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仙侠 → 醉里梦中多少事

醉里梦中多少事

灵山礼佛 著

完本免费

大唐天佑年间,三月乙丑,有彗星划过夜空。有占星者叹曰:“君非君,臣非臣,君臣都将会有大灾,当以诛应天,自此兵戈不断了”崔子阳应劫而生,修行路上堪破种种因果乱像.......是否能够在乱世中悟道证道???

1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今天就为大家推荐这本说名字叫《醉里梦中多少事》,是著名网络作家“灵山礼佛”的作品,属于仙侠类型的小说,喜欢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这本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18万字,小说标签是“”,主要讲述的内容为“大唐天佑年间,三月乙丑,有彗星划过夜空。有占星者叹曰:“君非君,臣非臣,君臣都将会有大灾,当以诛应天,自此兵戈不断了”崔子阳应劫而生,修行路上堪破种种因果乱像.......是否能够在乱世中悟道证道???”。
《醉里梦中多少事》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当时吴王建成金陵新城不久,确是一派繁华景像,与山上修行时大不一样,虽是黄昏灯上之时,也掩盖不了热闹的氛围。

子阳延街而走,找了家比较小的客栈,看上去人不多,小二迎上来问:“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两个小间,便宜些就好。”

“有的,咱家店小人不多,空房间还是有的。”于是小二带子阳上了二楼看过房间,他也没什么讲究。住下来再说。小二又道:“客官如吃饭,请到楼下大堂。”

“你一说还真饿了,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小二走后,子阳回到房间拍了拍大口袋:“晚饭啦!”

白婉芳化作人形,冲子阳嘻嘻一笑:“以后不再变来变去了,太麻烦。反正咱也熟了。不就是姑娘跟着个道士嘛,随别人怎么说。”

崔子阳无语凝噎。

两人来到楼下,唤小二上菜,小二看了看面前这位姑娘,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子阳笑了笑,也没解释。直接点了两个素菜,要了两笼包子。

“客户要酒么?小店自酿的高梁,纯正甘醇,保您一喝准叫好。”

子阳听到纯正甘醇的高梁之后,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那就来两碗吧。不过我这还不到三两银子,连住带吃,酒钱还够么?”

“客官请放心,小店薄利,十碗酒还是够的。”

子阳放下心来:“那上酒。”

不多时,酒菜包子齐备,子阳看了眼美女:“随意,别客气!”

“又吃素啊?”

“没办法,下份银子不进腰包都得喝西北风,将就将就吧。”

子阳不经意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突然间瞪大了眼睛,只觉得正如小二所说的纯正甘醇,入口辛辣,继而绵软,入喉之前甜味蕾暴发开来,下咽后食道如穿过一条火线般畅快。那真叫一个好字。

正在崔子阳想要赞叹的时候,店铺门口进来了一个步缕阑珊的老婆婆,左手拄一根木棍,右手拿一个粗瓷碗。典型的乞丐形象。

进门之后,直奔崔子阳这桌而来,因为别桌上也没人。

“好心的客官,可怜可怜我这老婆子吧,我们从外地逃荒过来的。”

“哎,老婆婆请坐,这里有些饭菜,您先吃着,不够再添。”子阳扶着老太太坐在桌边,老太太千恩万谢。

店小二看到眼里,居然有种想哭的感觉,这年头还有这么心好的人,于是赶紧又给上了一副碗筷。

白婉芳一双疑惑的眼晴,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崔子阳,没说话,吃着嘴里的包子。

老太太没好意思动筷子夹菜,只夹了一包子,放到嘴里。一边嚼一边对子阳点头表示感谢。

子阳转头向小二又要了一笼,自己也得包子下酒了。

这时候门外又来了一男一女,皆是衣衫破烂,崔子阳吓得心里一哆嗦:“行善,行到乞丐窝了,我这点银子上哪够去?”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女的来的老太太背后:“你个老不死的,自顾自的在这吃起来了,我们俩的饭呢?讨要到没?另外今天讨到银子没?”

崔子阳这个气呀,吃顿饭咋这么不消停。随手唤过小二,给小二使了个眼色。

小二明白:“两位,小店做的清静生意,公平买卖。请不要打扰本店客人吃饭。”

女人看面相,就属于尖酸刻薄之流:“凭什么这个老不死的能吃上饭,不给我们?”

小二道:“那是这二位乐善好施,和你们没关系,走吧走吧。”

崔子阳皱了皱眉,心里老大一股火气上来了,不悦道:“你连骂两句老不死的,怎么这么不尊重人?更何况是位老人家。”

再看老太太浑身哆嗦,都筛了糠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女人不甘示弱:“她是我男人的妈,不是我们家老不死的么。”

崔子阳听完,火往上撞,正想发作之时,就听邻桌传来声音:“两斤酱牛肉,十碗高粱,酒先来。”

子阳透过这一男一女,看邻桌坐下一位虬髯大汉。小二也不管子阳这桌了,火速上了一坛酒和一只瓷碗。大汉倒也麻利,拍开泥封,一股酒香四溢。

随手倒满一碗:“那个骂娘的娘们儿,上爷这来,我管你喝酒。这一坛子喝完。如果喝不完别怪爷不请你吃喝。让你吃吃俺的拳头。”

崔子阳听完,气也消了,这种不孝子媳就得粗暴教育,乐呵呵观起阵来。

那位男人一见媳妇儿要吃亏,走上前刚想说句话。大汉就等他过来,也没等男人话出口,单手一揪男人前心的衣服,手臂一振,轻轻举过头顶,抬头对男人说:“你不是娘们儿,你没资格说话。”,手一扬,男人一声惨叫就被摔出门外。

回头再看这个女人,吓的直接给虬髯大汉跪下了:“这些酒喝完就把奴家烧死了,好汉爷饶命啊。”

大汉一脚蹬着凳子,一脚踩着地,用手点指女人:“喝不下去,就是嘴不好使,该掌嘴。”

没等女人明白过来,大汉大厚手掌就到了,啪啪,一边一掌,再看本来突颧骨尖脸庞的女人,两颊也看不见指印胖起来了。嘴角淌着血。

“好汉不打女人,但你实在过份,打爹骂娘的货,本大爷替老天爷教训教训你。滚出去!”

这真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女人捂着脸弯着腰,像个虾米似的灰溜溜走了。

崔子阳端起一碗酒,冲大汉示意:“兄台好办法,痛快。”

大汉也端起一碗,一饮而尽:“兄弟宅心仁厚,佩服。”

二人哈哈大笑,倒把老太太晾一边了。老太太也不知咋办了。却见崔子阳对老太太说:“老婆婆放心吃吧,吃饱为止。至于刚才的俩人不会再来了,如果他们要再不孝敬你,还会有人代天行罚的。”

这时虬髯大汉要的酱牛肉也上来了:“兄弟,你的酒少,来上我桌上来喝个痛快。”

“好啊,正有此意,请教好汉大名,可否赐下?”

“在下醉长风,我这姓氏没听过吧。这是我师父给取的,因为长大后喜欢喝酒,给我取了这么个姓。哈哈。来兄弟,先喝一碗。”

崔子阳向白婉芳道:“你吃好了就先回屋吧,我交个朋友。”

婉芳点头,陪老太太一起慢慢的吃着。

子阳道:“我酒量可没多大,不过为与兄台交个朋友,在下舍命陪君子。”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