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快穿:为了活着而奋斗

快穿:为了活着而奋斗

南有锦川 著

完本免费

余淼淼不知道自己倒了什么霉,走在路上也能被人一枪崩了,她上有五十余岁的老爹要照顾,下有,呃,刚成年的自己要养,她还不想死啊啊啊啊啊!什么?可以不死?说来听听。签契约,一个积分换一天阳寿?我签,我签,我都签!从此以后,每天都为了活着而奋斗(划掉)挣积分。

4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6

免费阅读
作者叫的小说名字是《快穿:为了活着而奋斗》,故事属于科幻空间类型,作者已经更新了48个章节,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全书大概在48万字左右,讲述的故事是余淼淼不知道自己倒了什么霉,走在路上也能被人一枪崩了,她上有五十余岁的老爹要照顾,下有,呃,刚成年的自己要养,她还不想死啊啊啊啊啊!什么?可以不死?说来听听。签契约,一个积分换一天阳寿?我签,我签,我都签!从此以后,每天都为了活着而奋斗(划掉)挣积分。。
《快穿:为了活着而奋斗》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盛母下意识回头一看,一眼就看见了乖巧地站在盛父身后的余淼淼。闵秋的嘴巴和脸型都长得像她,鼻子也有一些相似,两人站在一起,就让人觉得是母女。

盛母一想到弄丢多年的女儿终于回到家了,忍不住湿了眼眶,作势就要去拉余淼淼的手,却被盛父一个不赞同的眼神阻止了。

看到盛父的眼神,她也明白不能太着急,可能会吓到余淼淼,所以只是热情地招呼余淼淼坐,给她介绍各种甜品。

“你尝尝这个,这个也很好吃的。”盛母手忙脚乱地给余淼淼这个那个的,许多甜品堆在她面前,她却来不及吃。

看着场景,盛父只能无奈地摇头,提醒盛母:“你一下哪那么多,人孩子怎么吃得完,慢慢来。”

“是是是,糊涂了,阿秋,你慢慢吃。”盛母这才收敛一点,却收不住喜悦地神情,一不留神就喊了“阿秋”,喊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表现得过于亲近了,有些忐忑地瞄了闵秋,发现她在发呆,心里说不出是如释重负,还是失落。

余淼淼走神了,她在想她的亲生父母见到她会不会也是这样,既想和她亲近,又害怕她不接受他们,讨厌他们,而小心翼翼地接触,稍稍向他们靠近一点,他们就欢喜得不得了?

余淼淼是余刻收养的,她从来没见过她的父母。说起来她和闵秋也有相似之处,她很羡慕闵秋,找到了亲生父母,也知道父母爱着她。

甩了甩头,余淼淼强行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了出去,一抬头正巧和从楼上下来的盛念秋四目相对。

一见余淼淼,盛念秋就想到中午丢人的场景,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只是想起母亲之前的嘱咐,不得不勉强自己开口问:“你怎么在这里?”

听她这话,又看她拉长了一张脸,盛父直觉有些不对劲,盛母的笑容僵在脸上,她觉得盛念秋态度很糟糕。

余淼淼倒是没想到盛念秋这么沉不住气,于是站了起来,为难地说:“盛念秋同学,你还在因为中午的事生气?”

提到中午的事,盛念秋的脸倏的变白,这件事情她没和盛父盛母说过,也不敢说。不能让余淼淼说出来。

“我没有,别提了。”

盛念秋的一再反常,让盛父盛母起了疑心,尤其是盛母想起了之前余淼淼说,她和盛念秋会相处不来,她猜想是不是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

“闵秋,发生什么事了,你和我们说,如果是念秋的不对,阿姨会教训她的。”话虽这么说,盛母却并不觉得盛念秋或者闵秋做了坏事,只是单纯觉得两个孩子之间有误会。

余淼淼不觉得现在告状是个好的选择,所以假装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阿姨,我是当事人,我说不太合适,要不您打电话问问知道这事儿的乔苓老师?”

问乔苓?盛念秋只觉不好,之前乔苓就那么偏袒余淼淼,更是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要真问乔苓,恐怕不会有什么好话,想到这里,盛念秋硬着头皮说:“爸爸妈妈,还是我说吧。”

盛父却是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说:“你也是当事人,这不太好。”说着他转过头去问余淼淼:“阿秋有老师的电话吗?”

余淼淼点头,拿出手机翻出了乔苓的电话号码,递给盛父。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盛父开着扩音和乔苓寒暄了几句,才问到正题。一听盛父是因为盛念秋的事打电话给她的,还以为盛念秋回家又告状了,当时就气不打一出来,冷言冷语的说:“盛念秋同学还真是喜欢告状啊。”

话音才落,盛父盛母相视一眼,察觉出其中的不对劲。盛父解释道:“老师您可能有些误会……”

没等盛父说完,乔苓就打断了他的话:“什么误会不误会?中午就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来跟我告状,她自以为高明地话里话外暗示我,让我觉得闵秋是个心胸狭隘,脾性不好的孩子,要不是我知道闵秋这孩子到底什么性格,说不定就被她哄住了。事实上是个什么情况呢?盛念秋推到了闵秋,闵秋还没说什么呢,她就在那里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先抽抽搭搭起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闵秋怎么她了。她问闵秋有没有事,有没有事,她自己不会看吗?猛地摔倒在地上,膝盖,手掌都破皮了,你说有事没事?她倒好走到闵秋面前假装要扶,还没扶呢,自己倒先哭两声。做的什么事儿!”

乔苓刻意没说余淼淼回的那句话,余淼淼也像没听到一样垂着脑袋数饼干上的芝麻。

倒是盛念秋被盛父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来,就慌了神,连声否认:“我没有,我不是故意推她的。”说着又要哭起来,盛父一想到她总是用这种招数,心里厌烦,低吼了一句:“把眼泪给我收回去!”盛念秋吓得梗在那里,看着盛母想要她求情,可盛母却一直在看余淼淼的手,看她伤得重不重。她心里觉得余淼淼受委屈了,对盛念秋也埋怨起来。

看着平时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爸妈,这会儿全围着余淼淼转,盛念秋更恨余淼淼了。

“还哭?觉得委屈?盛念秋,你以为装柔弱就可以欺骗所有人?你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实话告诉你,今天早上你推闵秋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当时还奇怪呢,明明人就多,你为什么非得往闵秋那边去,还假装是被人挤过去的,但我看到你向她伸手,我就明白了。我中午没说出来,看来还是太给你脸了,让你回家反省,你就是这样反省的?”

听着乔苓的话,盛父看着盛念秋的眼神越发的失望,盛念秋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否认,也不管盛父盛母还相不相信她。

出完气之后,乔苓觉得没意思,不想再说下去了,就说:“你们做家长的,要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多上点心,不然容易走歪路。我今天太心疼闵秋了,她一个乖乖巧巧的孩子,受了委屈也不知道说,忍着疼上了一上午的课,那伤我看着都疼,更别说她了。所以,我言辞可能有些激烈,还望多多包涵。”

盛父忍者怒意说:“哪里,我和她妈妈还要感谢老师对孩子的关心,否则真走歪了,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们会重视对她的教育的,打扰老师了,再见。”

“再见。”

挂断电话,盛父站起身来,瞥了站在楼梯上的盛念秋一眼,淡淡地说了句:“跟我去书房。”他的态度不像是父亲对女儿,倒像是上司对下属。

盛念秋打着哆嗦,却没办法违抗盛父的命令,扶着楼梯扶手下来,朝书房走去。

盛母看着父女俩的背影,有点担心,但是又觉得女儿确是是做错事了,父亲教育一下也没什么不对。于是放下心来,转头问起余淼淼的伤。余淼淼笑着摇摇头,说不严重,心里却觉得盛父的态度变化也太大了点,有些不对劲。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