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

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

月听歌 著

完本免费

现代小市民薛虹在古玩街试戴一枚神奇的白玉扳指,却不想摇身一变成为红楼世界薛家的二公子。虚拟的文学世界和真实存在的历史杂糅并存,本来富贵风流于一身的世家公子却要卷进九龙夺嫡的漩涡。开了空间系统金手指又怎样?面对宦海沉浮、世家兴衰,他不过是风暴来临前轻颤翅膀的小蝴蝶。巧合?命定?他的突然出现牵动了谁的命脉,改变了谁的结局?

1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2

免费阅读
大家好,今天为读者朋友们推荐的小说名字叫《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是著名网络作家“月听歌”的作品,属于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喜欢小说的同学们千万不要错过哦~这本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15万字,小说标签是“”,讲述的内容为“现代小市民薛虹在古玩街试戴一枚神奇的白玉扳指,却不想摇身一变成为红楼世界薛家的二公子。虚拟的文学世界和真实存在的历史杂糅并存,本来富贵风流于一身的世家公子却要卷进九龙夺嫡的漩涡。开了空间系统金手指又怎样?面对宦海沉浮、世家兴衰,他不过是风暴来临前轻颤翅膀的小蝴蝶。巧合?命定?他的突然出现牵动了谁的命脉,改变了谁的结局?”。
《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至于这个金姨娘嘛……呵,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个天生的狐媚子。

她慢慢摸清了薛益的喜好,成日装作清纯和善的样子,除了礼佛,几乎不做任何让薛益讨厌的事情。实在是把自己打造成了一朵白莲花,正好对了薛益的胃口。

只有事没事就撺掇夏姨娘和祝姨娘吵闹,等薛益厌弃了她们二人,少了两个人分宠,老爷宿在她屋子里的时日自然多了些,她的地位也就仅次于老太太还在世时赏给薛益的刘姨娘了。

这一次是因为刘姨娘生下一女,对自己的地位有了更深的威胁,金姨娘才动了心思,让周小六出去买来迷香,又让周小六勾引麦穗,让麦穗对他死心塌地,更是许了麦穗一百两银重金,才有了宝镶遇害,祝姨娘一死。

此计若成,死了一个祝姨娘不说,本就因为产后大出血身子一直不好的刘姨娘,经历一番丧女之痛,只怕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了,自然不足为虑。

还剩一个声大无脑的夏姨娘……呵,哪里是她的对手?薛王氏又渐渐上了年纪,往后这薛府的后院还不是她金姨娘的天下了?

只可惜金姨娘的如意算盘打得倒好,却不想遇到了薛虹这个活判官,不仅自己一箭双雕的计策落了空,还被周小六反口,几句话便把自己打入了无间地狱。

不止这些,周小六还交代了,金姨娘前几年掉了的一个孩子不是薛益的,而是他的。

她是怕孩子生下来后长得不像薛益,被人看出什么来,故意喝下滑胎药打下了孩子。为什么?因为周小六的长相实在是……丑得很有个性,万一孩子长得像周小六,而没有遗传自己的容貌,任谁都不会相信,她的孩子会是俊秀儒雅的薛益所生。

而且那些下三滥的香可不只有迷魂香,还有迷情香。

这香效果很猛,却对身体伤害很大,这薛家的老爷薛益因近几年宠幸金姨娘,身子骨早就已经被掏了个空。

所以金姨娘和周小六这对野鸳鸯还曾密谋着薛益死了后如何捞一笔巨款,然后远走高飞享清福去呢!

当然,这是周小六的供词,薛虹想,如果真的有薛益丧命的那一天,金姨娘早就卷着钱财远走高飞了,哪里还会在乎那个长相丑陋的周小六?只怕百般容忍他,也只是怕他抖落出自己的旧事,坏了名声不好混罢了。

‘叮,完成支线任务,奖励经验值100。’

耳边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薛虹神色稍松。

虽然这个结果太出人意料,但是凭薛虹对于红楼梦这本书的了解,在薛家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一点也不令人意外。

那荣宁两府里比这荒唐的事情还多了去了,只是府中姨娘四去其二,又连累上了年幼的宝镶,这实在是令薛虹觉得不齿,看向瑟瑟发抖的金姨娘和明显视死如归的周小六,薛虹的眼神也不由冷了三分。

“老爷,老爷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老爷……”

“啪——”

金姨娘话还未说完,薛益的耳光就到了,力度之大,直接把金姨娘打翻在地,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此时的薛益绿云盖顶,怒不可遏,哪里还肯看她一眼?

“混账东西,这么多年来我待你不薄,你竟敢如此!来人!给我把这一对狗男女拖出去打死,立时打死!!”

薛益气得连声怒吼,却不等人进来拖人,他就先口吐鲜血,栽倒在地!

我的天,不是吧?老薛你也太脆弱了,怎么能说倒就倒?薛虹眼睁睁看着人抬走薛益,身子就像灌了水泥,挪不动了。

等他反应过来跑来主屋探视薛益的时候,大夫已经诊完了脉,薛王氏从里间出来了。

“母亲,父亲怎么样了?”

薛虹兄妹三人围着薛王氏,只见她眼圈红肿,看到他们三个只是一把抱住,无声流泪。

薛虹暗道不好,挣开薛王氏就跑进薛益的房间。

薛益躺在床上,面色难看,出的气越发比进的气多。

他立刻用了探脉,发现薛益的身子的确是已经被掏空了,早已脆弱不堪,再加上因自己被先生称赞大喜一场,又闹出宝镶被害的事情大惊一场,金姨娘丑事揭露大怒一场……三五下里夹攻,一时急火攻心,这才倒了下去。

薛家有钱,用得起好药,所以这会子命是抢回来了,只是以眼下的医疗条件来说,只怕之后的时日也就是拿药吊着熬日子罢了,别说是复旧如初,就是想要起身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怪不得薛王氏哭成那样。

可薛益正当壮年,如果他这个时候不在了,就算薛虹拼了命地展现自己的才华,可到时候家中只有个没什么见识的母亲,求来求去只能去求她那个贪得无厌的姐姐,贾王氏又有什么门路能帮上薛虹走科举出仕这条路?

如果薛虹不能出头,那么没了薛益的薛家只能按照原著的走向,一日一日衰败下去,最后的下场如何不言而喻。

薛虹装作悲伤,转身走出房门,趁人不备时进入了空间。

“你——妹——啊——这是闹哪一出?想当年小爷生活的地方,文明到连一只死老鼠都很少见,这尼玛说见死尸就见死尸,吓得我屁滚尿流,还没缓过劲儿来,这连自己老爹也能说死就死……你大爷,什么破扳指,什么破系统空间,你要我给你打工,你就这么坑我吗?出来说句话,别跟我装死!”

薛虹这个人,其实什么都好,就是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会自动触发嘴炮。头三十岁的人了,一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要拉着身边的亲友去喝酒发牢骚,叨叨叨,不胜其烦。

“宿主刚才的表现很好,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怎么原来是装的吗?”

“我……我好歹也是马上要考中秀才的神童好不好,再说又不是真的小屁孩,这点儿脸爷还是要的……不对……我是找你算账的,你,你都让我跳的什么坑?”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这个坑不是我带你跳的,而是你自己来的,宿主真要算账,那且把万灵丹和万毒丹还给我,咱们也就两清了。”

薛虹突然想起那两颗灵药,心中一喜,嘴上却是不依不饶:“我靠,你给了我的东西还带要回去的啊,不带这么没脸没皮的。”

话刚说完,薛虹就捂着胸口两个药瓶迅速出了空间,好像犹豫片刻灵药就要被抢走一样。

因为父亲病了,这几日几个小孩子不曾上学,更不曾出门,薛虹更是抓紧一切机会守在薛益的身边。

前几日薛益还是清醒着的,有时候看着几个没长大的孩子们围在身边还会心疼地赶他们回去歇着。

只是后面几天,薛益病势似乎更沉,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了。

薛虹心里那个急啊。

可薛益毕竟是当家老爷,他这一病,身边大夫围着,亲眷围着,下人围着,又每每有至亲好友前来探病,单是贾府的人,就前后来了好几拨,薛虹竟是没有机会与他单独待在一室。

好不容易熬到薛王氏有事去了议事厅,薛蟠去吃饭,薛宝钗熬了几天不曾好睡自去补眠,往来探视的人也都回去了,屋子里只剩下薛虹。

他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迅速掰开薛益的嘴,把捏在掌心半天的万灵丹强行给他喂了下去。

这万灵丹却是入口即化,变成一些药水,缓缓地流入了薛益的咽喉。

这一下薛虹算是安了一半的心。

不管这个药有没有用,至少在薛益还活着的时候让他及时给灌了下去,天知道薛虹曾一度悲观的以为他根本找不到机会给薛益喂药呢!

“这个万灵丹没问题吧?会不会对他没有效果?”

薛益的身子毕竟已经那样了,薛虹仍是不太放心,还是询问了系统一句。

系统似乎对此无言,只说道:“有没有效明日就知道了,宿主不如趁此机会回去休息,再熬下去对你的身体无益。”

经此提醒,薛虹这才觉得紧绷了好几天的神经一松,深深的疲乏感排山倒海而来。

毕竟自从薛益倒下后,断案时展现非凡智计的薛虹便被委以重任,金姨娘等人的事情都是他料理的。

薛虹秉承父亲的意思,下令立时打杀了金、周二人,然后他又得看着薛蟠,不让他去乡下找金姨娘的亲眷以免再生祸端,又得亲自去一趟衙门递文书将祝、金、周两个以暴毙之名销了户籍,又出面好好安抚了祝家的人……

薛蟠不妥当,牛心左性地更容易惹事,竟是给薛虹打个下手都是不能的。

家里虽也不乏忠仆似柳管家之流的,但很多事情非要主家出面才行,所以这所有事情只有等薛虹一力承当。

等一切事情忙完以后,他又寸步不离地陪在薛益身边,几日不曾好生睡的,如何能不累?

你说死了的几个人为何报得是暴毙?

要不应该怎么说才好?金、周两个通奸之事如何好张扬出去?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