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灵异 → 三年零班

三年零班

城南花开缓归 著

完本免费

那一天全班同学被拉进一个群。“三年零班”也在那一天是死神面朝我们,笑了。人伤人,鬼附身,尸重生,鬼吹灯。踏一中鬼狱,入暗夜雨林,谁的坟墓在哭?探楚巫赶尸,闯梅山虫谷,谁又能重生?进封门寻友,深陷大八卦,我们痴愚。放眼望去,虫蛊鬼尸,一个个死去。窗外,他在笑。“嘿嘿,哈哈,咯咯。”

1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小说《三年零班》是小说作家“城南花开缓归”的网络小说作品,《三年零班》属于灵异类型作品,喜欢灵异的朋友不容错过,小说标签为“狡猾,学生,感情,鬼怪”,目前已经更新了107万字。《三年零班》开篇讲述的是“第一章 群?”,最近更新了一章“五百零七章 差点”,讲述的内容是“那一天全班同学被拉进一个群。“三年零班”也在那一天是死神面朝我们,笑了。人伤人,鬼附身,尸重生,鬼吹灯。踏一中鬼狱,入暗夜雨林,谁的坟墓在哭?探楚巫赶尸,闯梅山虫谷,谁又能重生?进封门寻友,深陷大八卦,我们痴愚。放眼望去,虫蛊鬼尸,一个个死去。窗外,他在笑。“嘿嘿,哈哈,咯咯。””。
《三年零班》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我愣了愣,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学校是坟墓,那我们是什么?

是死人?还是我们钻进棺材里了。

还不带我开口,他又说道“现在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不过现在最好的离开这里。”

他警惕地环顾四周,我心下也想离开这,便打定主意,一起离开。

林涛扶着我,我刚刚还不觉得,可没想到一站起来却不禁打了个寒噤。

四月的风有这么冷吗?

站起的过程不小心碰搬了几张桌子,我起身去扶,从当中有一条泛黄的小纸条掉出,我略微好奇,打开仔细观察,看到了一抹淡稀的字迹。

屋子好黑哦,

在里面的是谁?

要是有灯就好了。

你可别鬼鬼祟祟的,

他在追我快跑离开这!

我被抓住了跑不掉了!

看着这首无名无情的小诗。

我颇为玩味地把玩着,不时向上拿,或是又歪,左斜。

我又通读了几遍。

写的什么玩意,看不懂啊。

边走边向林涛走去。

不以为意地问林涛“对了,刚刚那桶水你是从哪找来的?”

林涛想了想,“当时我拉不住你,正好在墙角有一桶清水,我直接拿上来,泼了过去。”

我听后点点头。

时间又过了几秒。

突然我箭一般的一步跨出!

冲向门口!桌子撞倒了,不要了!

一拧,一转,一关!砰的巨响,门被摔的要碎。

该死的,谁他妈能告诉我这三十年前的水,三十年后竟然还有。

它都不蒸发的吗!

整齐的座位,打开的课本,诡异的字迹,还有隐密传达信息的纸条,只要是长脑子的都知道教室不正常!

屋里有鬼,快跑!

我逃命般的冲出,似后面有人在杀我,不过后面却有人,又或者说他不是人,但一定会杀了我。

林涛在我冲出的前一秒就已经跑出来了。

两道人影穿梭在走道里,一前一后,砰砰的步伐,震动着我颈部的神经。

就像是主人在家发现小偷,带上人来追赶的心惊肉跳。

十二阶的楼梯,三步并作两步,三层的高处,只用了不到十秒,心惊的要跳出来。

从这到缺口的距离就不到一千米,现在却成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过程。

这种感觉我在中考体验过,当时恨爹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八百米,七百米。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有哭声,有叫声,有火烧声,有踏响声。

三百米,二百米。心脏要炸了,眼眶要崩塌,手臂摇的发麻。

还有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

如果此时有人回头看我的话,一定会被吓死。

充血的眼珠,放大的眼眶,青色的面庞,红唇在滴血,手青一块紫一块,与后面那火光冲天,惨无人寰的景象合为一体。

三米...二米...正当我要跳出时,不知什么东西绊倒了我,我摔倒在地,不免回头瞥了两眼,可谁知这一回头,注定了我与他们的牵连。

漫天教学楼大火,三丈以外犹可见。

火云滚滚,烈火腾腾,嘶喊声,哭声,叫声,奔跑声,撞门声,落物声,许多学生想从大火中逃出,不出百米烧成火人。

有人在跑跑道疯狂冲撞,逮到人就往上扑,嘴里说的救命。

一千个学生就一千个火人,一千个火人就有一千种嘶喊与绝望。

老师大声呼喊着,维持秩序,可没人理会。

有一位老师抓住一名奔跑的学生,可被他撂倒在地,紧接着后面拥挤的人群踩踏。

可没人管他是谁,他停止了挣扎,红色的边际染红了红色的天空。

老师与老师打,学生与学生打,老师与学生打。

勤劳的园丁剪断了花儿的茎,花的刺又毒死了园丁。

神圣的殿堂,如今却最为致命。

我愣的一动不动,这时想站起来,一个浑身着火的人抓住我的手,要我救他。

我被灼炽的疼痛,都能闻到他身上焦糊的肉,脸部烧成的炭焦,还不停的往下淌的油。恶心的要吐。

肉被翻滚的一遍一遍,眼眶中的眼珠被烧得红肿硬又干裂。死死瞪着我。

我被吓得不轻,使劲甩手,想把他推开,可被他的手似掐着一般,他紧往我身上靠。

半面脸一块的肉在撕扯中丟下一大片。正要掉到我身上什么。

突然从我后面飞来一道人影踹开那活死人,拽紧我的手。

“走!”

火人扒倒在地,伸出手不甘地向上,血色的肉汁流淌在黑色的焦炭上,腐烂的缺口,淡白色的脑浆从中溢出,缺口越来越大。紧接着就是一整块的脑仁从中露出。

...救我...救我...

我强撑的半口气,冲出缺口跑出校外后赶快找了一颗树吐了起来。

刚刚的太他妈恶心了,吐到实在吐不出什么了。

又找了一棵树靠了下来,一幅半死不得活的一模一样。

这时林涛从旁边走了过来。

“刚刚李一果发了信息说群里又有开始新一轮的任务了。”

又要死人了?

最后我和林涛乘坐公共汽车前往学校和李一果她们汇合。

经过商议,我们决定不再将老一中发生的事说出来。

罪一个人受就够了,我靠在窗上,眺向窗外,戴着一只耳机。

“这是真的吗?”我问他未回,良久,他才说。

“你的伤是真的。”

是啊,被火人抓住了手腕,虽然过了好久,但是手上红色的印迹还未退散。

什么都可以是假的,只有痛假不了,因为疼呀。

“前天我还过着平静的生活,昨天就死了人,今天我刚从鬼窟逃脱,明天有何去何从。”我自笑道“太他妈戏剧了。”

林涛盯着手机“如果是戏剧,我们一定拿错了剧本。”

“哪怕拿出来剧本,我们要照的演下去。”

“但能全演下去的只有一个人。”

他看上我,我看上他,最后谁都没有说出话。

手中还捏着那泛黄的纸条。

究竟这个世界怎么了......

到学校的时候,中午已经过去了,

我和林涛进了班,本以为班中没有多少人,可竟然有二十多人还在班中,这可是一半的人数。

他们也有点怕了?

见到我进来,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觉的瞄在了我身上。

让我很不舒服,感觉像是在看小白鼠一样。

萧玚高兴的挥挥手,我和林涛走了过去,刚一坐到座位上,林涛就问有没有见到司锋。

李一果摇摇头,萧玚却是点头,我忍不住问什么意思。萧玚说“我们没有见到司锋但是见到钱媛媛了。”

“钱媛媛没有和司锋一起吗?”我问。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