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皇夫我来自现代

皇夫我来自现代

小兔吃螃蟹 著

完本免费

一个现代女人死后,穿越成为女尊国的四皇女。穿越而来的现代女人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有一个夫郎,然后宠夫宠夫再宠夫!天公做美,顺带着让她披荆斩棘,步步高升做女皇。本文主宠夫,次上位。双c,一对一,高洁。日更两章,加更就三章。日更4000到6000字,全文存稿,请放心入坑。另注明:本文前期慢热,后期甜宠。男女主都属于成长型,是从陌生到熟悉然后相爱,在过程中相互扶持,互相倾心。

4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6

免费阅读
今天就为大家推荐这本说名字叫《皇夫我来自现代》,是著名网络作家“小兔吃螃蟹”的作品,属于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这本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48万字,小说标签是“甜文,美男,专情,穿越”,主要讲述的内容为“一个现代女人死后,穿越成为女尊国的四皇女。穿越而来的现代女人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有一个夫郎,然后宠夫宠夫再宠夫!天公做美,顺带着让她披荆斩棘,步步高升做女皇。本文主宠夫,次上位。双c,一对一,高洁。日更两章,加更就三章。日更4000到6000字,全文存稿,请放心入坑。另注明:本文前期慢热,后期甜宠。男女主都属于成长型,是从陌生到熟悉然后相爱,在过程中相互扶持,互相倾心。”。
《皇夫我来自现代》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舒锦文同莫兰终于走到了舒府。

四皇女府同其他皇女,还有朝中大臣的府邸,都坐落于皇城城东。

他们的位置离皇宫很近,方便于他们入宫早朝。

舒府乃是商贾之家,便是再有金银,也终归是尊卑有别。所以,他们只能住到皇城城西去。

————城西————

“公子歇歇吧,咱们这都走一个上午了。”

莫兰扶着舒锦文,一路走过来累及了。

他不懂,为何看上去好说话的四皇女会不陪公子回家。

就算四皇女她不亲自陪公子回家,那也总该给他们派辆马车送他俩一程吧!

皇女府离舒府很远,他几次和公子提议找辆马车,但是公子固执得很,偏偏要一路走回来。

于是,他们走了一上午。生生的走了这么久,才看到远处舒府的大门。

“都快到了,赶紧走吧。”

舒锦文心知自己不得景汐欢心,关于马车这事,他不怪她。

早上他本想去和景汐说,自己希望她能陪自己回家。但当他看见景汐的样子时,他便知道她丝毫没想同他一起回来。

他想,就算他开口也没什么用。

总算是走到了舒府,然而已是日上中天。

舒府守门的侍卫见着自家公子回来,她们就迎了上去。

然而她们并没有直接放舒锦文进去,还反而将他们拦了下来。

舒锦文面无表情,心底却是凄凉。

以前就算自己再不讨喜,这里也是他的家。

现在,就连回家,他都要等候通报。

“呦呵!大哥怎么自己就回来了?四殿下呢?难不成大哥是被休回来了?我们舒家可丢不起这个脸啊!”

爽朗清脆的声音自大门内传来,好一会儿才见舒锦姜自府内走出。

舒锦文虽是嫡子,但因为爹走的早,舒碧华就又娶了一房正室。

这舒锦姜,便是后来那个正室所生的女儿。

舒锦姜不喜欢她这个大哥,常常恶言相对。

后来,当她知道了舒锦文在小倌楼的事,她更是觉得这个大哥讨厌。

不守夫道的舒锦文,丢的是整个舒府的脸。舒锦姜眯着眼睛看着舒锦文,心中鄙夷。

舒锦姜一看到是舒锦文自己回来的,她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奚落他的机会。

“公子才没有被休,四殿下只是有事才没能来,你不要乱说。”

舒锦文还没说什么,莫兰已开口忍不住反驳。

“我当是谁呢,怎么?这是四皇女新纳的妾侍?你能这么快上位,也是厉害。”

莫兰没想到舒锦姜会这么说,感觉自己见不得光的小心思,就这样突然被暴露在阳光下。莫兰窘迫,一时间支支吾吾,脸涨的通红。

“看样子,你还没有爬上四皇女的床呢!那你就还是我舒家的下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下人说话了!主子没规矩,下人也一样!还不跪下!”

原来舒锦姜是在这等着自己呢!莫兰被舒锦姜这么一吼,顿时没了气焰依言跪了下去。

看莫兰这样子,舒锦姜就知道。这小厮必然还不是四皇女的人,知道这个后,她就没了顾及,嘴里的话也是毫不客气。

看着莫兰跪下,舒锦文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其实,舒锦姜也没给舒锦文说话的机会。

舒锦姜看着眼跪在那的莫兰,她的目光又看向舒锦文,她一脸傲慢的说:

“还有你!也给我跪下!母亲说了,你要是想进来,就在外面跪上两个时辰。别把你那一身的晦气带进府里!”

舒锦文心中哀戚,对这个家的感情渐渐消逝。

他只是一时没能接受,反应有些迟钝。

舒锦文跪下去的动作慢了些,这就让舒锦姜以为他不从。

舒锦姜扬起弯弯的眉毛,她给了门口那两个守门侍卫一个眼神。

两人授意走上前,她们不顾舒锦文的意愿将他生生按倒在地。

“砰”地一声,舒锦文的膝盖狠狠的磕在了地上。

好似磕碎了膝盖,舒锦文忍不住惊呼,他疼的眼中已含泪珠。

这两个守门的侍卫也不是什么好人,她们对自己府上貌美的大公子垂涎已久。

侍卫的手在接触到舒锦文的肩膀时,她们不顾舒锦文挣扎,还在他身上其他的地方摸了几把。

瘦弱如他,舒锦文哪敌得过两个壮年女子的力气。

膝盖被狠狠地压在地上的疼痛感还没有消失,钻心的疼让他连心尖都跟着打颤。

他不是不想听舒锦姜的话,不跪下。他不是不想反抗,他不是注意不到那两人不安分的手。

他无助,他挣脱不开。被人生生占了便宜的舒锦文,满是委屈。

景汐到时,远远的,她就瞧见了舒府颇是巍峨的大门前跪着的两个人影。

景汐心中一惊大步走过去,果然那两人正是今早离开的舒锦文同他的小厮莫兰。

“锦文?”

景汐见是舒锦文,她赶紧扶起跪在地上的他。

景汐也不知道他这样在这跪多久了,心疼之余又满是气愤。

今早见他时,他好不容稍稍变好的脸色,现在又变的惨白惨白的。

舒锦文那空洞的眼神,紧紧地盯着自己的鞋子,额头上满是细微的汗珠。

“锦文?”

景汐又唤了一声,挥手招呼过云烨。云烨明白过来,他赶紧从马车上拿了水袋,递给景汐。

景汐结果水袋,小心的给舒锦文喂了口水喝。

舒锦文就着景汐手上的水袋,大口大口的喝着水。

景汐一边轻轻地替他抚着后背,一边用自己都不熟悉的温柔语气对着他的说道:

“慢点,慢点,别急。”

景汐非常非常的小心,她生怕他会呛着。

“妻主。”

一口气喝了好多水的舒锦文,总算缓过了些神。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竟然是景汐。

“怎么跪在这了?”

其实,景汐已经猜到了大概。

落在舒锦文凌乱的衣衫上的眼神有些复杂,景汐蹙着眉。

景汐伸手,她的动作异常轻柔。此时,景汐正替舒锦文整理着刚刚被守门侍卫弄乱的衣衫。

景汐发现,舒锦文的衣服上面,竟然还有污黑的手印和脚印??

他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

景汐心底的怒意不断膨胀,她恨不得马上冲进舒府问个明白。

然后,让刚刚伤害舒锦文的人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但是,景汐叹气。她不能,她毕竟是初来乍到。景汐她,还不清楚这其中利弊,她什么都不懂,所以她不敢真的对他们做什么。

自从成为四皇女后,她从未如此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就是真的四皇女。

曾经的那个四皇女若还在,她定不会让她的夫郎受这样的委屈。

哎,可是她不是四皇女啊!景汐无声的又叹了口气,自己只是一抹异世幽魂,刚刚死过一次,这令她变得十分胆小怕事。

景汐没等到舒锦文说话,她就陷入了深思。

再回过神的时候,周遭一阵热闹。

“老妇不知四殿下大驾,有失远迎。快快里面请。”

这老妇人是舒锦文的母亲,舒碧华。她也是舒家现在的当家人。

舒碧华带着一群人,从府中匆匆茫茫的赶出来。

起初,听人报说是四皇女来了,她还有些不信。这不她一见外面的人,真的是四皇女,舒碧华立刻慌张起来。

舒碧华赶忙命人将舒府的门中间的那一扇打开,以示迎接最尊贵的客人。

可是,这些对景汐来说并不重要。现在的她仍旧生着气,气他们伤害舒锦文,也气自己的懦弱。

“本皇女还以为,这是舒府的礼节。烦事来舒府的,都要跪上几个时辰才能入府呢!”

“四皇女有所不知,这是我舒家家规。还请四皇女莫怪。”

爽朗而清脆的声音很好听,可语气中的傲慢无礼,以及极力掩饰的轻蔑,令人听着十分不舒服。

“你是谁?”

景汐看向说话的人,这是一个年纪在十八九岁左右的一个姑娘。这姑娘穿的是绫罗绸缎,梳的是眼下京城最流行的发髻。

这姑娘模样好,气质颇佳。一脸的高傲,带着刁蛮任性的样子。

景汐心想,上次迎亲的时候她并未见过这样的一个人。

“回四皇女,我是舒家少家主舒锦姜。”

“原来是少家主,难怪。”

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突然景汐感觉怀里的舒锦文靠着自己的身子越来越重。

她知道,他这是快要撑不住了。

不再理会其他,景汐揽着舒锦文手臂的手紧了紧,准备告辞。

不过,没想到舒锦姜又道让她入府:

“四殿下,请!”

景汐并不打算久留,甚至根本不打算入府。

她不是没看见,刚刚在自己表示不满的时候,云烨在一旁一直给她使得眼色。

景汐非常自觉的,忽视云烨的暗示。

这是她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坚持自己的想法:

“锦文他不舒服,本皇女先带他回家了。至于这省亲,只得改天。”

景汐把云烨叫过来,云烨不解的看着她。他刚刚的意思,很明显要他的主子顺舒家的意思入府小坐一会儿。

可这主子偏生的就跟看不懂一样,还叫他回去,就连带来的礼品,她都没让卸车,原封未动的如数的带回皇女府。

景汐不再说话,她带着舒锦文上了马车。云烨有些为难,但还是吩咐马车启程。

他们就这样都走了,留下舒府的人面面相觑??

一路上,坐在马车里的景汐都没有松开舒锦文。她将舒锦文,紧紧的抱在怀里。

舒锦文很疲倦,意识有些模糊。但是他仍然感觉,就这样一直窝在景汐的怀里很是不妥。

他担心这姿势,怕是会压到她。

可景汐抱的紧,他又不好挣扎。舒锦文紧绷着身体,努力的维持这个姿势,他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压到她。

“怎么了?”

察觉到了舒锦文的不自在,景汐开口问道。

她修长的手指搭在舒锦文喝了不少水,却仍然干裂的唇上,忍不住厮磨。手上的触感,令景汐如过电般感到温暖、心动又感觉到满满的心疼。

景汐按耐下自己的心绪,放低了声音轻声细语的对着怀里的男人开口:

“别想太多,好好休息,一会就到家了。”

闻言,舒锦文迷迷糊糊的真的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皇女府的新房里。

他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梦里不是母亲冷漠的脸,就是妹妹嘲讽的话。

还有那守门侍卫对他上下其手,令他害怕的样子。

舒锦文不知道今天景汐若是不去舒府,他会落个什么下场。

光是想想,都觉得可怕。不过,好在最终她还是去了。

其实,四皇女好像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可怕。

他记得,之前她在舒府说带自己回家。

也记得她在车上告诉自己,一会儿就到家了。舒锦文这才意识到,原来舒府早就不是自己的家,嫁人后皇女府才是家。

其实在皇女府的日子,比起他自小长大的舒府,不知要好过多少倍。

吃好的,穿好的,也没人来挖苦他,就是见到景汐的次数很少,他能感觉的到是景汐在有意的躲着自己。

舒锦文心里正想着,日后该如何能多亲近景汐,好改变之前留下的不好印象。就在这时,他便听到了敲门声,随后便是景汐的声音。

“锦文,我可以进来么?”

景汐一直担心舒锦文,想必他这时候也快醒了。得到舒锦文的应允,她便推门走了进来。

这还是她自娶了舒锦文后,第二次进来这个屋子。这里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