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汉枭臣

大汉枭臣

鱼一元 著

完本免费

这一年,大汉金戈铁马,风卷残云千万里……这一年,武帝酒敬天地,遥望塞外匈奴,以剑起誓……也在这一年,李敢降世,面对的却是含恨而终的父亲,爵位被削的自己,以及重伤将死的身躯。即使如此,李敢还是感觉应该为这世界留下点什么。于是,他用上了围棋的手段……边角开局,避重就轻;积蓄力量,屠杀大龙!————  一天两更,只多不少,不切,不断更,跪求收藏和推荐。  ————  亲,我在(727046605)等着您。

2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免费阅读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名字是《大汉枭臣》,是著名网络作家鱼一元的小说作品,目前,《大汉枭臣》已经更新了25万字,属于历史类型小说,小说深受读者喜爱。小说标签为“热血,豪门,争霸流,赚钱”,讲述的是“这一年,大汉金戈铁马,风卷残云千万里……这一年,武帝酒敬天地,遥望塞外匈奴,以剑起誓……也在这一年,李敢降世,面对的却是含恨而终的父亲,爵位被削的自己,以及重伤将死的身躯。即使如此,李敢还是感觉应该为这世界留下点什么。于是,他用上了围棋的手段……边角开局,避重就轻;积蓄力量,屠杀大龙!————  一天两更,只多不少,不切,不断更,跪求收藏和推荐。  ————  亲,我在(727046605)等着您。”。
《大汉枭臣》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秘匙?”李敢惊讶的反问。

薛家千里追杀,为的是报自己击杀薛亮之仇,这郭解为的却是一把锁匙?

“嗯,”郭解感觉到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于是傲慢无比的点头,重复着刚才的说话:

“交出秘匙,留你全尸。”

全尸?李敢内心冷笑,他是一个热血军人,见惯的是马革裹尸,别说全尸,就算生死也无所畏惧。

不过,他很好奇这秘匙到底是什么,值得郭解不远千里而来,为此不惜撕破一代大侠的伪装。

心里想着,右手不由自主的在自己的胸前摸索,手中触及的是一块黑黝黝的牌子,上边雕刻着古朴的花纹。

如果说身上最有可能是秘匙的东西就是它了。

“可是此物?”李敢问道,脑海之中出现一道倩丽的身影。

此物是临行前司马婷儿所赠,那珍而重之的样子就知此物非凡。

“不是。”郭解摇头。

不是?李敢深思片刻,把自己身上的物件一一比照,却想不出比它更象秘匙的物件,于是,他干脆不白费脑力,而是直接发问:“所谓秘匙,什么特征?什么作用?”

“想弄明白再死?”郭解呵呵而笑,“可惜郭某只是受人之托,不知详情。”

“哦,”李敢哈哈大笑,“原来只是一条走狗,却在此处耀武扬威。”

说完连退几步,走到了悬崖之前。

一听郭解的口气,就知绝对不会放任自己活着离开,与其备受折磨而死,还不如自己跳下去更为干脆。

“你想怎样?!”郭解想不到形势攸变,自己所谓的掌控一切变成了笑话,于是在大声怒喝声中,身形闪动,急速向前冲去。

“怎样?”李敢边笑边退,“想我一世英雄,岂容受辱于你这贱籍之手!”

“你敢!”郭解心急如焚,眼见李敢已退到悬崖边上,就算使出浑身解数,也来不及把他留下。

“呼!”

郭解手中长剑如标枪一般,直射而出。

此刻他顾不上李敢的生死的,就算拿到尸体,也有很大的希望找到需要的东西。

“徒劳!”

李敢讥讽着,身形一转,纵身一跃,郭解的长剑“叮”的一声钉在地上,留下的只有一处破碎的衣角。

“不要!”

郭解又惊又怒,此刻的他,再也没有半点绝世高人的模样。

可惜他反应再快,还是迟了半步,待冲动悬崖之时,见到的只有一个正急速下坠的身影。

李敢满带讥笑的声音犹在半空中飘荡,“想要秘匙?来吧,李某在下边等你!”

郭解呆住了,这悬崖深不见底,李敢的这么一跳,只怕尸骨无存。

李敢死得倒也干脆,但自己呢?找不到秘匙,如何向那些人交待?

山风劲吹,冷飚飚,郭解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想着那些人的可怖手段,不由脸色铁青。

“只怕要早作打算啊......”郭解幽幽一叹。

此时的张义,感觉天都塌了,半晌才醒过神来,突然嚎叫一声“狗贼!”身形一纵,双臂怒张,向郭解抱去。

敌人太强大,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他想着的,只有同归于尽。

“滚!”郭解大喝。

他本已极度不爽,岂能再容一名小卒在此放肆?于是身形一偏,右手快如闪电一般伸出,一把抓住张义的衣领,然后顺手一带,把他扔下悬崖。

“啊!”张义发出不甘的怒吼,但随则狂笑着高呼:“小郎,等下小仆啊......”

山风凛洌,斜阳如血!

※※※

李敢坠崖而亡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长安城,一时间,反应不一。

他是长安城有名的美少年,再加上年纪轻轻却有着关内侯的显赫身份,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女子把他视为梦中情人。

所以,李敢之死,让不少深闺少女和寂寞贵妇为之悲怆凄泣。

骠骑将军府,霍去病斜躺在软榻上,左手的酒杯轻轻晃荡,赵破奴快步从外边走进来,焦急的问道:“将军,李敢之事你可知晓?”

“废话。”霍去病扬了扬他那好看的眉毛。

“如何是好?”赵破奴焦急的搓着双手。

在军中,他与李敢的感情最好,两人并肩战斗,同生共死,彼此之间已经说不清到底谁救过谁的性命更多一些。

霍去病瞟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为将之道,要临山崩而面不改色,看你惶急无措的样子,成何体统。”

赵破奴想不到他用军中的一套来教训自己,不由一愣,然后笑了笑,“属下身为先锋,要的是勇,将军剑之所指,就是我奋勇杀敌的方向,李敢身为副将,才须冷静机智。”

“副将?啧啧。”霍去病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恼怒的说道:“他已是庶人!”

赵破奴嘿嘿而笑,“庶人或者副将,只在将军的一念之间。”

“哼,”霍去病阴恻恻的冷笑,“看来你很希望与他同流合污啊?”

赵破奴一点也不怕,“希望与他一起的,何止是属下。”

“一派胡言!”霍去病狠狠的骂了一句,把酒杯一亮,怒骂道:“倒酒!”

赵破奴不以为忤,屁颠屁颠的执起酒壶,给他斟满。

霍去病一饮而尽,晃了晃酒杯,才缓缓的说道:“李敢坠崖之处,一片狼藉,但至今寻找不到他的尸首。”

赵破奴精神一振,急忙插口:“如此说来,还有生还的可能?”

“极为渺茫。”

同一时间,前丞相薛府的书房之内却是鸦雀无声,半晌之后,薛泽才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牍简,看了垂首低眉地站在一侧的儿子,满意的说道:“冷静、机敏才是处事之正道,你要紧记。”

薛锋连连点头称是。

当日他拼尽全力,结果还是被雷被逃脱,再要寻找李敢,已是不见踪迹,只得含恨而归,直到今日才知李敢已死。

急匆匆的跑过来,却被父亲晾了半天。

薛泽慢悠悠的端起茶喝了一口,才笑着问道:“你匆匆而来,可是因为李敢之事?”

“是,李敢已死,却不是孩儿亲手所杀,因而有所疑惑。”

“死于谁人之手倒是无妨。”薛泽轻皱眉头,担心的说道:“李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才是最让人忧心。”

薛锋一惊,急忙问道:“阿耶是忧心李敢还活着吗?”

“是,”薛泽点头,“李敢的勇谋兼备,是可造之才。”

薛锋大奇,急忙追问:“阿耶曾说李敢义气当先,不能谋定而后动,难成大器。”

薛泽摇头轻叹,“勇或者谋,乃是天生,但性格却是可以慢慢改变。”

薛锋瞪大了眼睛,惊呼道:“如果他还活着,那岂不是家族的大敌?”

“是,为父早已派出黑锋队,必杀此人!”

薛泽说完,慢悠悠的拿起一卷牍简认真察看,完全是一副斯文长者的模样,仿佛这句杀气腾腾的说话并不是出自他之口舌。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