”

姚建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陈磊一挥手,陈彦的断手飞来,替他接上,却没有动身。

姚建笑眯眯的看着“专心接手”的陈磊。

“老弟,自上次搭手,眨眼一百二十年过去,咱们忙着村子的事情,从未论道过,相请不如偶遇,不如……”

陈磊大笑着打断了姚建的话:“老哥,小弟也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

姚建大笑,慢条斯理的伸出右手往前面一送,无风无浪,平淡无常。

陈磊眼前一亮,双手画了一个圈,突然出现在姚建面前,双掌带着淡青色的光芒,拉出层层叠叠的残影,拍向姚建。

“老哥让我一招,那我就不客气了!”

姚建笑容不变,仍旧是右手前递。

不过却换了一个方向,迎上了陈磊的双手,仍旧是平淡无常,无灿烂的光芒,也无凶猛的呼啸声。

姚建的右手对上陈磊的双手,双方僵持了两个呼吸的时间。

陈磊的笑脸顿收,继而僵住,随后身子一颤,收回双手,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鲜血滴答,竟是止不住的往下落!

姚建笑道:“老弟,承让了!兽潮将临,老哥我也不给你难堪了!”

陈磊涩声道:“这就是lt;朝阳炼气诀gt;的真正威力?为何……”

姚建摇头道:“未曾修炼过神门功法的人,永远不会理解神门功法的强大,陈老弟,lt;朝阳炼气诀gt;虽是神门基础法门,却也远非蒲扬界功法可以比拟!”

“是我浅薄了!多谢老哥手下留情!”

陈磊拱拱手,带着震惊不已的陈彦化虹离开。

“呼……”

见两人终于离开,王定州松了口气,笑道:“多谢大长老了!”

姚建似笑非笑道:“臭小子,真有你的,什么时候修炼出的剑意?”

“啊?”

王定州一时懵了。

李成烙印在他脑海的“四十九式剑法”和“法术”只有他知道,姚建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哈哈……”

姚建仰天大笑,笑声中又是欣慰又是感叹,看王定州的眼神满是莫名的意味:“很好,真的很好!小峰,我先带定州离开,你自己回村!”

“啊?哦!爷爷……”

一句话没有说完,姚建已经带着王定州飞走了。

一路风驰电掣,待王定州反应过来,已经身处祖山茅草屋前了。

“臭小子!你小子真不错,不愧是王成的儿子!”

姚建拍了拍王定州的肩膀,满是赞扬。

王定州终于忍不住了:“长老,您怎么知道……”

“嘿,两百年前,你父亲王成进入剑神宗,一百年前,你父王成和母张慧回蒲扬界,带回了你,当着我们三人的面给你种下‘五行剑诀——金行四十九式’和‘起手式’,我自然知道……”

王定州暗道:“‘五行剑诀——金行四十九式’、‘起手式’?这就是四十九式剑法和法术的名字?既然有金行,是不是还有木水火土?”

“……修炼‘起手式’的第一要义,就是‘四十九式’修炼有成,拥有剑意!嘿嘿,这样的力量,我曾在你父亲身上感受到过,是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父亲?那这个功法……”

“九州之上,神功重要性不言而喻,别的不说,单是筑基功法就有天差地别,好的功法剁头挖心尚且能活,差的功法断脉段手不能续接,由此而知,金丹境、炼法境,乃至更高深的功法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越是高深的功法,越难修炼,‘四十九式’就是一门绝顶神功的入门功法,非有缘者不可修炼,你父亲是一个,你也是一个。可惜,我修炼了上百年,还是炼不出剑意!”

姚建语气沧桑,说到后半句,更是叹息不已。

越高深的功法越难修炼!

《雾海筑基诀》也好,《朝阳炼气诀》也罢,虽传自神门,比蒲扬界古老传下的功法精妙了无数倍,但是蒲灸村村民不论资质,人人可以修炼,光从这一点上讲,两门“神功”神的实在有限。

王定州道:“长老,你可知道功法全名叫什么?”

姚建摇头道:“不知道,你父亲当年不过金丹境而已,修为有限,得到的功法也不全,并没有告诉我名字。”

“啊……”

王定州又是欣喜又是失落。

喜的是自己修炼的功法居然某种绝世神功的入门法诀,失落的是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更不能一窥神功全貌。

姚建笑道:“你父亲留下了一枚玉简和一本修炼笔记,你可想看一看?”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