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工科小生混大唐

工科小生混大唐

九月九更衣 著

完本免费

一位工科硕士来到大唐,从百姓到宰执天下的成长故事……

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关注伯乐小说网,这次为大家推荐的小说是《工科小生混大唐》,《工科小生混大唐》是作家“九月九更衣”的小说作品,现在《工科小生混大唐》已经更新了36万字,栏目则属于历史类型,标签为“”,讲述的故事是“一位工科硕士来到大唐,从百姓到宰执天下的成长故事……”。
《工科小生混大唐》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从大石村到长乐集,八里地,要走大半个时辰。其中有几里地还要途径从汉中经子午谷进入到关中的官道之上。

子午谷是从关中翻越秦岭进入蜀地的四条道路之一,另外三条道路从西向东依次是:陈仓故道、褒斜道、傥骆道。

子午谷处在最东边,也是离长安最近的一条道,当然也最难走,大部分都是高山峡谷当中的栈道,绝壁千尺。

艳阳高升,天空一片蔚蓝,几朵白云飘荡,天气晴好。微风袭来,让人感到无比凉爽。

李纪问道:“哥,你啥时候成婚呀?”

“还早呢,最迟要到明年吧!”

李丰想,结婚,还是越往后越好,自己现在身无分文,何苦还要连累人家过苦日子?

“哥,我听娘的意思还是要趁早一点,听说嫂子容貌不错,很多人在打她的主意呢!”

“已经送了定金,两家有婚约,他家怕是不好反悔!”

“哦!”李纪终于放了心。

他不知道唐律的规定,只要双方有婚约,除非男方提议解除婚约,否则女方绝不可以悔婚,否则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二人刚走到村头,只见村正林暄带着两个村民在村口进行盘查三个骑马人。

李丰兄弟二人和林暄等人打了声招呼,李丰说了目的地,林暄道:“去你岳丈家?最近长乐集上商客多,人也繁杂,大前天还有商人被杀,你们可要天黑之前早点回来!”

“多谢林叔!”李丰谢过。

他心想,自己两个穷兄弟,人家不会抢劫自己的。

想到这里,情不自禁地又看了看那三个骑马的人,为首的是一名男子五十余岁,长须飘飘,身着灰白色团花绫圆领长袍,头戴黑色幞头,腰带饰铜,脚蹬一双黑色皮靴,腰上挂着宝剑,看着像是富人。

跟着他的那二人,装扮虽然差不多,不过布料差了好几个档次,二人腰间都挂着刀与箭葫芦,背上挎着弓,显而易见是他的护卫或者跟班。

不知道这三个人是干什么的?当官的应该不是,因为官道不远,他们可以住驿站,而且从腰带饰铜也可以看出来。

稍微熟悉唐史的李丰知道,这个时候禁止工商之人骑马的禁令还没有出来,什么人都可以骑马。

正想到这里,只听见林村正对那三人说道:“你等既然是行商,一定要注意安全,这里距离长乐集也不远,对了,那两位小郎君也是去那里,他们可以给你等带路!”

林村正指了指李丰。

李丰心想,那三人昨晚肯定是在本村“大石风酒肆”住宿的,本村靠近官道,有时官道上的客栈住满了人,剩余客人会被引荐到本村。

听了林村正的介绍,为首的男子看了看李丰,就牵着马过来和他二人打招呼:“两位小郎,我们一起赶路如何?”

李丰点点头:“好!老丈跟我们走就是!”

今日并非赶集的日子,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因为好多人还要忙农活。

几人一路前行,很快就聊熟了。

那为首的男子姓韦,关中人,他说因为本地金银铜铁等五金多,自己是来本地考察投资的,随便做些丝绸、山货生意。另外两人是他的护卫,一人姓张,一人姓黄。

那韦老丈非常健谈,不停地问这问那,似乎对此里的风俗很感兴趣。当然更感兴趣的是本地的黄金、铜铁铅锡等。

“李大郎,此附近深山中,可有什么人偷采铜矿、金矿?”韦老丈道。

李丰回答道:“如今朝廷管得严,本地也有冶监,因此都要按令缴税,偷采倒是没有。

再说,据晚辈所知,本地所采均是沙金的,沔(mian)水上游才有金矿,这里的沙金大多数是上游冲刷下来,不过本县未开采的铜矿铁矿肯定有的!”

韦老丈一听,似乎来了兴趣,接着问道:“既然如此,你又如何得知有未开采的铁矿?铜矿?”

李丰一听,心想,这还用说吗?我前世就是学这个专业的,秦岭山中大部分都是火成岩,当中有黄金等五金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

而且据自己所知,汉中金矿还不少,其中的勉县金矿自己大学时还在这里实习过。

至于磁铁矿等其它金属矿,则是好多地方都有,就是量大量小的问题,这黄金县就有。

不过自己是一个穿越者,有些话自然不好明说,想到这里他说道:

“老丈,晚辈闲暇时,爱看些五金冶造之书,平日里也经常去山中转,此地以北山中,有丰富的铁矿石,铜矿也有一些。至于铅锌矿,也是上游为多,此地极少。”

他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遇到对五金感兴趣的人,所以信口就说,一直没有收住话,等他想停住时已经来不及。

完了,因为他发觉有一句话说错了,因为,这时候还没有冶锌技术。旁边,他弟弟李纪也不知道哥何时看了这些书,却对他更加敬佩。

果然,那韦老丈一听,脸上立刻生出了巨大的疑惑来:“小郎,刚才你好像说了铅什么矿?老夫与五金打交道多年,如何没有听说过这种矿?”

李丰一听,心想,你不过是一个外地商人而已,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于是说道:

“晚辈说的是铅锌矿,这锌其实也是与锡差不多的一种金。这是晚辈一日到亲戚家看他人烧瓦时,偶然发现的一种冶炼技术,此技术书上并未记载,怕是知道的人很少。”

其实,李丰没有说出锌在此时的最大用途------炼黄铜,也就是鍮(tou),鍮的价值是铜的八到十倍。

他怕自己贸然说出来之后,被这些人胁迫抢了去就不好,搞不好还会丢了性命。至于锡,是一种很常见的金属,并不奇怪。

果然,姓韦的老丈一听,更加惊喜:“小郎如此年轻,居然发现了新的一种金,真不简单!看来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呢!”

这时他旁边那姓张的护卫满不在乎地提醒道:“韦公,如何轻信于他?如果真的有什么锌这种金,为何几千年来没有被人发现?”

韦老丈一听,摇摇头道:“也不尽然,我看这李大郎不像是说谎之人!”

随后他又问李丰:“李大郎,不说这锌了,我对他也不大感兴趣。我想问你,你可知铁矿与铜矿的大致位置?”

李丰道:“大致位置知道,不过要找到可以开采的矿脉,还是很花功夫的!怎么,韦老丈有兴趣要投资?”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