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

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

冰柠微微 著

完本免费

【一对一,女强男强,宠文无虐,爽文虐渣,原名《特工重生:国民天后》】  她,异世闻之色变的顶级特工,代号:雪豹,雪的白,豹的爪,温和中隐藏着兽性,最适合她不过。  她,体弱多病,死气沉沉的都市少女,曾一度被传有抑郁症。  一朝重生,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容颜,内里早已换人。  ……  娱乐圈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她一贯奉行的法则。  别人演的是戏,她演的是命,特工最基本的伪装技巧,那是一个游走在黑暗中的人融入骨子里的习性。  各大战场  一语定乾坤,她是黑暗势力中无数人追逐的神秘人物。  一手换风云,她是热武器世界中人人瞠目的机械天才。  一笑掷千金,她是秘密部队中令人振奋的空降黑马。  ——  扑朔迷离的身世,一个个诡异超出寻常的认知,外加坑爹系统傍身,游走在各大神秘之处  ――  从此,古武界出了一位旷世奇才!娱乐圈有了最后一任天后!  小剧场一  男:“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女:“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男:“我杀过人,尸骨无存。”  女:“杀的不是我,与我何干?”  男:“我抢过东西,倾家荡产。”  女:“抢的不是我家,干我何事?”  她

13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2

免费阅读
亲爱的伯乐小说读者们,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说名字是《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是著名网络作家冰柠微微的小说作品,目前,《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已经更新了132万字,属于现代言情类型小说,小说深受读者喜爱。小说标签为“”,讲述的是“【一对一,女强男强,宠文无虐,爽文虐渣,原名《特工重生:国民天后》】  她,异世闻之色变的顶级特工,代号:雪豹,雪的白,豹的爪,温和中隐藏着兽性,最适合她不过。  她,体弱多病,死气沉沉的都市少女,曾一度被传有抑郁症。  一朝重生,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容颜,内里早已换人。  ……  娱乐圈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她一贯奉行的法则。  别人演的是戏,她演的是命,特工最基本的伪装技巧,那是一个游走在黑暗中的人融入骨子里的习性。  各大战场  一语定乾坤,她是黑暗势力中无数人追逐的神秘人物。  一手换风云,她是热武器世界中人人瞠目的机械天才。  一笑掷千金,她是秘密部队中令人振奋的空降黑马。  ——  扑朔迷离的身世,一个个诡异超出寻常的认知,外加坑爹系统傍身,游走在各大神秘之处  ――  从此,古武界出了一位旷世奇才!娱乐圈有了最后一任天后!  小剧场一  男:“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女:“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男:“我杀过人,尸骨无存。”  女:“杀的不是我,与我何干?”  男:“我抢过东西,倾家荡产。”  女:“抢的不是我家,干我何事?”  她”。
《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待人走开之后,她这才试着走了两步,鞋子有些大,但总归比赤脚要好上不少,目光在厨房里转了一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她摇了摇头,将这奇怪的感觉暂时先抛在脑后,眼眸轻转,别有深意地挑了几份食材,素手握住刀刃,指尖划过刀背,冰冷的质感夹杂着水流从指腹传来,明明该是刺骨寒冷的,她却觉得无比的熟悉,眼前有什么一闪而过。

黑夜里,风雨下,大雨淅淅沥沥,一双如野兽般的瞳仁慢慢的从树上露出,一柄小巧奇异的薄刀从袖中滑落,稳稳地落于手上,手腕翻转,雪亮的刀锋在雨夜渗出逼人的亮光,划破雨帘溅起一片片殷红……

指尖传来刺痛,一低头,指腹被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不碍事,瞧着却有些刺眼,墨雪鼓了鼓腮帮,将划破的指尖随意地放进嘴里允吸了一会儿,不仅没半分苦恼,那双澄澈的眼眸里反倒带上了几许亮光。

即便看不清脑海中的人,但她敢肯定,那人定是她无疑,如此说来,她这失忆的症状应该是短暂的,早晚有一天会全部想起来。

难得好心情的打了个响指,菜刀在手中仿佛活了一般有了自己的生命,一如雨夜中那玩刀的人,唯一不同的是比起雨夜中的人,许是对象不同,身上多出了一抹柔和的气质,轻轻淡淡,一份份食材被平整的放在砧板上,大小切口整整齐齐。

果然如她所想的般,她是会做饭的,单单是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刀工,便能窥见一二。

看着放在灶上的锅,墨雪习惯性地一手摊出,动作刚一做出,看着空荡荡地手心,瞬间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迷离,她是想要做什么来着?

眼前,一抹纤细的身影,双手伸出,一簇小小的火焰从手心而出,虽小,却真真实实的是火焰,画面一晃而过。

她蹙了蹙眉,消化了一下脑海中的画面,看了眼灶台上的东西,一秒、两秒……最终败下阵来,果断的转身朝外走去,看见沙发上的男人,轻轻浅浅的嗓音忽然传出,“怎么开火?”仔细听,声音里还有几分懊恼。

听见这话,正在外面商议事情的几人顿时愣住了,齐刷刷地抬头看着从厨房走出的少女,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怎么开火?

墨雪指了指厨房,眼中的恼意更深,“不会。”

一个待在笼子里都没露其他情绪的人,此时却露出几分气恼的味道,到让人有些奇怪。

陆以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站起身来大步走了过去,脚步稳健,幽深的目光一落在厨房放在炒锅旁的一应食材,心下瞬间了然,眸底透出几分探究,冷声道:“会做饭?”这次的问话明显加重了语气。

墨雪点了点头,脸不红气不喘,完全忽略了自己不会开火的事实,唇角荡出一丝弧度,浅浅的笑很容易让人卸下心防,“会。”

陆以言自动屏蔽了少女展露的笑颜,虽是觉得有些古怪,看了眼切好的食材却是没再多说什么,手掌伸出,当着身后人的面打开了煤气,哐当的清脆声响,火焰一开一关,勉强算是做了示范。

墨雪看着那团突然蹿出的火焰,明明灭灭,眼前画面一转,一个女人站在厨房里,锅里做着她所喜爱的食物,不多却异常温馨,明明是一幅再简单不过的画面,心脏处却传来不可抑制的痛楚,刺激着身体里的每一处神经。

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席上心头,隐隐约约中又夹杂着一股熟悉的错觉,这一次,眼中迷离的时间更甚,直到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看明白了?”

话虽是如此,男人眼角余光却一直不曾离开过身侧的少女,轻而易举的捕捉了那抹迷离,明明什么话都没说,他却有点相信了这少女刚刚的那句话,她或是真的不会开煤气来着。

墨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学着男人刚刚的样子,试着开了一次煤气,又试着关上,眼中竟还透出了几许兴味。

陆以言直直地站在门边,看着厨房里的少女玩上瘾似的来回摆弄,直到看见她将食材倒进锅里,这才转身离开。

一个小时后,三菜一汤被端上餐桌,一荤两素,荤菜是清蒸鲈鱼,素菜是清炒秋葵、虎皮青椒,汤却因为时间原因,只是简简单单的西红柿蛋汤,有清淡有重口,有荤有素,虽是不多,但总归是能摸出个一二。

屋子里的人早已经散去,只留了零星的几人,其中就有刚才带她去厨房的人,她记得这人叫昊凯来着,除了那男人之外,这人在刚刚那一行人里地位似乎也不低,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手中的筷子被放下,澄澈的眼眸轻眨,望向坐在桌子旁的男人,轻浅的声音柔柔而出,“喜欢么?”

陆以言抬了抬眸,扫了眼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色,虽是未尝,但单单闻着这香味便知,这少女的手艺早在王妈之上,动手,夹起一块秋葵,清脆可口,味道香甜,眉头不易察觉的微微舒展,就着饭多吃了几口,这才转向鲈鱼,入口丝滑,肉质鲜美,蓦了,最后才伸向了青椒。

青椒独有的辣味一入口,男人拿着筷子的手微顿了顿,一整块青椒吃完,沉默的吃了两口饭。

墨雪将这一连几番动作一一看在眼底,澄澈的眼眸里闪过满满地深意,仿佛大功告成似的拍了拍手,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举动,一手拉开对面的座椅,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坐了下去,一手拿起筷子就要朝着鲈鱼夹去!

昊凯瞪大了眼,一旁刚赶过来没多久的赵洋更是愣在了原地,这哪里来的小姑娘,胆子竟然这么大,敢和团长一桌吃饭?!

陆以言眸子一凝,冷意犹如实质般迸射而出,手中的筷子飞快地伸出,在半空中一把拦截下快要得手的人,明明没怎么动,两只筷子却如铁钳一般牢牢地卡在墨雪面前,进不得分毫。

墨雪睁大眼睛,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筷子,眨了眨眼,试探的加大了力气,果然,依旧进不得分毫,看了眼快要到手的鲈鱼,手中的筷子往回退出,这回,能动了,就在所有人看着撤回的筷子放下心来时,撤到半途的筷子却猛然一个急转弯,再一次不要命似的往鲈鱼夹去!

陆以言不屑地扯了扯嘴角,她快,他比她更快,手中的筷子在桌子上上下翻腾,快得只看见的虚影,两人你来我往,你上我上,你下我下,你退我进!

‘咔擦!’尚未两秒,清脆的碎裂声从桌子上传来,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出师未捷身先死,墨雪放大了眼眸,看着自己断成两半的筷子,温和一笑,“饭是我做的。”言外之意,我吃的是自己做的饭菜。

奈何,对面的男人压根不听她的话,冷厉的眸子扫了一眼,看向门外,毫不客气的甩出两个字,“出去。”

端的只一个冷字。

迎着那几乎将人冻僵的目光,墨雪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再不出去,这男人怕是要将自己给丢出去了,面上略有些苦恼,一手揉着肚子,下巴枕在桌子上,澄澈的瞳仁眼巴巴的望着面前的三菜一汤,半响憋出了一个字,“饿。”

配上那张灰不溜秋的小脸蛋,倒还真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样子,活像是被人欺负了似的,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