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正德大帝

正德大帝

一夕秋月 著

完本免费

弘治十八年五月,一代中兴之主弘治皇帝驾崩。  正德王朝的大幕正式拉开。  自此伊始,大明帝国向全球亮出了他的獠牙。  当帝国的战舰再次扬帆,带来的不再只是商品,还有枪炮与钢铁以及文明!  当帝国的铁骑再次西进,留下的不只是鲜血,还有城堡与蒸汽! 读者群:398359794

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作者“一夕秋月”的小说名叫《正德大帝》,是历史类型的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36万字,小说非常精彩,小编亲测!小说标签为“狡猾,种田文,赚钱”,讲述的内容是“弘治十八年五月,一代中兴之主弘治皇帝驾崩。  正德王朝的大幕正式拉开。  自此伊始,大明帝国向全球亮出了他的獠牙。  当帝国的战舰再次扬帆,带来的不再只是商品,还有枪炮与钢铁以及文明!  当帝国的铁骑再次西进,留下的不只是鲜血,还有城堡与蒸汽! 读者群:398359794”。
《正德大帝》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朱厚照搬去豹房后并没有沉湎于酒色,他知道玩政治不是玩游戏,也知道这条路以后遇到的危险肯定不少,一个强健的身体十分重要,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因而,在搬去豹房后,朱厚照表面上天天都让四五个美人轮流陪侍,但实质上,他一直让自己做柳下惠,每天基本上卯时就起床锻炼,亥时过后就上床睡觉,且固定时间听八虎汇报情况,同时,也在想着自己的赚钱大计。

来豹房的第一天,朱厚照没有想出头绪,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他可谓是穷得叮当响了,他当皇太子期间积攒的财富都拿给八虎去经营关系去了,何况建造豹房也花了他一笔银子,而且他还得花银子养美人养乐队戏子买神兽什么的,好让外面的人知道他在享乐。

因而现在的他不得不让自己过得凄惨点,每天的早餐只以馒头为主食,中午和晚上只三菜一汤而已。

虽然比起大明普通百姓还算优渥,至少是一日三餐,毕竟现在的大明都是吃一日两餐的,但对于他这个皇帝而言,不能不说很寒酸。

无论是积累参与政治斗争的资本还是改善自己的生活,朱厚照都得靠自己去开辟新的财路,至于自己的内帑,他只能先让户部和内承运库的太监帮自己看着。

早上吃馒头的时候,朱厚照想到了馒头发酵需要纯碱,由纯碱想到了皂化反应,因而他想到的第一个发财的路子便是制造肥皂来卖。

朱厚照把最后压箱底的银子给了内宦罗祥,让他去大明门外的棋盘街按照自己的单子采购一批制造肥皂的原料,同时又让丘聚在豹房附近开辟出一片水源好的地方,命名为“皇家工业实验基地”。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大明皇帝朱厚照这样做绝对是在干不正经的事,在胡闹,但只有朱厚照自己知道他这是在开启大明工业化的第一步。

虽说朱厚照已摩拳擦掌准备在豹房大干一场,但他还是履行着这个时代作为皇帝的一些基本职责,其中之一便是上朝。

来到豹房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回了乾清宫,开始准备第三天上大朝。

这算是新帝朱厚照登基后的第一次大朝,朱厚照寅时就起了床,等着他御临乾清宫正殿时,天还未亮,但也因为是新朝第一次,他也没觉得多无趣,只觉得新鲜,按照礼部规定的仪式开始了坐朝听政。

一般这种大朝多是礼仪性的,不会商议一些要紧的国政,但也有例外的时候。

如今这一次早朝就算是个例外。

兵部尚书刘大夏和内阁大学士刘健等笑了笑,有些轻视地看了朱厚照一眼,自以为朱厚照第一次上朝肯定会经验不足,听自己这些文官摆布。

兵部尚书刘大夏向自己亲信都察院御史何天衢使了个眼色,于是,很快,这都察院御史何天衢便出现在了朝堂中央:

“陛下,微臣上奏弹劾吏部尚书马文升年老体衰致使政务荒废,如此尸位素餐之辈当不应再恋栈权位!以慰后进之辈!”

这御史何天衢的话刚一落,朝堂顿时一片哄然之声,谁都没想到四朝元老马文升会被人在大朝上弹劾,被人当着陛下和百官的面弹劾其恋栈权位,饶是谁也受不了这个侮辱,何况马文升还是一个在乎声誉的人。

“你!”

马文升顿时是勃然大怒,指着这御史何天衢半晌说不出话来,而目光却盯向了吏部左侍郎焦芳。

而御史何天衢只依旧表情淡然地捧着奏疏。

内阁大学士刘健等只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兵部尚书刘大夏则偷偷一笑,看着马文升怒视焦芳,心里更加称意,暗想一石二鸟之计果然成了,现在就等着你马文升辞退,然后你的门生们攻击焦芳,老夫就可以升转吏部了!

朱厚照他自然看透了这里面的关键,明白马文升现在被弹劾是因为弘治皇帝驾崩时他为弘治皇帝之死发出质疑的事而遭到了内阁的嫉恨。

朱厚照能猜到,接下来,马文升肯定会上辞官疏以证清白。

但是,朱厚照是不会让马文升离开朝堂的,因为一旦马文升离开,整个朝堂就等于被内阁刘健等人掌控了,到时候自己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于是,朱厚照很是痛惜地说道:“先帝生前屡屡告诉朕要怜惜老臣,多用老臣,如今岂能因为马爱卿年迈就斥退,那样岂不伤了老臣们的心,此议驳回!”

御史何天衢只好退下,不过,内阁刘健等人与兵部尚书刘大夏等并没有因此而失望,他们相反还有些感动,也很愿意看见新皇帝朱厚照体恤老臣,毕竟他们也是老臣,但他们相信马文升肯定会辞官的,毕竟按照惯例,无论是内阁大学士还是尚书一旦被弹劾都会上辞官疏,不然会被视为恋栈权位。

而只要马文升上了辞官疏,已经掌控内廷的刘健等内阁大学士就有把握直接票拟同意马文升辞官,那样他们就会把马文升逐出朝堂。

当然,一旦马文升被逐出朝堂,罢黜老臣的锅还是得皇帝朱厚照来背,因为从理论上说,马文升的辞官疏只能由皇帝批复。

可事实上,朱厚照这个皇帝,现在还没办法拒绝内阁的票拟,甚至连拒绝批红的权力还没有,因为司礼监和内阁现在都不是能听他话的人。

不过,刘健等文官明显还不只是想让皇帝朱厚照背锅,还想让皇帝朱厚照老实待在宫里背锅,毕竟,皇帝不住在宫内就意味着他们无法掌控皇帝。

于是,户科给事中夏时此时则站了出来:“陛下,微臣有奏,近闻陛下不住宫禁却求乐于西苑,如今大行皇帝之灵未安,还望陛下体谅天下望治之心,搬回宫内,拆毁豹房,以昭彰励精图治之心!”

朱厚照此时内心里更加愤怒了,他没想到以刘健等内阁大学士和兵部尚书刘大夏一党不但想把马文升赶出朝堂还想把自己这个皇帝赶回皇宫里去,在他们眼里,好像自己住在宫外就治不了国似的。

“眼下天气暑热,乾清宫年久未修,冰库供应不足,大行皇帝居于乾清宫内已患暑热之病,甚至因此而龙御归天,如今你们也要朕回去中暑热崩了不成?”

朱厚照不由得冷言问道。

这下子,户科给事中夏时不知该如何说了,他再如何也不敢说就是要热死君主啊,户科给事中夏时忙看了刘健一眼。

内阁首辅刘健还能说什么,他可不敢当着百官的面逼着朱厚照回宫,说要把朱厚照热死,只能就坡下驴:“陛下所言甚是,龙体安康事大,等暑热之日结束后再搬回乾清宫也不迟。”

内阁首辅刘健说完,李东阳和谢迁都有些不悦,但也都暗自认为首辅刘健回答的也很好,他们就不相信朱厚照暑热结束后还有理由待在豹房。

“就依刘爱卿的,三个月以后再说!”

朱厚照赶紧定了下来,以免这些文官们反悔。

一时退了朝,刘健、李东阳、谢迁、刘大夏等一党心情倒也不错,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朝堂,毕竟他们不但成功弹劾了马文升还得到了皇帝陛下三个月以后回宫里住的承诺。

而马文升此时则很是失落,他自然是不想辞官的,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得不辞官,而且也肯定会被刘健等内阁阁臣给逐出朝堂,谁叫他当时没管住嘴质疑了先帝的死因呢。

刘健走时也看了马文升一眼,冷冷一笑,只差没走上前去指着马文升说:“就算你是吏部尚书,本官想让你滚出朝堂就能滚出朝堂!”

朱厚照也将马文升的失望看在了眼里,也将刘健的嚣张看在了眼里,只淡淡一笑。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