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女帝狠妖娆

重生女帝狠妖娆

墨七简 著

完本免费

前世她是被爱人毒死的丑后,魂魄被困在画中,日日受尽折辱。今生她是美艳过人的女帝,渣爹、毒妾、蛇蝎的庶兄庶妹……个个都没有放过。前世他是她夫君的叔叔,今生却缠住她不放,愿许之以江山。且看他们如何并肩战斗,报前世冤仇,解今世之谜,共创盛世。

2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2

免费阅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作者“墨七简”的小说名叫《重生女帝狠妖娆》,是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目前已经更新了235万字,小说非常精彩,小编亲测!小说标签为“爽文,帝王,女强,腹黑”,讲述的内容是“前世她是被爱人毒死的丑后,魂魄被困在画中,日日受尽折辱。今生她是美艳过人的女帝,渣爹、毒妾、蛇蝎的庶兄庶妹……个个都没有放过。前世他是她夫君的叔叔,今生却缠住她不放,愿许之以江山。且看他们如何并肩战斗,报前世冤仇,解今世之谜,共创盛世。”。
《重生女帝狠妖娆》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晕倒并不能解决问题。

小娇是王家陪嫁来的滕妾侍婢,带回王家教训,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

大兴女子带来的陪嫁,属于女方的私财,能够自主处置,女方死后由女方所生的子女继承。若是无子无女,便按照女方的遗嘱处置。若是无遗嘱,则退回女家,男子不能过问。

林简说不出拒绝或者不认同的话,王志的一言一行都是紧扣着大兴礼法。

小娇等了一阵,没有等到林大将军的话,知道还是得自己出面。

装作刚刚醒转来,小娇的人中上还带着丁妈***指甲印,对着王志便跪了下去,边磕头边哭喊道:“小娇从来没有被封为娇夫人,这是陷害。小娇向来知道自己的身份,求大公子高抬贵手,小娇一向谨守本分,侍奉夫人和将军,不敢造次。念在小娇为林家生了几个孩儿的份上,求大公子莫要与小娇计较。”

这话句句巧妙,首先说别人,接着有意陷害,又说大公子要为难一个在林家生育了几个孩子的柔弱女子,实在当不起王家大公子的身份。

小娇的额头已经磕出了青紫,马上就要见血了。

王志听了这话,知道这小娇的确是个难缠的,若是他硬要带走,便落了下乘。但又咽不下这口气,王家的脸面都被毁完了,还是被自家带出来的奴婢打了脸。

林乐霜知道男人在内宅上即使与一个女子理论赢了,被传了出去,也是污点。风光霁月的王大公子实在是不应有这个污点。便咳了咳,让四哥和三哥搀扶着,走到了王志的身边。

这下小娇是在给他们三个子女磕头了,林简看的面有不忍。她心中冷哼一声,原来父亲不是不明白礼法吗,只是在心里就看低他们这几个嫡子嫡女罢了。

林乐霜对着小娇说:“我连口米汤都要娇夫人开口方能喝的起,您怎么当不起娇夫人呢?这园子还是以娇夫人的名字命的名呢,叫做娇园,有刻碑为证。大兴姬妾们生的孩子都是主子,那里轮到姬妾们说自己生了主子呢,可你却敢在王大公子面前称自己为林家生了几个孩子……”。虚弱的喘了喘气,月光照在这个少女的脸上,令她的容色更增添了几分,她的脸色潮红,颇有几分妩媚。

“这园子里大大小小都得称您一声娇夫人,再不济的也要喊一声娇姨娘,我们若都是陷害了您,那这园子明明是你住着,难道也是父亲陷害了你不成?你又要陷宠爱你的父亲于何地。”

小娇无话为自己辩驳,只是不断的磕头。林简看的肉痛,手握紧了又松。

“母亲,你怎么在这里对他们磕头?”一声娇喝传来,随之一道娇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是林玉雪。

林乐霜眯着眼睛,面上一片平静,手指却抓紧了四哥林先的胳膊,林先奇怪地看了看妹妹。

林玉雪比林乐霜小两岁,年方十一,已是姿色不凡。月光之下,像个林间的小仙子,泪眼汪汪地对着林简说:“父亲,您怎么能看着母亲受这份折辱。母亲对着他们磕头,今后怎么在府中管得住下人,我和二哥、五哥还有什么脸面。”

小娇有些着急,女儿这般打抱不平的话,却是生生将不敬主母的罪过坐死了。

林简正在愤怒中,没顾上这个错处,被这话一激,就想张口救下小娇。林乐霜却等得就是这一出,是她命人去给林玉雪通风报信的,当然能料到会说些什么。

她咳了咳,轻声对林玉雪说:“妹妹,母亲怎么受了折辱了,母亲好好的在梅园养病呢。说话之前,先想清楚,谁是你的母亲。”

四哥林先跟着冷哼一声:“母亲,你的母亲是谁?王大公子,您也看到了,姬妾生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大兴的庶子庶女们都得叫主母为母亲,出生卑贱的姬妾并没有这个资格,更何况是连姓氏都没有的小娇。

林简本想张口说话,这下子更说不出口了,只能狠狠地盯着几个嫡子,像是有什么仇恨一般。

王志在一旁看着林乐霜,这个娇弱的表妹看着几番要晕倒,又几番恰好醒来,每次张口说话,却正正好在对方的痛点上。

真正有趣。

“林乐霜,你好狠,我与你有什么仇怨,你要如此这般……”,林玉雪又气又急,冲过来指着她就骂。

有什么仇怨?仇怨大了,那些鲜血,那些过往的折辱,她母亲和哥哥们的命……。

林玉雪头上的玉簪子在月下发着幽幽的紫光,绝非凡品。她认得那只簪子,是母亲的爱物,前世时,母亲的爱物没留一样给自己做念想,原来这个时候就已经在林玉雪的头上插着了。看样子这母女二人已经把自己和母亲当作是死人了,可不是上辈子都如了小娇母女的愿,死光了。

她用牙紧紧咬着嘴唇,努力克制着仇恨,用力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淡淡地问:“二妹,不知我怎么了,让你误会我与你有仇怨。你身为林家的主子,偏偏要自甘下贱,认奴为母,我也不敢拦着,可是你好好地诅咒母亲受了折辱做什么?”

“你……”,林玉雪怒气更甚,说不出话来反驳,就要冲上来厮打嫡姐。

小娇眼见越闹越大,连忙抱着女儿的腿,林玉雪大喊:“母亲,你这是怎么了?”。小娇只好低声对她说:“你可记得母亲给你说的话,现在形势比人强,你要忍耐,母亲受的以后会千倍还给他们。”

林玉雪停下动作,眼中带着泪光,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

今天的事情到这怎么能算完呢,一笔一笔的帐还没有开始算呢。

就在众人开始有些同情,满脸是血的小娇时,林乐霜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小娇,你莫要在这里磕头了,难道琅琊王家的家规因为陪嫁的奴婢磕几个头,便能废掉吗?你这样把自己磕伤了也是于事无补啊。”

小娇身形一顿,若是再要这样磕下去就有些刻意了。

既然被叫破,小娇也不打算这样继续磕下去,王家再怎么也不会不给林家这个面子。小娇打定主意,仰着脸凄厉地望着王大公子,额头上的血蜿蜒地沿着苍白的脸颊留下来,在这月色之下,显得格外可怜。

“小娇已经无话可说,若有过错也是无心之失,只求王大公子高抬贵手,给小娇一条活路。”

林简望着好似下一刻就会死去的小娇,一双眼睛变得通红,他努力在脸上堆积了些许笑意,正打算向王大公子再求个情。

不料,林乐霜在此时咳了又咳,林先见状马上喝道:“其他事若说是你生来卑贱,被父亲宠得没大没小,倒也罢了。敢问你竟然敢骑到主子头上,我妹妹病了几日,刚醒来,想喝口米汤都要你发下令牌。这到底是什么缘故?”

看热闹的人眼神又变得复杂起来,大将军府的内宅混乱,妻妾不分,原来到了这个地步啊。有些宾客开始打量着小娇,原来这个在人前人后温顺可怜的女子就是这样趁着主母病弱之时,虐待嫡女的啊。

“一口米汤都喝不上,这也真……”,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小娇连忙辩驳:“这管厨房的罗妈妈是夫人陪嫁带来的,我们同为奴才,她怎么会听我的话。大娘子贵为主子,怎么可能连碗米汤都要不来。四郎可万万不要被那居心不良的奴婢蒙蔽了啊。”

这居心不良的奴婢,自然不是大娘子身边的侍婢便是那管厨房的罗妈妈了,而她小娇便是被诬陷的那个无辜弱女子。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落初小说

本文导读以及部分章节内容摘录自:落初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