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历史 →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

长空离恨天 著

完本免费

男儿热血久未平,欲回乱世成英雄。哪知古今皆同世,无功难成功与名。叹隋唐,惋惜程,身临其境始方明。沧桑历尽享太平,急流勇退知性情。知性情,轻功名,千年一梦今朝醒。阴霾散,身体轻,云卷舒,心自轻。逍遥自在。才是我心倾。

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2

免费阅读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名字是《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是著名网络作家长空离恨天的小说作品,目前,《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已经更新了46万字,属于历史类型小说,小说深受读者喜爱。小说标签为“坚毅,宅男,穿越,玄学”,讲述的是“男儿热血久未平,欲回乱世成英雄。哪知古今皆同世,无功难成功与名。叹隋唐,惋惜程,身临其境始方明。沧桑历尽享太平,急流勇退知性情。知性情,轻功名,千年一梦今朝醒。阴霾散,身体轻,云卷舒,心自轻。逍遥自在。才是我心倾。”。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可惜,天不遂人愿。听闻鸡鸣响起,我再次醒来。可是,当听到鸡鸣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原因就是在21世纪的住所,根本不可能能听到鸡鸣;只有在名叫程一郎的少年家里才能听得到村子里的鸡鸣犬吠。这就意味着醒来之后自己并没有回到现实生活中,而是自己困留在了这个梦境之中,无法回去了。或者说暂时无法回去了。想到此处,我一下子变得无精打采。更加令我恐慌的事情是伴随少年的起身,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感觉到自己的虚幻的灵魂身体四周一片苍茫之色。偶尔有一些七彩斑斓的光团,从身边匆匆掠过。自己的灵魂仿佛被禁锢这少年身体中的某个地方了。我除了在这苍茫之中走动,唯一能做的两件事就是瞧着身边七彩光团呼啸而过和能够透过双眼查看少年的一切。

绝望崩溃,弥漫了自己的是整个灵魂。苍天为何对我如此的不公!我歇斯底里举止疯狂,企图破坏周围的一切。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毫无作用。疯狂中,我怨恨这一直纠缠自己的怪梦噩梦;怨恨那给自己提建议的心理庸医;怨恨自己竟然傻傻的相信了。我感觉自己彻底疯狂了,不停地向前奔跑,不停地挥舞自己的手臂。甚至向那从身边路过的七彩光团不知疲倦的攻击。然而我的疯狂终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发现——我的灵魂身体竟然也会像血肉之躯一样,疲惫劳累。甚至我感觉到我的灵魂身体真在变得虚弱。这让我感到恐惧,一种如果自己继续这么疯狂就会灵魂身躯消散,彻底地消散。一旦灵魂躯体消散,我将彻底的死去。不只是在梦中死去,而且是在现实也会中死去。对死亡的恐惧使我从绝望与疯狂之中冷静了下来,慢慢变得清醒。尽管我的心中担心灵魂困在梦境之中,会给家人和亲朋带来焦虑和不安。但是,如果自己继续疯狂,那么除了让自己消亡,对于缓解现实众亲朋的情绪,并无半点益处。还不如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让自己生存下去,或许还有机会从这里挣脱,回归属于自己的世界。

这么想着,我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了,头脑也变得清醒起来。开始慢慢的理顺自己的思路。自己现在要做的有几件事:第一,不能再悲观失望,第二,弄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第三,看看自己能不能想办法出去。思路理顺以后,我的灵魂之躯不在悲伤弥漫,而是变得神清气爽。整个灵魂之体变得不再虚弱,甚至开始自我恢复。但是,四周一片苍茫之色,我还是无法弄清楚自己所处何地。只能在休息之后,四处走走看看,希望能发现些什么,明白自己的处境。可是,结果令我很失望,无论向哪个方向走,不能走到尽头,眼前除了苍茫,只有偶尔有七彩斑斓的光团,时不时的环绕早自己四周,或者说从自己的灵魂之体旁边经过。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际,我在此听见了少年程一郎的声音:“太平郎,我们不去私塾,去找安叔一起上山砍柴打鸟玩怎么样?”“这不行,我答应了干娘。看着你,不让一定让你和我一起去私塾读书的。”这是少年太平郎的声音。“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你知道的,我对去私塾读书识字,记性不好,每天都让胡先生罚站墙角,受同窗的嘲笑。我不想去!”程一郎道。“谁让你在先生教导之时,你不用心学,你活该被罚站。”太平郎反驳道。“读书识字有什么用。胡先生,倒是好学问,胡先生的父亲也有大学问,还不是住在这小小斑鸠镇,日子也不富裕,还不如张员外有钱,能吃大鱼大肉呢。再看看前几年打胜仗的将军,哪一个不都做大官了。就说隔壁村子的李二牛吧。听说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听说现在也照样能做校尉,手下管着两三百人呢。出门前呼后拥的可威风了,就是知县大老爷见了李二牛都要先行礼。那些识文断字的读书人有很多都比上吧。”程一郎也是满脸不服气的反击说。少年太平郎听了觉得有些道理,但是总觉得有点不对。由于一时也找不到反驳的话,就不说话了。程一郎不禁有些洋洋得意地说道,“听说天下刚刚平定,但是并不安稳。有很多人想造反,也有很多人做了响马。听说响马抢劫杀人,根本不管你有没有学问,只要他不高兴,抬手就杀人。可吓人了。”看着小兄弟太平郎不说话,程一郎就更加得意了,仰头望天接着说:“不过咱们附近很太平,咱们去砍柴打鸟吧!”“你要去哪儿砍柴打鸟啊,程一郎。”一个女声传来。“当然,是去后山,后山有一片······”程一郎还没说完,就感觉有人再拉的衣袖。他回头一看,见到是太平郎再拉他,还在不停的给他使眼色。程一郎向前一看,就是妈呀一声怪叫。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俩已经走到了私塾门口,好巧不巧的他刚刚那一番话,让胡先生和胡老先生一字不拉的听了个全。再一看,胡先生父女二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一郎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话都说不顺溜了。“胡······胡······先······先······生,你们二位好······好啊!”“一郎,你要去哪儿砍柴打鸟啊?”“先······生,说笑了,我和太平郎是来私塾听先生教诲的。怎么会去砍柴打鸟呢?”“哦,我怎么听见有人说读书识字没有用。后山砍柴打鸟,还说要做校尉将军什么的啊?”程一郎小脸煞白,只是将头埋得很低,盯着脚尖猛看,不再说话了。“好了,芸儿,你该去教书去了。你们俩个也随芸儿一同去吧!”,胡老先生说,“授课完毕之后,芸儿,你将一郎和太平郎带到老夫的书房!”“是父亲(胡老先生)!”三人齐声答道。于是,三人一同去了私塾教室。胡老先生望着离去的三人,喃喃自语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见识,此子非池中之物啊!或许可以将祖传的那个东西交给他。”也不知胡先生口中的他是谁。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