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长情醉红颜

长情醉红颜

咸鱼白肚皮 著

完本免费

他本是排行第一的杀手,死后却发现自己穿越了,原本已经没有改过机会的他,决定痛改前非,前世冷酷无情,这次,必定要长情醉红颜。可却发现身边的红颜都跟十年前的动乱有着千世万缕的关系,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是命运下的棋子,还是掌控命运下棋的人……

6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免费阅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作者“咸鱼白肚皮”的小说名叫《长情醉红颜》,是历史类型的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63万字,小说非常精彩,小编亲测!小说标签为“机智,杀手,穿越”,讲述的内容是“他本是排行第一的杀手,死后却发现自己穿越了,原本已经没有改过机会的他,决定痛改前非,前世冷酷无情,这次,必定要长情醉红颜。可却发现身边的红颜都跟十年前的动乱有着千世万缕的关系,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是命运下的棋子,还是掌控命运下棋的人……”。
《长情醉红颜》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喂完驴后的李言无所事事的在柳府内闲逛,不知不觉走到了厨房,发现福伯和一个丫鬟正在筹备晚饭,而福伯却正在教导那个丫鬟做饭。

李言也没啥顾虑,就走进厨房,笑道:“福伯,您不是管家么,怎么还兼职厨师了?”

福伯憨厚的笑了笑,道:“这些年生意不景气,加上不是闹兵灾就是匪患,府里的下人也走的走散的散,到最后,会做饭的除了老朽,就没有别人了,开始还好,可这两年老朽身子骨越发不如从前了,生怕有那病倒了,府里十几张嘴就没饭吃了,这不,打算教一个徒弟。”

李言打量了一下福伯身边这个丫鬟,只见小姑娘不过十五六七的年纪,长发梳成两个包子盘在头上,说不出的乖巧可爱。

小姑娘被李言盯了一会,脸颊烦气一阵羞红,连忙施礼道:“小桃见过公子。”

李言回神,感叹好一个美人胚子,不由笑道:“想不到柳府一个小小的丫鬟都能这般漂亮,真是卧虎藏龙啊。”

小桃被李言直白是夸张羞得连头都不敢抬了,福伯倒是笑道:“可惜府里下人不够,不然倒是能安排小桃做公子的专属丫鬟。”

小桃被福伯调小,小脸都快埋到胸口了。

李言却是眼前一亮,急道:“福伯,此话当真?”

要知道,没有丫鬟的公子是不完整的,不然肾虚公子也不会找硬是找几个村姑当丫鬟了,没有丫鬟,都没脸出门了!

福伯本来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李言却较真了,只能尴尬道:“可惜小桃要替代老夫成为柳府唯一的厨师。”

李言笑道:“如果我帮柳府找一位厨师回来,是不是小桃就能成我的专属丫鬟了?”

福伯一愣,道:“可是这世道,那那么容易找到一位厨师来柳府当下人啊……”

李言得意的拍拍胸口,道:“不正是本人咯。”

福伯惊恐地看着李言,道:“啊,公子你说什么?”

李言挽起袖口,就道:“福伯,你闪开,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厨艺。”

福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李言推开,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李言居然已经有模有样地在剥鱼了,甚至比自己都要干净利落。

福伯哪里知道李言前世为了刺杀一个他国的政要,伪装成厨师,苦练了两年的厨艺,直到厨艺达到了国宴级别的水准之后才刺杀成功,所以单论厨艺,哪怕现在皇宫里的御厨来到这里,李言都不一定比不了。

“好香啊,没想到公子还有这般手艺。”

小桃偷偷的抬起头,看到李言认真的模样,想起李言直言要自己做专属丫鬟,顿时一阵小鹿乱撞,红着脸颊又飞快的埋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李言把整个柳府的晚饭都做好后,擦了檫额头的汗珠,得意道:“福伯,如何?”

福伯看着桌子上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咽了咽口水,深深得知自己绝对做不出这些菜式来。

福伯夸赞道:“都说君子远庖厨,没想到公子厨艺居然这般了得。”

“我可不敢自称什么君子,今后整个柳府的饭菜我都包了,保证把你们一个个养的白白胖胖的。”

福伯眉开眼笑道:“那真的辛苦公子了。”

“不辛苦。”李言看了看还在低着头摆弄衣角的小桃,连忙道:“那小桃……”

小桃听到李言提自己,雪白的脖子一红,福伯无奈笑道:“这个老朽可做不了主。”

李言皱眉,道:“不是吧,福伯,你刚刚可说了的,不然我那么辛苦揽下厨师这活干嘛。”

福伯无奈道:“主要是现在还肯留下来的下人都是对柳府有感情的,老朽不想强迫她们,只要小桃答应,老朽自然不会阻拦。”

李言一喜,连忙道:“小桃,那你可答应。”

小桃红着脸,根本不敢抬头,李言一阵失望,也不强求,便道:“罢了,罢了,福伯,你快吩咐人把饭菜送去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福伯才回过神,连忙走出了厨房,于是,厨房内只剩李言跟小桃两个人了。

为了缓解尴尬,李言主动开口道:“小桃,你想跟福伯学做饭啊,不如跟我学啊。”

“小桃啊,你今年多大了?”

“小桃啊,你是哪里人啊,怎么老是低着头呢,你说句话呗。”

无论李言怎么说,小桃都红着脸,把头埋在胸口,一眼不发,李言甚至感觉自己好像诱拐小女孩的怪蜀黍一样,明明自己跟小桃最多只差那么四五年而已。

一阵无奈,随着下人们一一进来把桌子上的饭菜端走后,福伯才返回厨房,拿着一副碗筷递给李言,道:“公子,不嫌弃的话跟我们一同吃吧。”

李言一笑,道:“不嫌弃不嫌弃。”

说着,就坐在福伯拉出的一张凳子上,而除了福伯之外,桌子上还有另一副碗筷,福伯喊道:“小桃,还站在那里干嘛,快过来吃饭了。”

“哦。”

小桃娇弱的应了一声,做到桌子上低着头,不敢看李言。

李言无奈笑了笑,这小丫头恐怕是自己上辈子加辈子认识的女人中最害羞的一位了,虽然这辈子自己貌似只认识柳云映一个女人……

李言饿了一天,自然是吃得不亦乐乎,可就在小桃刚刚吃下李言所做的饭菜第一口,虽然小桃低着头,凌乱的留海遮住了脸颊,可却能清楚的看见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掉落到桌面。

李言跟福伯皆是一惊,福伯连忙问道:“小桃,你怎么了?”

李言慌张道:“小桃,对不起,我……”

一时间,李言还以为之前的调戏太过份了,是自己把这个害羞的小丫头弄哭的,连忙道歉。

可小桃却哭着哭着,说道:“家…家的味道……”

李言一愣,福伯却欣喜道:“小桃,你想起自己家在哪里了么?”

只见小桃抬起头,挂着两道泪痕,摇头道:“没有,是公子做的饭,跟我记忆中家的味道是一样的……”

福伯欣慰笑道:“那你就多次一点,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来。”

李言诧异道:“福伯,这是怎么回事啊?”

福伯叹了口气,道:“小桃是六岁进入柳府的,跟着南下的难民一起来到金陵,老朽在街上发现她的时候,差点就饿死了,老朽打探才知道小桃是一个人从北方来到这里的,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啊,真不知道当初小桃是如何穿越千山万水到达这里的,于是老朽恳求小姐收留小桃,小姐心地也善良,得知情况后就同意老朽收养小桃,十年过去了,老朽早就把小桃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了。”

李言一愣,急道:“对不起,福伯,我以为小桃只是一个普通的丫鬟……”

“无妨,当初遇到小桃的时候,小桃身上穿着虽然破烂,但细细一看,却又发现布料十分名贵,而当时小桃又什么都不记得了,问她名字,也只会说一个桃字,所以老朽便叫她小桃,原本老朽以为总有一天小桃的父母会找上来,可十年过去了,老朽也恐怕时日无多,可惜小桃从小怕生,不然她能成为公子的专属丫鬟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小桃红这脸低下头,轻声道:“我…我愿意。”

李言还没听清,福伯却眉开眼笑道:“小桃,你真的愿意?”

小桃又羞怯的点了点头,福伯一叹,道:“好,好,好。”

福伯看着小桃,连说了三个好字,才转身向李言叹道:“老朽一辈子见过不少人,自认为看人眼光不会差,公子定非普通人,将来若有机会,请帮小桃找找她的家人。”

李言一笑,道:“好了,福伯,怎么越说越像临终托孤一样,我看您的日子还长呢。”

福伯一笑,道:“这人老了,免不了要唠叨的。”

“也是。”李言又道:“对了,福伯,为什么柳府是小姐在掌管,我还听小姐说柳庞是柳家唯一的男丁?”

福伯叹道:“好人不偿命啊,十年前,全都走了。”

李言一愣,不解道:“又是十年前,这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福伯目光幽幽望向窗外的明月,叹道:“藩王作乱,匈奴趁机大举南下,大华王朝险些覆灭。”

“哇,那岂不是天下大乱,后来呢?”

“后来为了抗击匈奴,大规模征兵,每家每户只许留下一名男丁,其余成年男子必须参军北上。小姐的哥哥跟表哥被迫参军,后来战死沙场,老爷夫人得知后当场病倒,不久后就撒手人寰了。表少爷的父母也一样,没过过久也郁郁而终。”

李言无奈叹了口气,战争的残酷就是如此吧,虽然自己前世是杀手,可一人能杀多少人呢,几百几千罢了,而一场战争却是数以万计的死亡,那些发动战争的政客可比自己这个排行第一的杀手凶残太多了。

福伯继续叹道:“现在柳府上下,都是因为那场浩劫而失去亲人,所以柳府不但是小姐的家,也是我们的,不知道老朽能不能求公子一件事。”

李言笑道:“福伯你说就是了,只要我能做到的,绝无二话。”

福伯一笑,道:“小姐把你带回来,老朽看着小姐长大的,自然知道小姐的用意,无论将来如何,老朽恳求公子不要伤害小姐。”

“什么用意?”

福伯笑了笑:“老朽不方便说,但求公子务必答应。”

李言笑道:“知道了,我还是小姐的保镖呢,小姐收到伤害不就是我的无能了吗?”

“谢谢。”福伯说罢,起身道:“老朽吃好了,先回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

福伯说罢,缓缓迈着佝偻的脚步离去,嘴里还不断念叨:“这人啊,老了就免不了唠叨。”

看得李言是一阵莫名其妙。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