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孤灯卷帷空长叹

孤灯卷帷空长叹

彦北庄 著

完本免费

前世作为家族的傀儡细作尽心扶持丈夫的劲敌,可一朝兵败,满盘皆输,丈夫风光无限,她自知无路可退,服毒自尽,不料重生成了苏府四小姐。这一次,苏翊萝说什么都不愿再与前世种种搅和到一起,可与前世丈夫相见的第一面就又硬生生给他留足了印象,这可如何是好?岂料,景南王世子又在几面之后突然求娶,苏翊萝皱眉,她可不觉得自己有这般能力和气貌!果然,一切不过是提前布好的一个局,只等她来开启那风云一篇……

1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作者叫的小说名字是《孤灯卷帷空长叹》,故事属于古代言情类型,作者已经更新了18个章节,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全书大概在18万字左右,讲述的故事是前世作为家族的傀儡细作尽心扶持丈夫的劲敌,可一朝兵败,满盘皆输,丈夫风光无限,她自知无路可退,服毒自尽,不料重生成了苏府四小姐。这一次,苏翊萝说什么都不愿再与前世种种搅和到一起,可与前世丈夫相见的第一面就又硬生生给他留足了印象,这可如何是好?岂料,景南王世子又在几面之后突然求娶,苏翊萝皱眉,她可不觉得自己有这般能力和气貌!果然,一切不过是提前布好的一个局,只等她来开启那风云一篇……。
《孤灯卷帷空长叹》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可这一探,却让面色一向从容的业老头差点直接从椅子上惊起,这还算是个脉象吗?

内里残破不堪,孱弱无力,重点是,这副瘦弱的身体里积满了毒素,业重安一抬头,苏翊萝的额角和眼眶早就不是正常人那般充盈,明明才是一个十几岁丫头的身子,却像是已经亏空的老人一般。

业重安顿时心里不知作何感受,搅乱如麻,深深叹了口气,又是一个苦命的人家!

“得些日子才能好……”业重安虽是这样说,可心里还是有些后怕,这毒经年累月,早入肺腑,可能一夕之间,也会随时没了性命,只是这话,他一人知道就好。

“嗯。”自己身体是个什么状况,苏翊萝其实再清楚不过,前世早年除了习武,也会些乱七八糟的毒术,不过都是浅尝而止,要不是今日没了法子,又怎会过来找业老头?

短短几句寒暄,业重安先下了逐客令:“近日还有客人,先让人送你回去,明日起,药熬好日日给你送去。”

听业老头要派人,苏翊萝下意识想要拒绝,可想着自己来时那般的狼狈模样,真不知道她自己还能不能走的回去,不过现在这个时辰已经过了苏府的宵禁,凭她自己怕是回不去的,所以便没有说话,这才同意。

下来时,苏翊萝不巧撞见小九险些和那人发生冲突的一幕,不知为何,虽然隔得有些距离,可苏翊萝还是能感受到那人身上瞬间而起的几分戾气,怕小九遭殃,下意识就喊了他的名字。

不过那人的气息却在瞬间转化,恢复了平常一般,苏翊萝这才没有多留,只是小声嘱咐一句赶紧离开。

叹了口气,再抵不住身子的疲乏,沉沉睡去,可梦境里却是又回到了前世打打杀杀,最后服毒自尽的画面,不过,却是再没有看清楚姜孜沣的模样。

刚大早,苏翊萝就被紫心叫醒了,苏翊萝下意思咬牙,从躺下到现在也不过才两个多时辰,加上这幅身子本来就弱,此刻真的是头痛欲裂,快死了一般。

“怎么了?再让我睡会。”

苏翊萝眼睛都没睁开,蠕动几下,朝里翻了身,心中更添了几分烦躁,毓秀阁平日里根本没有半个人,她更是因为病着的原因被禁足在这院子里,起这么早干嘛?

“不能睡了,老爷吩咐下来,过几天要举办乔迁宴,算是一同庆祝老爷回京,是摄政王的赏赐,老爷有些事情要亲自嘱咐,大家都得去前厅。”

紫心有些着急地开口,倒不是真的担心苏翊萝去晚了会挨罚,只是她们两个成天闷在这院子里都快发霉了,这好不容易有个宴会,可别又因为迟到被大夫人给训斥,好好的热闹没得瞧了。

听说还请了许多世家公子,那天肯定很热闹。

“你说什么?齐王?”苏昌民那个便宜爹倒没什么,可苏翊萝再听到姜孜沣的名号后,瞬间睡意全无,迅速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略微红肿的眼眸里带着几分谨慎和不安。

紫心倒没有注意苏翊萝有些奇怪的神色,可在听到苏翊萝那般叫姜孜沣时,一下子着急的嘘了一声:“四小姐,不能再用那个称呼了,现在已经是摄政王了,被人听见了可是要惹麻烦的。”

摄政王!几个有些陌生的字眼再次提醒着苏翊萝,是啊,姜孜沣已经今非昔比,再不复昨日光景。

面上露出几分哂笑,苏翊萝微微摇头:“知道了,替我更衣吧。”

紫心点头,快速收拾起来,不过尽管如此,等她们到时,其他人也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见苏翊萝姗姗来迟,已经有人先忍不住了。

苏府三小姐苏锦云看了眼苏翊萝那副病恹恹的模样就不由得嗤笑起来:“四妹妹都已经这般模样了,还是不要出来的好,过几日可是苏府的大日子,你自己一个人病着就算了,给其他人过了病气怎么办?我可不想宴会那日病着不能出去。”

苏锦云说罢还明着瞪了苏翊萝一眼。

额!苏翊萝整个人有些无奈地头大了,一出来就碰到这种刺头,她还能说些什么?

可是眼前的这人是谁,听她叫自己四妹妹,那应该就是自己这幅身子的姐姐,可是,十个月来,父亲不在府里,就算是逢年过节,大夫人王绮缃也不许她出院子一步,说实话,除了那些日子以各种理由去看自己的那些人还略微记得之外,其他人,呵,她是真的半点不认识。

不过,不等苏翊萝开口,就已经有人出来做和事佬了。

一位穿着素雅清丽,头上也不似苏锦云那般过分妆戴的婷婷女子眉眼微皱地走了出来,声音满是温柔:“三妹妹不可这般,四妹妹本就是我们的家人,家里有了这般喜事,大家也该一起高兴的,四妹妹平日里因着养病不能出来,今日正好有机会,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才是最好的,得了病可以治,家人生了嫌隙才是真的伤心呢!”

这话看着是帮衬苏翊萝,却让苏翊萝倒吸了口凉气。

这招杀人不见血玩的还真是高深,话里满是将她当做家人,可却是有意无意再一次向别人传达苏翊萝得病的事实,这样既贬低了苏翊萝,又无形中又抬高了自己。

妥妥的一朵盛世白莲!

苏翊萝继续低头不语,一个刺头,一朵白莲,这苏家果然也是一出大戏。

“二姐姐,你别对谁都那么好,人家都不一定领你的情。”苏锦云有些撒娇般的开口,好似和苏锦岑关系很好一样。

“可是……”苏锦岑刚一开口就又被苏锦云打断:“二姐姐,你看,这是我昨天刚去倚妆轩买的玉镯,好看吗?”

苏锦云故意伸手挡住了苏锦岑的视线,还得意瞪了眼苏翊萝,看这下还有谁给你撑腰?

这一幕着实让苏翊萝想笑,这就是典型的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节奏吧!

不过这也让苏翊萝心里有了数,谁是什么样的人,包括刚才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几个夫人。

苏翊萝记得,那日二夫人杜鞠彦和三夫人陈敏之是过来看过自己的,可今日却又在这里看热闹,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